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一章 仇千劝道

    剑侠客却才站起身来回道:“有半个多时辰,房中闷热,在楼下吃饭解乏!”

    “那我们刚刚所说的话?”公西韵说着不免一脸晕红。

    “听得清明,却是在下之过,回来之后未事先向几位仙子知会一声。”剑侠客这样说着,却是仇千千恳万求一句一句劝导而来:“主人啊,我观这几个小娘子多不是什么善话的主儿,主人若想安然,勿必依仇千之言应对。”

    “算你明理!”玲珑芝一边往下走,一边教训道。

    “好了!好了!结了账快些出发,天黑前勿必赶到江南野外!”吟风急于结束这场闹剧。

    “善!”剑侠客也不多话,随队友径往柜台结账。

    说是急于赶往江南野外,行在大街之上,看着玲琅满路的商品,自与不知不觉间拖慢了五人行程。

    “快点!快点!天要黑了!”待见夕阳西下,吟风再三催促起来。

    玲珑芝笑道:“队长,你这又是急什么,天黑了不是正好捉鬼?”

    吟风道:“话是没错,却偏却忘了江南野外多为田林农家,客栈寥寥,恐久觅不得,需先找个住处方是。”

    玲珑芝一听,立马慌了,急道:“快走,快走,我可不想在野地里睡觉!”

    三个女修一阵哄笑。

    剑侠客却兀地话出一脸伤感来。

    公西韵走近两步关心道:“道友有什么烦恼?”

    剑侠客吃了一惊,猛然省悟过来回道:“没,只是突然想起一些往事,不免有点伤感。”

    “往事?”玲珑芝突然叫道:“什么往事,说来听听,也好打发时间!”

    “你啊!你啊!”申红茹无奈地摇着头笑道:“总是这样,专好打听别人家故事。”

    玲珑芝理所当然道:“故事多了才不寂寞,便是独自一人上路,唤起一件奥妙事儿来,也能欢喜半天。”

    “说道一个?”申红茹随口话道。

    “既然大伙如此执着,那本姑娘就大发慈悲告诉大伙一个不经意听来的秘密!”玲珑芝说的小心翼翼,队友也自听的双眼放光;只听玲珑芝继续说道:“据说长安城中有一处极为隐密的地下拍卖场,经常不定期举办拍卖会,拍卖物皆为稀有宝物,价值少则千万,多则几亿几十亿!”

    “玲珑你又大话了不成,这么贵的东西谁能买得起?还拍卖呢?”申红茹根本不能相信。

    剑侠客却突然激动道:“哪里?拍卖会在哪里?”

    四名女修皆吓了一大跳!

    申红茹讶异道:“道友未有听懂不成,玲珑实乃一个大嘴巴子,口中所言十之九假,不能信的。”

    公西韵证实道:“确实如此,前些日子便又被玲珑诓了一回,说是吟风姐姐找我有事,让我速速前往,害我没命儿奔波数日,终于见到吟风姐姐方知不过玲珑的一句戏言。”

    “喝!”玲珑芝颇不以为然道:“还真是个记恨的主儿,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竟然还记得这般明朗!”

    “哪里久了,明明就是上个月新才发生的事情!”公西韵气呼呼地道。

    吟风无语。

    玲珑芝不耐烦道:“好了!好了!无伤大雅之事,何必惦的这般牢靠?但这次所言之事我敢保真实,乃一次帮本门前辈办事,回馈之时无意听得。”

    申红茹依然不能尽信其言,话道:“即便如此,拍卖会所拍之物,也未必如你所说那般夸张价格吧?想一名修士,即便真到神威之境,单是修习法术等等,所耗金钱,浩浩然难以计数,哪来几千万,几个亿去购买那样宝物?这不可能……这不可能……绝不可能有什么宝物能卖出这样价钱!”说着不住摇起头来。

    “正是!正是!绝不可能有这么昂贵的宝物!”公西韵连连点头附和。

    “有什么宝物能卖个百十万都是天大的造化了!”吟风也不禁摇起头来。

    玲珑芝道:“都这么多年的好姐妹了骗你们作甚?”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三人心有灵犀,一块儿把头摇得波浪鼓似的。

    “咦——”玲珑芝一声讶异。

    却听剑侠客突然很是认真地问道:“敢问玲珑仙子,此拍卖会却在长安何处?”

    “咦——”吟风、申红茹、公西韵异口同声地一声惊讶,端地是觉得自己有了幻听。

    玲珑芝则是嘴巴大张,双目大瞪,半晌儿才回过神来反问道:“怎么,道友对这等拍卖会有兴趣?”

    剑侠客一下给问住了,但只愣了片刻便回道:“好奇!好奇!听到这样高端的事情,即便是假的也想打破沙锅问到底!”

    吟风、申红茹、公西韵先是一脸好奇地盯着剑侠客,听他说完,竟都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早红茹一脸思索话道:“想想确实也是这个样儿,所以常听玲珑海口,虽然觉得不快,却总也想得知一个结果!”

    吟风和公西韵再次点头同意。

    玲珑芝却摇头一笑,话道:“这次却是没有结果的,当真只有听到这么多。”说到这里,突然转向剑侠客,语气随之一变,话道:“劝剑道友莫要幻想太多,说此话儿的本门前辈修为高深莫测,绝非精锐之境!”

    剑侠客道:“多谢玲珑仙子指教,在下自当收敛心中好奇!”

    玲珑芝诡异的眼神看着剑侠客,突然一声冷笑,话道:“还真是个不会说谎的主,总之好自为之吧,那些老家伙活了几百岁,脾气都古怪的厉害,非正常人能够捉摸!”

    剑侠客蓦地一脸羞红地挠起头来,意念传音道:“汝这伎俩,我果是学不来!”

    仇千意念传音回道:“此乃生存之道,主人若要在修道之路上走得长远,凡事种种切不可有多少就说多少。诚实虽然重要,但是有时一两句善意的谎言不仅可以事半功倍,更能给自己省去很多麻烦,甚至救人性命!个中奥妙,非一言能尽!主人莫要灰心,勿要耐心修习这为人处世之道。”

    剑侠客意念传音道:“汝言有理,只恨我说着言不由衷之话,心中甚是懊恼!”

    仇千意念劝道:“主人耐性!主人耐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