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十一四章 怒行

    剑侠客惊喜道:“甚妙!”

    仇千道:“妙却是妙呢,只是这梦回丹炼制需要数十种药材,而且又容易失败,着实不易啊!”说罢,施了一个禁制先困好大蝙蝠。

    剑侠客道:“但是需要哪些药材,有遇到时便想办法买来。”

    仇千道:“这数十种药材其中包括一级药六种:白玉骨头、龙须草、八角莲叶、人参、灵脂、水黄莲。二级药九种:紫石英、硫磺草、血珊瑚、六道轮回、月星子、白露为霜、凤凰尾、孔雀红、龙之心屑。三级药四种:佛光舍利子、九转回魂丹、小还丹、千年保心丹,品质皆不得低到150。另需药引两种:紫菀、杜仲。凡药尽具,便可开炉炼丹。”

    剑侠客道:“如此这许多药材记忆都难,却不知你是如何获得这天大好处?”

    仇千道:“此乃仆下本族之事,还望主人莫要追问。”

    剑侠客道:“既是你本族之事,自不多问。只是这许多药材却要怎生找得。我曾与长安城中许多修士摊位看过,虽有不少药材,你所说的,却不曾见过。而且那四种三级药的品质要求皆150品质之上,其价之高恐非我能承受。”

    仇千道:“这就需要主人一者广结人脉,二者精研天下奇书,三者想法赚取好处。”

    剑侠客不禁一声哀叹,出声道:“难啊!”言罢,乃施追捕技巧急行。

    仇千道:“主人大道之路若想走的远时,此三者乃必修之课啊!”

    剑侠客道:“自不敢寂寞!”

    仇千道:“恭待主人龙飞九天!”

    剑侠客不语,只是又想念起了楚恋依、骨精灵、逍遥生、龙太子,以及东方男几个兄弟,不免有了几分伤感的幸福。

    一路下意识急行,不知不觉竟出了山林,忽被炎阳一照,又讶道:“好快!”径向光滑山路走来,亦听的坡下远远有说话之声传来。

    意念空间中的仇千忙道:“主人,机会来了!”

    剑侠客想起与骨精灵、逍遥生结识后的种种不幸,又想起那晶车中搭话险些引起一场祸事,不免有些犹豫不决,只一头默想向上而行,前方亦有路人上下往来,匆匆而来,匆匆而去,话不出许多梦样缥缈。

    “主人!”仇千心急意切。

    剑侠客静静前行,话不出许多天涯寂寞。

    “主人啊!”仇千苦极,正欲再劝时,忽听主人说道:“道友相扰,劳问一事,不知此处距离阴曹地府还有许多路程?”

    剑侠客蓦然转身问时,乃是一名三十二三岁的青年修士,面容粗犷,身材壮实,将近六尺高大,打量了剑侠客几眼,方回道:“还有二十余里。敢问道友修为许多,今往何处投缘?”

    剑侠客道:“在下剑侠客,大唐官府修士,今45级,乃是要前往阴曹地府寻钟馗大人找点事做。”

    中年修士道:“原来是大唐官府的剑师兄!久仰!久仰!”说着便自我介绍道:“在下于有年,今43级,乃长阳门子弟,两日前乃听闻七日后阴曹地府将开启地狱迷宫一层供三界修士修行,最合适40级到50级的修士磨练,今日特来探些门道。”

    “哦?”剑侠客顿现沉思。

    于有年道:“剑师兄边走边说。”

    剑侠客道:“正好在下也有许多事情要向道友请教。”

    说着两个人继续向酆都而去。

    于有年道:“不敢!剑师兄有甚话要问,但说无妨。”

    剑侠客道:“不知道友对帮钟馗大人捉拿恶鬼一事可有什么经验?”

    于有年回道:“曾行过一次,倒是可以获得不少经验,钟馗大人的奖励也不错,只是太过奔劳,恶鬼法力又凶,搞不好就会生出意外,故不喜欢。”

    剑侠客道:“修道之路原本如此,便是大雁塔中,稍有不慎,亦会枉送性命!”

    于有年忽有一些难为情地说道:“剑师兄所说极是,端的是在下曾被恶鬼搂将一把,险些要了性命,虽事过半截仍心有余悸。故而谈起捉鬼之事,不免有些色变。”

    剑侠客道:“谁人没有一些恐惧,只要战胜,便是一大财富。”

    于有年的脸色越发有些难看说道:“剑师兄教训的是!但是在下上有老父老母,下有七八岁稚子,实不想过得心惊胆战,只要略有一些机缘便好。”

    剑侠客不禁暗暗地吃了一惊,心中惊问道:“怪哉,我何时劝你帮钟馗大人捉鬼来着?”嘴上却道:“知足者常乐,真是羡慕道友。再问道友可知二级药白露为霜和月星子哪里可以找到。”

    “在下见识浅薄实在不知!”于有年已在在地没了耐性。

    剑侠客又道:“再劳问道友一级药白玉骨头、灵脂哪里可以找到。”

    “剑师兄若找药时可前往长安药店相问,那里药材多多,便是买不到也可以问出一些门道。”于有年说到这里,突然没了性子,几乎是逃之夭夭道:“在下心急,明日便要回转,先行一步!”说罢抱拳而去。

    剑侠客却有些木讷无措,只愣愣地抱拳一应。

    意念空间中的仇千道:“端地是个没料的废物,请主人再问一个来。”

    剑侠客却暗自思忖道:“我到底是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竟引得他这般不快?”越想越觉纳闷,蓦地生起一股气来,兀自愤声怨道:“我倒是哪里说错了?”

    有匆匆往来行旅多被吓了一跳,都看怪人一般纷纷注目观来。

    仇千亦是兀自吃了一惊,忙劝道:“主人莫要生气,端的是那莽汉耐性欠佳,绝非主人之错。”

    剑侠客没有理会,脚一抬,竟使出一个古怪步法来,瞬移似的向着前方急行而去。

    路人皆看得目瞪口呆,忽有一人惊叫道:“好厉害的身法!道友等何方高人,等我一等?”说着长袖一挥,施起法术,道了一声:“斗转星移”,瞬间移出十余丈远,竞在剑侠客身后**尺距离。

    剑侠客憋着一股无名火,也不回应,赌着气儿直向前行;很快就看到于有年,经其身侧,并不招呼,继续瞬移般前行。

    身后那人刚要搭话,开口间剑侠客已步出老远,只得不断追道:“斗转星移!道友等我!斗转星移!道友等我!斗转星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