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章 灵魂血契

    下一刻,李梁五人只觉眼前流光掠影一闪而过,只听得砰砰格击声响,白驹过隙的一瞬之后,两人已互换了体位,一个在北,一个在南。却都如被点了穴道,中了定身符咒一般保持着冲杀之姿一动不动。

    李梁五人看得心惊,愣愣的不敢吱声,一时间竟忘了自己身处烈火之畔。

    突然一阵凉风扫过,烈火中的剑侠客和仇千蓦然转身,各自后纵一步,各摸着肚子,哇地就是一口鲜血喷将而出。

    “剑少侠!剑少侠!剑少侠”李梁五人激动难忍,却又不敢近身,只得远远呼叫。

    剑侠客没有回话,反倒有些况味地向对手说道:“没想到你这妖怪还蛮有两下子的!”

    仇千冷笑一声,颇有些认可地说道:“汝也不错!”

    剑侠客笑着,硬挺挺地站直身体,龙泉剑向前一挥,道:“来!我们再来!今天定要决个雌雄!”

    仇千也站直了身体,却是两声干笑,蓦然骂道:“臭小子,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下次再战!”话罢,转身浴火而逃。

    剑侠客愣了一刹,大喝道:“贼妖,哪里去?”话罢,一纵身,跃入火中追去。

    身后,李梁早已惊慌大叫了起来:“剑少侠救命,切不可逃了妖怪!”

    不过几个纵身的功夫,剑侠客便脱了火场,一边急急朝着前方流火追赶,一面扑打身上燃火。

    追不多时,两人身上火皆灭去。

    剑侠客前方目标突然一片暗黑,过了几眨眼的功夫才明确看到一个黑影在飞快逃窜,恶狼扑羊一般紧紧盯上。

    又追出一里来路,剑侠客渐渐觉得与黑影距离越拉越远,猛然警觉道:“不好,贼妖定是使用了提升速度的法门!”不敢多想,立马使用了本门急行之术神行诀,很快就追回距离然心中仍旧惴惴不安道:“师父说过,我大唐官府大部分的技巧法术注重物理破坏力上,多数技法使用之时无需催使魔法,因此魔法蕴含在十二名门之中,虽分最浅,却也实在上不了台面。我若这般追将下去,迟早逃了贼妖!”想到这里,下定决心道:“看来只有法力全催,尽耗魔法一赌了!”说罢,拿出一瓶仙狐涎来,当即咕咚咕咚一饮而尽,一声大喝,身上淡淡金华蒸腾,离弦之箭一般飞速追奔。

    仇千正洋洋得意,仗了秘术急窜,忽听得背后有飞驰声响,忙回头去看,顿时吃了一惊,只见一条淡金色的光芒流线一般正在林木中左冲右激,眨眼便要至自己身前,不敢多想,忙扬起左手之剑防守。

    几乎与此同时,剑侠客一跃而起,厉声大喝:“贼妖,纳命来!”淡淡金芒,纵空而上,纵空直下。

    “当”的一声巨响。

    “呃”的一声惨叫,仇千踉踉跄跄,摇摇后退,哇的吐出一口鲜血,尚未缓神,剑侠客剑芒已至,勉强挥剑来挡。

    乒乒乓乓,好似鞭儿催马,雨般砍格。

    一口气,只一口气的功夫,仇千连连败退,再也招架不住,败将下来,求饶道:“我认输!我认输!我认输”说话间,身体突然一软,咚的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哇哇两声,又连吐了两口鲜血。

    剑侠客剑指妖首,气如牛喘,擦了擦唇边鲜血道:“你即告饶,我本不屑杀你。然你欺凌百姓,荼毒无辜,恐留后遗之症,非杀你不可!”说罢就要一剑刺来。

    仇千忙道:“道友饶命!在下欺压百姓不假,但并未荼毒,只是赚了他们一些资源,炼制一些药丸。道友不信时,在下甘愿随道友回村中寻问百姓,即可明了在下所说属实,绝不曾过分欺压百姓。”

    剑侠客思虑半晌回道:“我虽有心回去一证事实,然我身心疲惫,又受你一击,受创不轻,倘你半路行起难来,我实拿你不得,不如趁现在还能压制得你,要了你的性命!有道是正邪两立,斩妖除邪本就是我正道之人该为之事,你即是妖,便怪不得我有累多挂虑了!”说罢又要一剑刺来。

    仇千忙跪拜道:“求道友饶我一命,甘愿与道友签下灵魂血契,以死效命!”

    长剑已至面门,啸啸有泉鸣之声,剑侠客却突然住了,又思虑片刻回道:“你即如此说,此事多半不假,便与你签了灵魂血契,回村中证个虚实!诺是真时,往后道路你我共同进退,倘你只是为了求生而出此下策,便抹了你之灵魂,断了你轮回之机!”

    仇千一脸正色道:“绝无虚言!”

    剑侠客道:“即如此,我们便先签下灵魂血契。”

    “是!”仇千应罢,收了长剑,祭出一滴心血,缓缓飞向剑侠客。

    剑侠客左手一抄,往面额心一送,鲜血就渗入额心,显出一个圆形的金色图腾,图腾中便是仇千的迷你肃像。

    剑侠客送血入额心之时,脑袋微微一低,双眼微微合些图腾现时,仰首开目,仇千赶忙跪拜:“参见主人!”

    剑侠客点了点头道:“你现在就来我意念空间,我们回村中辨个真伪。但要切记,我意念空间中多为迷雾地带,切不可入,倘出意外,神仙难救!”

    仇千一愣,道:“主人此话何意?”

    剑侠客道:“那里虽是我之世界,却非我能控制,你若不慎闯入多半丢了性命!”

    仇千又吃了一惊,回道:“主人既如此说,仇千自不敢妄自尊大,枉送了自家性命!”言罢,化一道灵光,飞进了剑侠客额心图腾。

    图腾随之隐去,剑侠客这才送了口气,摸出一朵血色茶花来慢慢咀嚼,补充流失精血,滋养受创伤口。那伤口也自快速愈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着血肉。只是药效来的虽快,但剂量不足,长好了肉身,却未补足流失的精血。

    “药材有限,省着用方是正解。正好身体已无大碍,路上慢慢疗复吧!”剑侠客想着,抬步上路回村,仇千则已在他的意念空间中休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