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章 信用

    “不许胡言!”剑侠客意念传音一怒。

    仇千一声干笑,不在答话。

    五人穿过术法屏障,见到钟馗,吟风向前一步话道:“大人,我等已组好队伍,敬请大人吩咐!”

    钟馗明目一扫,右手一翻,化出一张白色卷轴,手一松,卷轴径自飘向吟风,道:“任务在此,你等依照卷轴提示前往捉拿恶鬼,并将恶鬼收入卷轴。任务成功,恶鬼自会随卷轴自行传回本官,无需再来交差。你等奖赏,也自在轴中释放!”

    “谨遵大人法旨!我等这便去了!”吟风说罢,收了卷轴,带了队伍转身而去。

    走出人群,玲珑芝迫不及待地问道:“队长,我们要捉的恶鬼在哪里?”

    吟风道:“根据卷轴所示,应该是江南野外,我等早早赶回长安,休息一夜,明日便往江南野外缉拿!”

    “嗯!”玲珑芝应了一声,申红茹和公西韵也点了点头,唯独剑侠客一脸思索闷葫芦也似的不声不响。

    吟风好奇道:“剑道友可是有什么想法?”

    “想法?”剑侠客兀地吃了一惊,忙道:“没有,在下只是在想需要做些什么准备。”

    玲珑芝哈哈大笑道:“有队长这位普陀山的大美人在,哪里需要什么准备!只要到时见了鬼,你不被吓得到处乱跑就万事顺当了!”

    “就是!就是!”申红茹和公西韵笑呵呵地附和道。

    吟风意味深长地笑道:“道友放心,有我吟风在,虽不敢说万无一失,但保道友有命完成任务绝不在话下!”

    剑侠客这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不禁脸一红道:“是在下失语了,还望队长海涵!”

    吟风笑道:“救死扶伤本就是我普陀修士该为之士,道友不必挂怀!”说罢又道:“好了,大家快些赶路,以免误了佳时,客店难觅!”

    “正是!”众人一声响应,急急往长安赶赴。

    比时来到长安,刚刚入夜不久,五人觅得一家酒店,订了几间客房,晚饭过后便各自回房休息。

    次日,早餐过后玲珑芝问道:“队长大人咱们何时起程?”

    吟风道:“捉鬼自是要入夜之后行事。我等便在申时行将,到达将江南野外正好入夜。”说到这里,顿了片刻补充道:“这段时间大家就好好休息。”

    “队长,”剑侠客突然说道:“在下有点事出去一遭,定在申时之前回来与众仙子汇合捉鬼!”

    队友颇有一些意外,一脸审视看着剑侠客,良久四人面面相觑地互看了一眼,玲珑芝不禁好笑道:“道友莫不是在开玩笑?我等即一同接了任务,便当一路通达,岂有半路离队之理!”

    剑侠客忙道:“只是出去一遭,出发前必回!也非什么大事,如若众仙子信任不过,在下只管待在房中休息便是!”

    玲珑芝毫不客气地说道:“这样最好!”

    “玲珑你莫要那大火气,”申红茹笑了笑道:“我看剑道友绝非信口开河之人,当下不过刚过辰时,距离申时还有四个时辰,时候尚早,剑道友若有事时出去一遭有何不可?队长,你说是不是?”

    吟风一脸思索,半响忽转身公西韵问道:“公西,你觉得怎样?”

    公西韵如梦中惊醒也似地吓了一跳,战战兢兢地受宠若惊道:“剑……剑道友不像是在骗人,他若有心走时,不必向我们说明。”

    玲珑芝听罢,一脸气郁。

    吟风一脸肃杀,点了点头,话道:“道友有事尽管去做,但请切记自己所做承诺,如若到时不归,我等必视道友为违约弃义之徒,必追杀道友至天涯海角!”

    剑侠客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回道:“众仙子放心,在下绝不误时,定在申时之前归来!暂别!”话罢,抱拳一别,转身而去。

    出得门来,仇千意念传音话道:“好厉害的小娘们,看来主人这几日有得受了!”

    剑侠客意念传音回道:“本来如此,不怪她们。”

    仇千一声惊疑。

    剑侠客解释道:“常有组队出行任务,因队友临阵脱逃导致任务失败,甚至队友丧命之事,故而众人最恶无信无义之徒!”

    仇千道:“但据主人先前所说,并未有什么组队任务的经验,竟也晓得这般江湖道理。主人机智不薄。”

    剑侠客道:“忒也把我想的高明,不过朋友所述、道边偶听之合。”

    仇千道:“主人过谦,世道万千,能有几人如主人一般耳听则明?”

    剑侠客蓦然一脸苦笑,摇了摇头,继续意念传音回道:“世道这种东西一旦经验的多了,摸一摸就能分辨出七八分的厚度了。”

    仇千不禁一脸疑惑,半晌方道:“主人此言精奥,仇千需细细思量一番。”

    剑侠客不语,继续向前而行。

    约未时三刻,剑侠客提早回了酒店,并未回客房,乃于大厅之中上下楼道附近独坐一桌,叫了几道小菜打发时间。

    只没落午休时分,人客寥寥,耐得许久,忽听玲珑芝在楼上愤愤骂道:“我就说那小子靠不住,你们非要放他走,这下可好,少一个人不知要惹出怎般麻烦?”

    “好了!好了!”申红茹无奈道:“我们也是看他一脸老实,才答应让他出去办事,哪晓得他竟是个不讲信用的家伙?早知如此,在地府之时就要他不得!”

    公西韵喏喏道:“或许剑道友只是事情紧急,耽误了一点时间,我们再等一等,他可能马上就会回来了!”

    玲珑芝气郁难耐教训道:“你啊,你啊,就是太天真,太善良,太容易相信人了!你小心哪天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公西韵似要流下泪般说道:“我……我……我觉得剑道友不是那种无信之人。”

    “不……不是无信之人?”玲珑芝几近气结,顿了片刻,质问道:“他既不是无信之人,那这空洞洞的房间怎么解释?”

    “我……我……”公西韵不知该如何是好。

    但闻吟风突然用阴沉的可怕的语气话道:“无信之徒,下次遇到定拿其性命!我们走!”话罢率先朝楼下走去。

    行至楼梯近半,忽见一人在下方背向而坐,不论穿着,不论背影,像极那无信之徒,猛地便愣在了楼梯上,身后紧跟的玲珑芝不小心撞在身上,叫道:“队长走啊!”

    吟风不动,用手指了指下方的那个背影,众人顿时失神,唯公西韵愣了一瞬,便跑将下来脱口叫道:“剑……剑道友,你什么时候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