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十一五章 解惑

    二人飞火流星一般竞速在六七尺许宽的山路上:前者一脸冷漠,好似要找谁人复仇,后者急呼连连,好似遇着天大宝贝。

    往来修士惊得侧目,不免有人臆想二人乃是对头相遇,正在生死搏命。

    剑侠客愤愤急行不语,追赶修士死死紧咬不放。

    只一溜烟,不过半盏茶未及的功夫,二人已竞至路之急处,远远已看得一座大山纵横于天地之间,即不能望其之高,又无法寻其之深。与此间之时,道路已缩至五尺左右,愈加陡斜,面路亦换为石阶,遥遥少有数百级。往来修士皆由此上下,虽说两侧都有林木为壁,只是多为陌路客,若有碰撞多有事端,故此众人上上下下只依右侧举止。此中道理,一眼便可洞知七八。

    剑侠客虽是郁愤而行,但看到前路光景,竟也下意识缓下步来,遥遥拾级而上。

    “斗转星移!”那追赶的修士脚未落定,就准备再来一回,忽见要追之人就在眼前丈许距离,正一步一级向上爬去,忙连快步追赶,边跑边探手抓道:“道友!道友!”叫着已紧抓对方肩头,也不管对方同不同意,只一厢情愿道:“一起走!一起走!”

    剑侠客缓缓转过身来,一脸沉思,见来人长得俊傲,长发拢起,戴两支长长的翎子,颇有戏子的感觉,心中虽有几分好感,说起话来却不免多出许多冷漠,疑惑道:“阁下是?”

    这人忙松了手抱拳回道:“在下神天兵,乃仙族五庄观子弟。敢问阁子尊姓大名。”

    剑侠客抱拳回道:“在下剑侠客:剑客的剑,侠客的侠,侠客的客,乃人族大唐官府子弟。”

    “久仰!”

    “久仰!”

    二人一句客套,神天兵敏锐道:“道友行路之法好生了当!只是和大唐官府的神行诀好似略有一些不同。”

    剑侠客先是吃了一惊,随即眉头微微一动,不免有些羞愧道:“说来惭愧,只因在下刚才动了些气,积郁而行,故而错了章法,行出了四不象的步法来。”

    神天兵笑道:“步法确有一些不整,但非外了得,若能由此创出个名堂来,天下虽大,但在同一境界之内想与道友比快者恐屈指可数了。”

    剑侠客忙道:“都是巧合,不敢妄自尊大!”

    神天兵道:“道友过谦!但不知是何事惹得道友如此不快?可好说来听听?”

    剑侠客不禁无奈地叹了口道:“我们边走边说,正好也让道友帮我解解惑。”

    “好!”神天兵一声响应,二人并路而行。

    剑侠客颇有点难为情道:“此事说来羞极,道友莫要见笑!”

    神天兵一脸正色回道:“道友但说无妨,自当问心而论。”

    剑侠客道:“在下因头回来阴曹地府勾当,不知行程深浅,行至山腰,向一道友询问。话将起来,他说因两日前听闻阴曹地府将在七日后开启地狱迷宫一层供三界修士修行,又说最适合40级到50级的修士修行,所以今日特来探听门道。在下此次前来乃是要找钟馗大人寻点事做,便想捉鬼修行和去地狱迷宫修行哪个更来得实惠一些。因此问他对捉鬼之事有何看法,不想他颜色有变,道出情由只因上回帮钟馗大人捉鬼,不慎受创,自此心有余悸,不愿再为此事。在下便鼓励几回,他却也应得是理。便又问及几种一级药材何处能够买到,他说不知。便再问他几种二级药材出处,他亦说不知,并突然失了性子,极不欢快,告行而去!在下非外苦闷,百思不得其解,到底在下是说错何话,做错何事,竟惹得那位道友如此不快?”

    神天兵不禁无奈一笑。

    剑侠客不快道:“道友晃我,说好不笑,却又笑的这般诡怪!”

    神天兵住了笑,一脸严肃道:“此非战之罪,实乃道友不晓人心之幽微所致。”

    剑侠客忙道:“哦,道友快说给在下听听!”

    神天兵道:“但凡人者,十之有九自恋成性!好说教他人,却不喜欢被他人说教。道友鼓励之时,势必倾囊锦语,多有劝说之词。然闻者心中却有如在与一名敌人搏斗,因不得以武来行,必致心中乱极,多欲逃之夭夭而去。此时心下已恼,再问及不晓之事,听者势必更为反感。道友再又问时,同乎追问,多半恼羞成怒,岂有不去之理?”

    剑侠客听得全神贯注,听罢良久沉默不语。

    “不知在下所言是否洞得一二?”神天兵问道。

    剑侠客这才猛然醒悟过来,激赞道:“道友分析精透,如当场在临,此一席之言对在下来讲真乃醍醐灌顶,况味无穷!”

    神天兵道:“道友赞谬!敢问道友所需之药乃为何?”

    剑侠客愣了一下,回道:“乃一级药白玉骨头、龙须草、八解莲叶、人参、灵脂、水黄莲。”

    神天兵道:“这些好找!白玉骨头、龙须草、八角莲叶,傲来国药店便可买到;人参、灵脂、水黄莲,长寿药店亦可购得。”

    “那二级药紫石英、硫磺草、血珊瑚呢?”剑侠客又问。

    神天兵道:“这三种二级药较为稀有,恐需要一些机缘。”

    “那凤凰尾和孔雀红呢?”剑侠客再问。

    神天兵不禁有些惊奇道:“这两种药恐是愈发需要机缘了!”

    剑侠客不免有些失意。

    神天兵赞赏道:“想不到道友竟有此等见识,晓得这许多稀有药材!多数修士,纵是修至六十余级也未必能道出三五种来,但闻道友之言所知远非如此!”

    “哪里!哪里!和道友相比在下无非井底之蛙!”剑侠客心虚,不觉脸红起来。

    “不敢!但不知道友找这许多珍奇药材有何妙用?倘是要医什么病症时,在下略通一些雌黄之术,或许可以提供一些建议。”神天兵一脸严肃。

    剑侠客蓦地吃了一惊,然只愣了片刻便回道:“并无特别用处,在下只是对药材颇感兴趣,欲寻一件研究。”

    神天兵赞道:“道友果真乃好学之人!实乃我等修仙炼道之士的模典。”说到这里不禁感慨道:“天之大,地之广,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穷尽岁月,能得几何?”

    剑侠客听的有味,将神天兵所说之话细细赏玩一回,正要又问什么,神天兵突然说道:“到了!”

    二人竟已不知不觉到了石阶尽处,脚下便是一方平坦地面。

    剑侠客忙抬头一看,只一眼便身不由己驻下步来,正对面乃是一口阴森巨洞:洞顶许多骷髅头摆列,不断发出咯咯怪叫;洞中则是墨绿森森,好似有许多阴灵正在拖地而出。洞口右侧乃有一块石碑,上书三个血红大字:阴阳洞;左侧则是一片乱葬岗,数百坟茔乱堆,白纸飘飞如愁,鬼火探首似鼠。

    看着,剑侠客不禁咽了一口唾沫,情不自禁道:“这就是阴曹地府!”

    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