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八章 伤心不过申红茹

    剑侠客如梦初醒,不紧不慢转向一脸揶揄的玲珑芝,用淡的出奇的语气回道:“或许足够在下支付一点修炼法术的费用了。”

    “咦!”玲珑芝一声讶异,默然无语。

    公西韵笑道:“剑道友好不勤快,倘小妹有这十万两银,自是要先装扮一番,倘却还有不少余钱时,再论修习法术之事。”

    剑侠客道:“师恩厚重,不敢懈怠!”

    申红茹微微一笑道:“道友这话好不让人惭愧,想我从师这许多年来,虽说未有师恩重若泰山之感,但也能感受到师父的几多关心。然这许多年下来,一者不曾对师父有过感激之心,二者亦不曾对自己将来有过什么想法,修仙炼道对我而言或许也就是那么回事,已不知自己是在追求长生,还是要追求更高的境界,驻颜反倒成了生命中必不可少之事。或者这才是我活着的证明,亦或者我活着,只是在活着,和其他人一样,或生或死,什么都不是。”

    “该死!”玲珑芝突然骂了一声,带着几分责备的语气教训道:“明明就好好的何必扯出这么沉重的话题!”

    申红茹道:“只是突然想起一些事,有点伤感罢了。”

    “剑侠客,”玲珑芝突然义愤填膺地叫道:“以后不许再在我们面前提起这种沉重的话题!否则,我就杀了你!”

    剑侠客一脸复杂地看了看吟风和公西韵,都是一脸说不清道不明的沉郁,他知道自己拨动了一根不该拨的弦,只是不曾听到那弦外之音。

    “你知道的,这不干剑道友的事,要怪就怪我太傻!”申红茹说着,竟嘤嘤哭将起来,成串的泪珠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玲珑芝赶紧两步走过去抱住了申红茹;申红茹软绵绵地依在她的身上,一路走,一边轻洒着话不出多少伤情的眼泪。

    剑侠客想要说点什么,或者只是一声抱歉,但他什么都没有说;公西韵对着他摇了摇头,他知道那是叫自己沉默,而当下还有比沉默更好的语言吗?剑侠客突然想起了阿姐——想起了楚恋依,每一次想到阿姐,他多半都是沉默的,也只有在沉默之中才能听到更多的声音。他突然明白了,申红茹一定是在想什么人。“是像我一样的思念吗?不知道。只是看着她这样伤心,我也觉得好难过!”剑侠客想着,不声不响地跟在大家的身后,不仅没有丝毫的不快压抑,反倒觉得有那么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温馨。

    太阳上去了,又下来了,时光无声地急奔着,唯有明暗的变化在诉说着亘古的哲言。

    “前面好像有人!”公西韵突然打破了沉默。

    众人停住脚步,伸头看向公西韵示意的前方,顺着清零零的小河正若有若无传来嬉闹的谈话声;这声音如同幽谷传音,竟美的让人神醉。

    “时候不再了,正好找户人家休息!”吟风说罢,继续向前行去。

    “我们走!”玲珑芝拍了下申红茹削长的肩膀。

    “放心吧,我已经好多了!”申红茹早已离开了对玲珑芝的依靠,只是一路无语越发让姐妹在意。好在这一声回应,或多或少释去众人许多心中沉闷。

    剑侠客也自暖暖地笑了一笑。

    公西韵开心道:“太好了,红茹姐终于没事了!”

    申红茹勉强笑了笑道:“傻瓜我能有什么事,都过去那么久的事了,我不会再想他了!”

    公西韵生怕将话题扯深,忙连连应道:“是!是!红茹你看这里风景和风姐的普陀山相较如何?”

    申红茹四下略一观望回道:“不能比。纵有清水绿木、小桥翠舍,然普陀山终是仙族修炼之地,不仅有万年常绿的翠竹,贯通仙山的海水,充沛的高质量灵气更是世间少有,我看便是你们龙宫也难比吧?”

    公西韵道:“虽是不及风姐普陀山灵气充沛,然我东海龙宫有东海为衣,灵气亦是源源不绝,大大增益着修行效果。”

    “你们两个不要自卖自夸了!”玲珑芝突然打断了二人谈论,继续道:“都怪你们仙族和魔族霸尽三界灵气高纯之地,我们人族的修行才变的如此艰难,不得不得常常走出师门过着危险的修行生涯!”

    “玲珑此话却有些不妥,”申红茹反驳道:“人族方寸山岂不就占有三界至灵之地,你大可半路出家投身方寸山做个道姑,相信修行之路自也会变得通畅许多。”

    “投身方寸山?”玲珑芝一脸惊讶地瞪着申红茹道:“莫开玩笑,千尺高山,寒峰一岭,我才不要过得那般寂寞。”

    “自是不甘寂寞,又何须怨天尤人呢?”申红茹讪讪地看着玲珑芝。

    玲珑芝刷得一脸绯红,竟不知该如何回应了。

    “什么?”公西韵一脸不解,问道:“为什么不甘寂寞就要怨天尤人?玲珑?”

    玲珑芝脸色蓦然一变,训道:“小孩子不要随便探听,好好修行便是!”

    “告诉我!告诉我!快告诉我嘛玲珑!”公西韵突然抓了玲珑芝来问。

    剑侠客不觉也来了兴致,张大了两只耳朵,想要得知这不甘寂寞的身后到底隐藏着怎样怨天尤人的故事。

    玲珑芝被搅得心烦,正不知该做何解脱,忽听吟风话道:“三位姑娘相扰,请问村中可有人家方便借宿一宿?”

    三个正在河边洗衣的年轻女子闻声止了手中活计,转身打量了来人几眼,一个道:“村中并无客栈,各家也不甚大,倒是有一户人家家中只有一对年轻夫妇,屋舍也多得几间,或可前往一问。”一个道:“屋舍却是多的,只是那对夫妇性情有些古怪,素日并不与他人交往,尤其近些日子以来都很少见得他们出门了。整日只在自家小院,也不知在忙些什么。”一个道:“几位若要去时,径沿河而下,可见一独木小桥,左侧有几间竹屋,那便是了!”

    吟风道:“多谢!”

    玲珑芝忙道:“快走!快走!快去看看那对夫妇有多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