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世高人

    话罢,玲珑芝手中风火圈一挥,道一声:“似玉生香!”声落处,一道七彩流光激射而出,化一圈金色光华自远古魔王头顶罩下,欲将其封印,再行击杀!却不料光圈落地而逝,竟无半丝效果。

    玲珑芝惊道:“不好,我修为不足,封印法术无法对它起效!”

    队友要先发制人,根本无暇回应。

    吟风天蚕丝带用力一挥,话一声:“日光华!”声落处,远古魔王头顶忽现白日一轮,千百华光齐射,竟耀得远古魔王啊啊惨叫起来。

    申红茹、公西韵见罢忙施出自己以备之招——

    一个道:“三昧真火!”

    一个道:“龙腾!”

    先有一团炽焰飞出,直袭远古魔王胸口;又有一涛海水自远古魔王足下一涌,瞬化白色水龙缠腾而上。

    远古魔王又是接连两声闷呃。

    玲珑芝看得心惊,见队友连连得手,话不出许多欢喜,登即大叫道:“看我的!满天花雨!”风火圈起处,远古魔王周身六尺蓦然旋起一片桃红,数不尽许多梅花花瓣极刃纵横。

    应闻得远古魔王惨声不绝。

    吟风见行法有效,忙道:“再来一次,可见奇功!”话罢即要施法。

    却忽然听得远古魔王一声大喝,双臂一挥,斩破花雨,道:“无知小儿,也想伤得本座,先吃本座一技——泰山压顶!”声落处,六臂向上一挥,一道黑色流光飞出,化一座数丈小山,自四人头顶之上轰霆砸下而逝。

    应时两声惨叫,两声闷哼:玲珑芝吐出一口鲜血,直接倒地;吟风吐出一口血,话道:“好强大的法力!”话罢倒地晕死;申红茹、公西韵踉踉跄跄倒退三步,申红茹道:“好强!”公西韵道:“不愧是远古魔王!”

    声落处,远古魔王蓦然掷出两把兵刃,避申红茹、公西韵要害而中,二人同时吐出一口鲜血,倒地晕死。

    远古魔王三首其欢,一首道:“无知小儿,不过耍点把戏竟然当真了!”一首道:“蝼蚁之为也敢撼本座这苍天之树!”一首道:“玩的尽兴,现在就来慢慢享用!先将这四个普通货色修为吸收,化魂炼魄,再将那小子收藏起来好好获利!”二首齐道:“正是!”话罢,远古魔王阔步向前,双手一伸抓过最为脆弱的玲珑芝,一首伸向玲珑芝嘴前,就要吸其修为,化为己用。不刻,玲珑芝口中便被吸出金色流光,缓缓导向远古魔王口中。然流光近到口边,远古魔王周身却是突然一凛!

    一首惊道:“这怎么可能!”手中的玲珑芝却是蓦然一松掉落在地,惊骇转身,那晕死过去的剑侠客不知何时竟堂而皇之地站了起来,长剑后挺,风吹衣舞。

    就那样站着,却带着一种话不清道不明的沧桑气息。

    “你是谁?”远古魔王惊道。

    剑侠客没有回应,口中却喃喃自语:“灵魂的锁链,宿命的邂逅,”说到这里,声音突然提高数十倍,几乎是怒吼而出:“出来吧洪荒战神!”声落处,身后虚空破碎,一丈许高大的洪荒战神自黑洞中一啸而出,持一柄巍峨巨剑挺立于剑侠客身后。

    “这怎么可能!”远古魔王三首齐惊。

    惊声未落,却见剑侠客与身后战神一同挥剑,一道巨大的金色剑气惊天砍下;剑气未落,远古魔王却已被强大的剑压摧毁殆尽。

    ————————————

    阳光明媚,似乎还有鸟儿明快的叫声,剑侠客觉得全身温暖,好像正有一股无形的安乐力量包裹着自己。

    “剑道友!剑道友……”有人欢喜地叫唤着。

    剑侠客缓缓地睁开了双眼,一双不过刚刚认识几日的眸子里竟有着毫无遮掩的关心。

    “当然她本来就是这样的!”剑侠客想着会心一笑,开口叫道:“公西仙子!”

    “剑道友,你终于醒来了,真是太好了!”公西韵欢喜地大叫道。

    另外三名队友却是站在一丈开外的地方。

    玲珑芝冷冷话道:“真会给人添麻烦!”

    申红茹笑道:“没事就好!”

    吟风缺乏感情的声音说道:“实力不足,就莫要多管闲事。”

    “在下只是……”剑侠客话未说完,连咳数声,身后忽有人厉声训道:“不要说话,不要动气!”剑侠客这才晓得正有人为自己疗伤。

    公西韵忙道:“这位是化生寺的青化师叔,是师叔救了我们!”

    剑侠客忙道:“多谢青化师叔救命之恩!”话罢,蓦地吃了一惊,心中想道:“师叔?难不成是勇武境修士!”这样想却也不敢冒昧,不过总算多少有点理解吟风三人为何站得那么远。倒是公西韵却似乎特别了一些。

    “痛吧!”青化教训的口吻话道:“知道痛就不要玩命!”

    剑侠客道:“师叔教训的是,只迫命在即,不得不为!”

    青化纳闷道:“只知大唐官府的横扫千军使用时伤敌亦会自伤,却不想竟能将自身伤害到这般田地,几乎筋脉尽断,血肉尽焚!”

    “啊?”剑侠客兀自吃了一惊,他却不曾记得与远古魔王战斗时有用过这个法术。

    “唉,真是罪过啊!”青化一声唉叹,拍了拍剑侠客,话道:“动动手脚,看看有何不适!”

    “谨遵师叔法旨!”剑侠客应罢,动动左手,动动右手,动动双腿,蓦地跳将起来,简单地耍了几下拳法,欢喜道:“安然无恙,多谢师叔妙手回春!”

    青化道:“谢却不必,老夫不过帮你等治愈了一下伤势,举手之劳而已。倒是那远古魔王却死得分外凄惨,不仅尸骨无存,魂魄恐也被同时化去了,只剩下这一把破破烂烂的北斗七星剑和几两碎银!”说着,手一翻化出一把七十级的北斗七星剑和一包用法术压缩的碎银,一起抛扔给了剑侠客。

    剑侠客接到手中,看罢半晌,只见此剑剑刃尽毁,未再看出其他名堂,便欲送还青化。

    青化摆了摆手道:“你等保护百姓有功,这把剑和碎银本属你等战利品,无需还来!”

    “这……”剑侠客脸显为难,转头一看,见队友皆为默许之意,忙转向青化谢道:“多谢青化师叔!”

    “只是老夫有一事不明?”青化一脸疑惑。

    剑侠客忙道:“师叔请讲!”

    青化道:“老夫昨晚与那方斩杀远古魔王之时,忽见得这片地方灵光窜天,乃有不世高人显身一刹。几位小友昨晚在此降魔,可有遇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