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二章 戏,与戏

    “唉呀!”夜不觉一声惊讶道:“你看我,你看我,每日自在家中,竟忘了还有这等事了!”说到这里语气微微一缓,继续说道:“此乃在下家乡习俗,名曰兽魂镇邪印,乃以六种不同野兽之兽头骨排列于各房屋外柱,既而起到镇邪驱魔之效!”

    “竟有这等奇妙之事!”公西韵一脸惊奇。

    剑侠客道:“有仙就有魔,有神就有鬼,想是有的。”

    吟风的脸色有点古怪,与庭院中满望了一回道:“如此说来,该还有六处方是。”

    夜不觉微微一笑道:“六处为佳,无需再多了!”

    吟风点了点头道:“却是极妙,只不知这些许多野兽头骨,诺非皆为夜兄捕获?”

    夜不觉笑道:“吟姑娘太抬举在下了,在下不过手无缚鸡之力的寻常百姓,哪敢去猎杀这等凶残野兽?莫说这里有三十六头,便只一头半头,也要把在下吓死!此些兽骨皆是在下与集市中收购而来。倒是几位看来却不似寻常人模样?”

    吟风笑道:“夜兄敏锐,我等几个乃各门派修士,今有任务来到江南野外,因贪了些路程来到贵村日将西斜,几经询问,知宅上房多,方来相扰。”

    夜不觉听罢慌急站将起来赔不是道:“原来是仙府出来的仙人,内人多有得罪,还请仙姑仙侠恕罪!”说罢便深深一拜。

    吟风玉掌一伸,隔空托住夜不觉下拜之身,道:“夜兄不必客气,我等不过刚刚入门的小小修士,修为浅薄,不敢以仙者自居。况我等未经主人同意入院在先,是我等之过,夜兄何错之有。夜兄请坐,我等好品香茗。”边说边驭着法力,竟毫不费劲便将夜不觉请回座上。

    “仙姑旨意,不觉胆敢不从。”夜不觉激动道:“仙姑请用茶!”

    吟风右手端杯,左手轻纱一挡,深深饮罢一口,驻杯半空,赞道:“好茶,果是好茶,清清爽爽,还带着些青草的味儿!”

    “给仙姑满上!”夜不觉说着,水壶已经提将起来。

    吟风随把茶杯向前一送,接了满满一杯,放回桌前。

    “两位仙者也请!”夜不觉又请剑侠客和公西韵。

    “多谢夜大哥!”二人齐声一应,各自喝了半杯茶水,又被夜不觉倒满。

    此时,玲珑芝和申红茹早已洗好菜进了厨房,厨房之中早已传出炒餐的滋滋声。

    不多时,玲珑芝端出一盘茶来,叫道:“菜来了!菜来了!凉拌竹笋!”吆喝着,左手掌菜,右手叉腰,风火而来。

    夜不觉慌急站将起来道:“仙者稍等,在下这就拿酒出来!”话罢,旋风而去。

    只听得剑侠客和公西韵异口同声叫道:

    “夜大哥小弟不喝酒!”

    “夜大哥小妹不喝酒!”

    夜不觉并不回应,只管向屋中飙去。

    吟风却才压低声音道:“你二人虽不饮酒,今日却也浅饮几杯,装个醉人,以防万一。”

    “这……”剑侠客一脸为难,看了一眼公西韵,又看向吟风,点了点头。

    公西韵道:“一切但听风姐吩咐。”

    吟风道:“你二人却也不可直接,但他多从劝几回再饮。”

    二人点了点头。

    这时,玲珑芝已将菜放在石桌之上,压低声音话道:“风姐,可有发现不妥之处!”

    吟风自也压低声音回道:“一切如顾,并不觉有何邪气,刚才我趁机一探,亦不觉有甚法力。”

    玲珑芝一脸狐疑道:“难道真是我等过虑了?”

    吟风道:“小心驶得万年船,何来过虑之说。”

    玲珑芝同意道:“风姐说的是。”

    就在这时,屋中传出沉重步履,吟风道:“他来了,你去吧!”

    玲珑芝转身而去,将到厨房,转身一看,果见夜不觉有些吃力地抱着一个大缸,小心翼翼步下竹梯,剑侠客慌急奔了过去接应。

    美酒放下,夜不觉又拿茶杯做具,就要给三个斟上。

    吟风出手阻道:“夜兄莫急,待菜品上罢,众人到齐,再饮不迟。”

    夜不觉道:“全听仙姑吩咐!”

    话落处,又听玲珑芝扬声叫道:“菜来了!菜来了!热热闹闹笋暴肝!”

    不刻,菜又上桌。

    夜不觉道:“辛苦玲珑仙姑!”

    玲珑芝蓦然凤目一竖,怒道:“本姑娘还年轻着呢,不要仙姑仙姑地叫个不停!”

    夜不觉忙赔不是道:“是在下口误,请仙姑海涵!”

    “还叫!”玲珑芝勃然大怒,猛然向前一步,只眼中怒火就能将夜不觉烧尽模样。

    夜不觉惊吓不小,蓦然后退两步,连人带凳咚的一声坐在地上,连连求饶道:“仙子饶命!仙子饶命!”

    吟风脸色突然一变训道:“玲珑,莫可再玩,快去厨房帮忙!”

    “哼!”玲珑芝一声娇哼,转身而去。

    “吓死在下!吓死在下!”夜不觉看着玲珑芝走,擦擦额上冷汗,拍拍干净屁股坐回原处。

    “玲珑心性顽皮,夜兄莫要见怪!”吟风安慰道。

    “不敢!不敢!是在下冒犯了玲珑仙子!”夜不觉又赔不是。

    剑侠客和公西韵在一边看得出神,二人绝无想到向来一脸严肃的吟风,演起戏来竟也这样有板有眼,和玲珑芝配合的这般有模有样。

    吟风又安慰一回,夜不觉又赔不是一回;二人又随客套茶水。

    待菜品上齐,日头已落,朗朗明月早在酉时便挂上长空,此时更是皎洁如洗。

    夜不觉与众人倒上满满竹叶酒,拉拉柳怜儿衣裳,柳怜儿站将起来;夜不觉又教柳怜儿端起酒杯,随向人客话道:“这一杯罚酒,罚在下与怜儿有眼无珠,险将五位仙家拒之门外!”话罢先自一饮而尽,倾杯与众人看。

    柳怜儿见罢也一口饮尽,倾杯与目。

    夜不觉抓着怜儿肩膀,一脸温柔话道:“怜儿,你坐!”

    怜儿感激的眼神看着夜不觉坐了下来。

    夜不觉与自己杯中满酒,又道:“这一杯谢五位仙家留下过夜!”话罢一饮而尽,又倾杯与众人看。

    紧接着,夜不觉又满了自己酒杯,又道:“这一杯谢五位仙家与劣人共进晚餐!”话罢再度一饮而尽,再度倾杯与众人看。

    “夜兄果然豪迈!”玲珑芝霍地站将起来道:“下一杯,本姑娘陪你!”说着已将酒杯举起。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