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九章 金色的蜻蜓

    玲珑芝说罢慌急小跑几步追上吟风并步而行。

    公西韵并未死心,紧追玲珑芝继续追问:“玲珑,快告诉我啊玲珑,为什么不甘寂寞就要怨天尤人?”

    玲珑芝的脸色非常难堪,万没想到这公西韵平日虽然看着维维诺诺,但是抓住别人的软肋竟会这般穷追不舍,实在惹人心烦,想着就要破口大骂,硬硬生结束这次谈话。

    恰在开口之际,吟风突然转过身来一脸严肃话道:“公西,不要闹了!”

    公西韵脸色一红住了嘴。

    玲珑芝颇有一些解气地解恨道:“活该!”

    申红茹笑道:“傻丫头,不要再问了,等你长大了自会明白!”

    “嗯!”公西韵依旧红着脸,不敢去看吟风。

    而吟风早已领路在前了。

    倒是剑侠客竟不免觉得有点可惜。

    “主人端地是未有经过世事之人啊!”仇千突然意念传音道。

    “此话何意?”剑侠客意念传音问道。

    仇千回道:“那玲珑芝尴尬之事也未有什么特别,不过是思慕之情,道的是说女人长大了想男人罢了!这话在一个小女孩面前自是不得说的。至于那申红茹之所以突然掉泪,依仇千看来自也是想男人了!搞不好还是被男人所弃。”

    “是吗?”剑侠客不置可否地传音说道。

    “自是假不得的。”仇千异常肯定。

    剑侠客没有回应,几个人已经来到村民所说的独木桥边,左侧果有高低数间竹屋点缀林间。

    公西韵喜道:“好别致的竹屋!”

    申红茹赞道:“却不失为一道美丽的风景!”

    吟风也不禁感念道:“常说人间仙境,此间也算得一处啊!”

    玲珑芝却道:“倒是要看看这对夫妻到底古怪到怎样境界?”

    说着四名女修径往桥上走去。

    剑侠客驻足观望,遥遥有许多爱慕之情,心中感怀道:“与桃源村一样美得教人心醉。何时再回去看看呢?”想着,念着,举步而行,哗哗流水之声抚心摸肺般畅人思怀。

    四名女修突然毫无征兆地停了下来,脸色略有一些深沉地看着下方院中什么地方,剑侠客疑惑道:“怎么?”

    “道友看那里!”公西韵往小院之中一指。

    剑侠客顺指看去,寻罢几眼,心神蓦然一凛,那竹楼支脚之下竟皆堆了一围白骨,骷髅项链一般煞是惹人心惊,不禁失声叫道:“好多的骨头!”

    “看你那胆小的样,”玲珑芝嘲讽道:“不过一堆野兽的骸骨有什么好惊吓!”

    “风姐可有看出什么端倪?”申红茹一脸严峻。

    吟风的脸色也不好看,摇了摇头道:“并未发现什么邪气,或是怨念,该为一般兽骨。”

    申红茹方才松了口气,喜道:“如此也可安心借宿了。”

    吟风道:“话虽如此,这般情景仍不免让人心生疑窦,大家勿要多长一个心眼,以免生出什么意外。”

    “走了!走了!”玲珑芝极不耐烦道:“既无邪气,又无怨念,哪会有什么意外?风姐切莫过分小心翼翼,休息不好多半要误了公事。”说罢霍拉拉地向着小院走去了。

    其他人也相随而行,竟无人将吟风之话放在心上。

    吟风不禁心中叹道:“修仙之路对我们来讲果然还太遥远了!”想着不免无奈地笑了笑,自也跟了上去。

    未进小院,先有玲珑芝的叫喊声暴雷一般传入:“有人吗?主人在吗?我们是路过的旅人,时候不早欲与贵宅借宿一宿!”

    “这玲珑!”队友无奈地笑着。

    吟风走上前去观看骨堆,共有六堆,皆围与支脚之下;每一堆皆为六块,乃有虎头骨、熊头骨、牛头骨、马头骨、羊头骨、猪头骨。看了半晌,如何也看不出其中名堂,也未发现什么不祥之气。

    至于其他人在玲珑芝叫了两回无人响应之后,竟皆自家小院一般左左右右赏玩起来了。

    申红茹喜道:“想这家主人却也有些兴致,竟种得这样一院好花!想我在师门时却是枯燥非常,山为火,火为山,万里黄沙一条河,根本不晓得什么叫树,什么叫花。”

    玲珑芝道:“虽说如此,你们魔王寨却也因这特殊天候生出特殊灵气,慕煞许多修仙炼道之士不是?”

    申红茹蓦然一脸伤感道:“上天总是如此,阴晴圆缺,不愿给出一个两全其美的结果。”

    玲珑芝见势头不对,慌急改变话题道:“我们去看看古怪的主人在做什么,竟将我们这些美丽的客人滞在门外。”说着,也不管申红茹应或不应,拉了便走。

    与二人观花之时,剑侠客和公西韵也自悠然自得起来。

    公西韵突然满脸惊喜地叫道:“剑道友,快看那边好多蜻蜓!”

    “仙子要?”剑侠客问道。

    “不,看着它们就觉得幸福,想飞就飞,想停就停,多自由啊!”公西韵说着,眼神愈发变得温柔起来,看着那些飞飞停停的蜻蜓竟似在呵护着什么美好的事物似的。

    “嗯!”剑侠客应道:“人生最大的幸事莫过于自由了!”言语中带着几分伤感,心中又道了一句:“但对我来讲,最大的自由就是飞升仙界,找到阿姐,与阿姐自由自在地见面,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说多久就说多久。”心中想着,下意识地抬起头看向天空,云霞正在飘过,带着七彩的光华。

    “剑道友!”公西韵突然又叫了起来。

    剑侠客吓了一跳,猛地回过神来惊诧道:“怎么了公西仙子?”

    “快!快帮我抓住那只金色的蜻蜓!”公西韵双眼发直,竟激动得不能自制了。

    “金色的蜻蜓!”玲珑芝、申红茹、吟风突然异口同声地转过身来。

    闻声剑侠客心神应时一凛,虽不知这金色的蜻蜓有何厉害之处,但可以肯定必有特别的地方。当下话不多说,目不邪视,双目神芒尽锁蜻蜓群中。

    “那里!”玲珑芝突然叫道,声未止人已纵地而出,玉手直指金色蜻蜓。

    “休想!”剑侠客一声喝,手一伸,残影一道,那金色的蜻蜓竟已捏在两指之间。

    玲珑芝风火即至,剑侠客身一晃,又是残影一道,人竟已出现在公西韵面前,喜道:“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