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三章 禁脉

    剑侠客一连突破两级修为,待要准备第三次突破,明显感觉到经验不足,只得作罢。

    程咬金走将过来,很是欣慰地点了点头肯定道:“47级!当真奇才,异才!三界安稳交付尔等,当是无虑!”

    剑侠客并不晓程咬金言下深意,爽极答道:“必不负恩师所托!”

    程咬金越发欣慰,话道:“很好!稍做休息,准备学习镇门!”

    剑侠客一脸欢喜应道:“是,谨遵恩师法旨!”

    密室一日,室外三朝;然室中灵气非凡,修行效率足有外界十倍有余。只一日光景,剑侠客先连续突破两级修为等级,再习得镇门初级法要,成功召唤守门之魂,又在程咬金不惜大耗真元之下打通七经八脉第一层境界。

    只是着实让程咬金咋舌的是许多甲子以来阅历修士无数,无论何等资质修士在打通七八八脉之后,只能选择三系之一日后继续打通,但是剑侠客却同时开通了三系经脉!

    “这怎么可能!”程咬金一脸震惊地看着剑侠客。

    “师父,什么可能不可能,徒儿可以起来了吗?”剑侠客完全不明程咬金之意。

    “起来!起来!”程咬金久久无法反应过来。

    “师父,您老这是怎么了?”剑侠客不明所以地看着程咬金。

    程咬金又愣了片刻,突然说道:“来,和为师过几招!”

    “啊!”剑侠客吃惊道:“徒儿这点能耐,哪敢冒犯师父天威!师父莫不是要戏耍剑侠客?”

    “只管全力开来!”程咬金一脸严肃,完全不像在开玩笑。

    剑侠客见程咬金如此肯定,不敢再想,当下化出龙泉剑来,扬声话道:“师父,徒儿冒犯了!”

    程咬金也不回话,衣袍一摆,傲然一立,一派宗师之不凡气度赫然眼前。

    “啊——”剑侠客扬声长喝,法力尽聚,周身淡淡金泽闪现,突然一声大叫:“万法一念,虚空一碎,出来吧守卫之魂!”声落处,身后虚空突然扭曲起来,一满身金甲的金色战魂自扭曲的空间中一步踏出——身高丈许,手持金色长剑一柄。剑侠客一步跃出,战魂也一步跃出,做出与剑侠客般无二的动作来。

    上前对着程咬金一顿猛砍,每砍一击,皆是战魂与剑侠客相同动作砍向程咬金。而每一剑砍出,又有数道剑气纵身左右。一连砍了十余剑,皆被程咬金轻描淡写抬手格去。

    “用后发制人!”程咬金突然大喝一声。

    “啊!”剑侠客一声惊讶,蓦然倒跃数步,长剑眼前一横,气血一凝,话道:“后发——制人!”声起处,足下蝶状白泽炫舞;声落处,身体瞬间一滞;下一刻,身若离弦之箭,蓦然一发而出,其速之快,犹若风雷,几乎是即发即至。

    “师父!”剑侠客一声惊恐,以为自己刺中了程咬金。

    岂不料定睛看时,程咬金右手微微抬起,中指与食指之间夹着一柄长剑,正是守卫之魂之剑;两指紧紧夹着,任由剑侠客使出万千力道总也挣脱不开。

    几个眨眼功夫,程咬金突然右手手腕一动,夹剑双指往后一送,剑侠客一声叫,踉踉跄跄向后倒去,险些摔倒在地;落定时,砰的一声响,守卫之魂顿化虚无而去。

    “师父就是师父,徒儿果然差了十万八千里!”剑侠客跑上前去满面春风话道。

    程咬金却依然一脸少有的严肃话道:“果然没错,汝果然同时打通了七经八脉第一层全系!”

    剑侠客疑惑道:“师父此话何意,徒儿完全不明!”

    程咬金道:“凡仙炼道之士,修为达到一定层级便可打通七经八脉,开发出特殊技法。一般门派只有一系经脉无法选择,少数开出发出两系尚有选择余地。但我十二门派经历数千年发展,都开发出了三套经脉,可供本门子弟选择。不过很可惜,许多修士只打通第二层经脉便走到终点,能打通第三层经脉的修士,则都是几年,十几年,甚至百余年不再露面。”

    剑侠客猛然心神一凛,倒吸了一口凉气道:“师父此话越发让徒儿费解了!”

    程咬金笑了笑道:“这也不难解理。简单说来精锐境修士可打通七经八脉第一层、勇武境修士可打通七经八脉第二层、神威境修士方能打通七经八脉第三层。”

    “啊,那徒儿要打通第二层却不知要到何年何月了?”剑侠客不免有些意兴阑珊,程咬金帮他打通第一层的七经八脉,不仅觉得身体比以前更为轻盈,更有一股源源不绝的力量从打通的经脉中涌现出来。

    程咬金却异常严肃道:“此不过假以时日必成之事,现在麻烦之事却在汝这三脉全开之态!”

    剑侠客终于嗅得话中不妙之处,不禁问道:“师父一再说剑侠客三脉全开,到底有何不益之处,却让师父如此烦扰?”

    程咬金道:“此本该是一件万喜之事,但我大唐官府三系经脉第二系第一层却是一条禁脉!”

    “禁脉?”剑侠客惊着大大的眼珠子看着程咬金。

    “没错!”程咬金一脸悲伤话道:“这第二系经脉和第一系、第三系经脉相比并不会对习用者自身生成直接的利益加成,但有一个唯一的好处——习用者打斗之时,不使用技法,只进行普通砍击,会自带剑气造成较大范围的无差别攻击!”

    “无差别攻击?”剑侠客感觉自己听到了一件无法理解的事情,惊问道:“怎么会有这种事?”

    “唉!”程咬金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道:“此也是为师当年开发此脉时的疏忽,一心只想着降妖除邪,上阵杀敌,却忽略了身边的战友!以至当年学到此脉第一层的子弟,不得不废脉重修。资质卓群者尚有重见天日之时,资质平庸者此生便与这七经八脉断了缘分。”说到此处不禁一声长叹话道:“为师当年害煞许多徒儿啊!”

    “那……那……徒儿……徒儿……徒儿要如何处置?”剑侠客说着不禁脸色惨白,情不自禁地倒退了几步。

    程咬金无可奈何道:“七经八脉本是打通之后再进行脉系选择,却不想徒儿如此天赋异禀,三脉齐开,根本没有选择余地。以徒儿这等卓异资质,便是废了经脉,想必不需多久亦可再现光华!”说着话,右手猛然一伸,剑侠客顿如被磁石吸附之铁,一声惊叫未落,天门已附在程咬金右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