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一章 情窦初开

    天空分外晴朗,徐徐凉风顺着河面轻轻吹过,阳光自地平线一啸而来,穿过密林将点点温暖洒在吟风五人身上。

    吟风不觉加快了脚步,似乎急于回归师门。

    玲珑芝正在东南西北海扯,申红茹是她唯一的信徒。

    公西韵和剑侠客走在后面,仍处在与夜不觉别离的伤感之中。

    沉默良久,公西韵淡淡的忧伤语气话道:“我想夜大哥除了对怜儿姐的思念,就什么都没有了!”

    “是啊!”剑侠客深深地舒了一口气继续话道:“问他今后有何打算,也只道:‘何处来,何处去吧。’”

    “夜大哥好像突然苍老了,虽然只一夜功夫,脸上却生出了好多皱纹,鬓角也白了。”公西韵说着越发伤感起来,不禁问道:“道友,你说夜大哥会去哪里,我们告别的时候,他好像正在打点行装?”

    “是要回老家吧!”剑侠客回道:“生之离也,死之归也,夜大哥应该是要让怜儿姐再看看他们的故乡!故乡往往是最容易让人怀念,也最容易让人难以割舍的地方。”

    “也是!”公西韵同意道:“毕竟夜大哥只一个人啊!”

    两人越说语气越发伤感,脚步也越行越快。

    “风姐!”玲珑芝突然一声大叫问道:“干嘛走这么急,我们都要跟不上了?”

    吟风面无表情地回道:“都快点,争取天黑前赶回长安!”

    玲珑芝一声讶异:“需要这样奔命?”

    吟风反问道:“难不成你想今晚露宿荒野?”

    玲珑芝听罢,突然又大叫起来:“不要!死也不要!”说着,猛地转过身,吼道:“你两个快点,胆敢让本姑娘露宿荒野,本姑娘就拿你两个开刀!”

    公西韵和剑侠客无奈地笑了笑,加紧几步赶了上去。

    ——

    黄昏,凉风吹的惬意,五个人不无疲惫地来到了江南野外连通长安城和建邺城的大道之上,回过头,一脸感慨地看了看。

    玲珑芝道:“真是一次刺激的任务,但愿以后不要再让我遇到了!”

    申红茹一脸话不出的忧伤附和道:“是蛮刺激的!”

    “公西、玲珑,”吟风突然语气有点异样地问道:“你二人与我等一同往长安住宿一宿明天再回师门,还是现在便要前往建邺?”

    玲珑芝道:“当然是和大家再叙一宿,明日再行,下回都不知何时才见。”

    公西韵并未立即回应,深深地看了一眼剑侠客,又看了看玲珑芝、申红茹、吟风,这才回道:“终是要分别的,明天都得赶路,小妹还是往建邺吧,少个人,少说些话,也会休息得好些。”

    “这……这是什么歪理?”玲珑芝不禁讶然了。

    吟风点了点头道:“也好!玲珑你便和公西一同往建邺吧。建邺距你二人门派都比较近,跟我等回长安,明天又要多劳累一阵。”

    “风姐!”玲珑芝颇有些不情愿,但见吟风意决,申红茹又无挽留之意,只得扫兴道:“那好吧,我便和玲珑丫头往建邺去。”

    吟风点了点头,夕阳的晚霞里脸上突然泛起两片红晕,对公西韵脉脉含情道:“公西,代风姐向正德师兄问好。”

    空气突然变了,似乎有一股燥热的风突然吹了过来。

    五个人呆呆地站着,良久,公西韵的嘴唇终于翕动了,话道:“好,公西一定代风姐问好正德师兄!”说到这里抱拳一别:“风姐保重!红茹姐保重!剑道友——保重!”

    吟风点了点头。

    申红茹抱拳道:“公西小妹保重!”

    剑侠客抱拳道:“公西仙子保重!”

    公西韵又看了三人一眼,决然转身而去。

    玲珑芝这才惊道:“风姐,你这是演的哪一出戏?”

    吟风铁板着脸道:“快去!照顾好公西!”

    玲珑芝左右不舍,但见公西韵越走越远,只好扔下一句:“风姐下回见面,一定要给玲珑我说个清楚!”说罢,转过身风风火火去追公西韵,边追边扬手大叫:“公西等我!公西等我!”

    目送二人已远,朦朦胧胧也看不清几许人影,吟风道:“我们往长安吧!”

    说着,三人举步而行。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便进了长安城。

    三人又同行了半柱香的功夫,吟风突然停住脚步话道:“道友,我与红茹将在此附近寻店歇息,就此分手,他日有缘再会!”说着抱起拳来。

    剑侠客亦抱拳道:“好,在下就此与两位仙子话别,若有缘他日再会!”说着,就要转身而去。

    申红茹忙道:“道友且慢,小女子尚有一事请教。”

    剑侠客忙把脚步一收,话道:“不敢,仙子有何疑问,只管说来便是,在下若知,自不敢隐瞒!”

    申红茹一脸严肃,又看了看剑侠客,方道:“此事非道友不能解,小女子欲明之事,便是昨日捕捉金蜻蜓一事,实不敢想,道友身为大唐官府子弟,速度竟会在身为女儿村出身的玲珑之上!此一者是要代玲珑问则个;二者也是小女子好奇心重。还请道友解惑。”

    吟风自也是一脸好奇地注视着剑侠客。

    剑侠客一脸为难,良久方道:“此是数个月前,在下巧遇高人指点,传授一道可与本门千里神行之术相融合的妙法,却不想竟能达到如此效果。”

    “原来如此!”申红茹半信半疑道:“此事乃为道友秘辛,小女子也不便多问,有这个话儿向好友知会足矣!自此与道友相别,愿他日有缘再会!”说着抱拳相别。

    吟风亦再度抱起拳来。

    剑侠客亦抱着拳向二人话道:“红茹仙子保重!吟风仙子保重!在下先行一步!”言罢转身而去,不再回头。

    申红茹看着剑侠客快速消失在灯火中的身影话道:“风姐感觉如何?”

    吟风笑了笑道:“不过一句搪塞,此等玄妙之术,便是你我也未必能够全言相告,更何况剑道友与我四人不过初次共事。”

    申红茹点了点头道:“却是这个理儿。”

    吟风叹了口气道:“只可惜剑道友有点粗枝大叶,只为捉只金蜻蜓竟展露出那样玄妙身法。”

    申红茹一声感慨道:“是蛮可惜的,若是人精细些,必成大器。不过话又说回来,公西小丫头对剑道友好像颇有一些情愫的样子。”

    吟风道:“小女娃儿情窦初开岂知相思之苦。”

    申红茹道:“此却不提,倒是风姐何时竟和正德师兄?”

    二人说着话,徐徐步入了一家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