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九章 诀别

    “竟然——未死!”玲珑芝声音发抖地化出了刚刚收去的风火圈。

    其他队友也化出了各自兵刃,皆一脸严峻,却又带着些话不清,道不明的疑惑;几个人都感觉到很重的鬼气,但却又感触不到什么不善的厉气。

    很快鬼气聚拢成形,剑侠客不禁惊道:“怜……怜儿姐,怎么会是你?”

    队友心中都已明朗大半,但无人开口解释。

    与此同时,吟风手中任务卷轴开始骚动起来,竟有脱手而出之势;吟风只得耗力把持,希望能尽量圆满了结这场公案。

    柳怜儿几近透明幽蓝灵体飘浮在地面一尺之上,带着满心懊悔地话道:“贱下早与两年前今日奔劳成疾死去,不幸遭遇恶鬼使用异法保住魂魄不散,有幸与夫君再续两年因缘,不幸每月祭时需找一活口与恶鬼为供。贱下心中悲切,几欲寻死,无奈恶鬼邪法,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贱下备受折磨,决定停止愚行,与恶鬼撕破脸皮。岂料那日恶鬼言道:‘本座有一秘术,可助尔灵魂永固,**青春,尔等可愿?’夫君闻听此言理智顿失。恶鬼随道出那个法来,言说只要在贱下任意某月亡死之时,带来三到五名修士,恶鬼附体贱下之身,食修士血肉,便可达成。遂与我夫妻二人失神香,便是害倒五位仙者之物。之后生发之事,五位仙者皆已明白,贱下不再唇舌。贱下深知罪孽深重,当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只希望地狱之前,再与夫君见上一面,求五位仙者成全!”言罢,深深拜倒在地。

    “这……”吟风一脸为难,辛苦把持着卷轴。

    玲珑芝叫道:“如此可恶行径,老早便该打下十八层地狱,还想再续情话,岂有这等美事?”

    公西韵泪眼汪汪道:“怜儿姐只是要见夜大哥一面,玲珑何苦为难。”

    剑侠客恳请道:“请玲珑仙子成全!”

    申红茹早已哭成泪人,戚戚有声道:“老天不仁,竟如此折磨一对苦命鸳鸯!”

    玲珑芝听到这里,核桃也似的眼珠子瞪着申红茹,半晌突然叫嚷道:“你们爱乍样就乍样,姑娘我不管了!”言罢,化去武器,甩手走到一边,自生闷气去了。

    公西韵忙道:“怜儿姐,你稍等,我这就把夜大哥带来!”话罢,飞奔过去,解开夜不觉被点穴道。

    夜不觉自由,不顾全身痛疼,望穿秋水般向着柳怜儿飞奔而去。

    公西韵急道:“柳大哥!柳大哥!”叫了两声未应,也不再叫;公西韵本想给夜不觉简单处理一下伤口,但看夜不觉这样急切,看着前方已成孤鬼的柳怜儿,公西韵突然明白现在身体的痛疼对夜不觉来讲是没有意义的,他所要做的只是尽快,尽快,更快地奔到他的怜儿面前。

    “怜儿!怜儿!”夜不觉热情地抱了上去,一直奔到近前,他才终于喊出了这个温馨的字眼,但是什么也没有——穿过去了!穿过去了!夜不觉转过身,惊骇地看着怜儿,他们明明是要相抱的,可是,可是,他们却在相抱的那一瞬间,他——夜不觉——怜儿的夫君——从怜儿的身上,空气也似地穿了过去。

    “夜哥!夜哥!”柳怜儿无助的灵体飘浮着,无法触碰的泪水好似在诉说另一个空间的故事。

    剑侠客吃了一惊,正是不知所措之际,忽听申红茹泣泪有声:“风姐,你要助他们一助,这是他们最后的一面了!”说着擦起泪来。

    吟风脸色极为难看,把持任务卷轴的右手正在快速地消耗着她的魔法。

    “恳求吟风仙者相助,只要让我夫妻二人实实在在待上片刻便好!”柳怜儿哭泣着,跪了下来。

    剑侠客一脸期望地看着吟风,始终没有觉察到吟风手中任务卷轴抖个不停。

    公西韵正慢慢走来,吟风看了一眼,好似突然想起什么,蓦然一声大喝,法力倾提,衣发一腾,周身淡淡金气乱舞,左手右食两指向柳怜儿一指,金色灵气贯出,柳怜儿顿时形体实化,又如先前一般,牢在地上。

    “多谢吟风仙者!多谢吟风仙者!多谢吟风仙者!”柳怜儿喜极,咚、咚、咚,一连嗑了三个响头。

    吟风脸色越发艰辛,一边不断给柳怜儿贯注灵气,一边辛苦话道:“抓紧时间,我只能维护不到一字功夫!”

    柳怜儿一听,先是一惊,又连嗑了三个响头,方转过身去,一把扑在夜不觉怀中哭道:“夜哥!夜哥!是怜儿不是好,是怜儿害苦你了!”

    夜不觉轻轻地拍着柳怜儿的脊背,安慰道:“怜儿不哭,不是怜儿的错,是夜哥无能,是夜哥没能保护好怜儿!”

    与此同时,剑侠客惊觉吟风不对,忙道:“吟仙子,在下助你!”说着话,就要给吟风维持法力。

    “不可!”公西韵突然制止道:“风姐普陀山灵法特殊,我等修为尚浅,法力难以与风姐法力精密结合,强行加入,只会让风姐气脉紊乱,走火入魔!”

    剑侠客登时大吃一惊,忙向吟风赔不是道:“是在下愚昧,险些害了仙子!”

    吟风勉强地笑了笑。

    这时忽然响起了清脆的振翅声,剑侠客转头一看,公西韵双手之中正有一只金色的蜻蜓欲舞翅而起,不禁疑惑道:“这是?”

    公西韵双眼一动不动地看着金蜻蜓,悠悠地解释道:“这只金蜻蜓可以记录一段往事的画面。去吧。”

    “那?”剑侠客呆望着缓缓展翅而起的金蜻蜓。

    申红茹不禁擦干了泪眼。

    公西韵也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四个人伸着头,望着,直望着金蜻蜓停留在夜不觉和柳怜儿身前三尺之处,静谧挥翅。

    “它该在最适当的时候起飞,为活着的人带来希望,让死去的人得到安眠!”公西韵说着,一动不动地守望着。

    夜空下,竹林中,小院里,一束皓月的光辉,正照在一对生离死别的恋人身上,一只金色的蜻蜓正记录着他们最后的诀别,五名不速之客正在为他们献上虔诚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