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零八章 自我膨胀

    剑侠客不觉脸红了起来,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听到别人这样夸自己。

    剑侠客没有回话,满心欢喜相行。

    比及黄昏,终于望见几间民宅。

    “那就是我们的村子,就在那绝岭之下。”李梁说着右手向前指去。

    剑侠客顺着李梁所指仰首看去,顿时心神一凛,那绝岭高高耸起,好似一根巨型的尖锥,直插云海。

    “好岭!”剑侠客情不自禁地赞道。

    “关于此岭还有一个传说。”李梁的眼神中悠然出现了几丝神往,看了看剑侠客继续说道:“相传在上古时期,有两个神仙在九天之上恶斗,斗至酣劲,各逞其能,手中法宝呼呼频出。其中有一神抛出一座宝塔来,宝塔初时弹丸般大小,一抛竟化了山般大小,自那九天之下轰然而下,直落此地,巍峨成岭!两神贪战,又战了不知多少日夜,待战结束,竟忘了这座宝塔。这座宝塔经年累月,不知垢了多少尘埃,便成了现今模样。”

    剑侠客一脸惊骇,仰头细细遥看,半晌方道:“此岭直插云海,恐高有千丈,如此若是法宝该是何等样厉害的神仙才能驾驭!”一脸沉思说着,情不自禁地摇了摇头,又摇了摇头,自问自答样地说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啊!”

    “到了!”李梁指着前方屋舍说道:“剑少侠请先到山野家中吃些东西,充饥充饥。待到戌时,我们再行动。”

    “小弟我已经忍不住要找那妖怪算账了!”剑侠客跃跃欲发地说道。

    李梁忙道:“请剑少侠务必忍耐,以免露出马脚!”

    “李大哥放心,小弟自会依计而行。”剑侠客宽慰道。

    李梁松了口气道:“多谢剑少侠顾及!”

    说话间,已走进李梁家小院,李梁将剑侠客请入房中,有点尴尬地说道:“家中寒酸,剑少侠莫要见怪。”

    “怎么会,小弟本也是农家出生,此中辛苦自是了得。”剑侠客一脸感情,说着竟情不自禁在屋中缓缓走将起来,款款情深地抚摸着屋中物什。

    五人先自吃了一惊,李梁惊道:“难道剑少侠也出生在山林小村?”

    剑侠客没有回望,梦也似地回道:“小弟出生在东海湾,一个普通的农家,机缘巧合到了长安城,拜在了大唐官府门下。”

    五个人越发惊讶,但见剑侠客情缠意迷,李梁忙将众人推将出外——边推边压低声音道:“快出去!快出去!”

    良久,剑侠客方从伤感中醒缓过来,转身一看,不见一人,但听得屋外嘈杂声声,又见得火光焰焰,走出来看,李梁五人正在院中做饭。

    “剑少侠稍等,粗饭稍后便好!”李梁一边将清洗好的野菜放入锅中,一边笑着说道。

    剑侠客走上前来,本欲帮忙,见是一锅浓粥,粗粮配菜都已入锅,已无事可做,众人也要陆续闲将下来,只得说道:“辛苦几位大哥!”

    李梁道:“今日暮色匆尽,不及细备,待今晚剑少侠成功驱逐妖怪,我等必多赚野味,好好孝敬剑少侠。”言罢,深深一拜。

    剑侠客忙道:“除恶扬善,本就是我们修仙修道者的分内之事,李大哥无需挂怀。”

    “剑少侠肝胆侠士,着实少见,山野敬服!”李梁深深一拜,盛出一大碗浓粥,双手端给剑侠客,道:“剑少侠请用粗饭!”

    剑侠客也不客气,接过粥,喝了一口,烫了一回,道:“好粥!好粥!有此粥定能助我十倍力量,将那妖怪杀得不知西东!”

    李梁道:“剑少侠定能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好!”剑侠客不免有些自傲了起来,说罢豪迈饮粥,直烫得嗷嗷叫。

    五人忙道:“剑少侠慢点,待稍凉一些再吃!”

    剑侠客欢喜过盛,把碗捧在面前,可劲吹起,只听得忽忽声响,粥菜劲向周遭涌去。然只忽忽几吹,蓦地扬碗一口吃尽,端地是用了神通,却自装腔作势地叫道:“好烫!好烫!好烫!”实乃只为逗得众人一笑。

    五人一脸吃惊,都道:“剑少侠好耐!”说罢,也都学了剑侠客的套路来吃,却都烫得双唇红肿,消受不得。

    剑侠客哈哈大笑,道出实情。

    五人一张苦闷脸。

    李梁边烫边道:“我等凡夫,果和剑少侠差了千百。”

    剑侠客又笑了一回。

    稍后饭罢,只留最后一抹灰亮,五人一脸阴沉,无心收拾锅灶;剑侠客却激动得心脏怦怦乱跳,好似要洞房花烛一般。

    “黑子,你留在家中!”李梁突然说道。

    “梁哥!”黑子激动得发抖。

    李梁打断了黑子的话,说道:“我们本有五人,现在剑少侠乔装相往,倘你再去时多出一人岂不一眼就露了马脚!”

    “可是为什么是我留下,而不是……”

    “住口!”李梁猛然喝道:“时候将至,哪还有闲情讨论这个,你只管待在家中便是!”

    黑子吃了一惊,郁郁不语了。

    李梁又看了看黑子,转向剑侠客道:“剑少侠,我们这就去吧!”

    “好!”剑侠客点头一应。

    众人正欲转身而行,黑子突然惊问道:“梁哥供银呢?”

    五人蓦然地大吃一惊,愣愣地看向李梁;李梁面如死灰,如处身冰窖里似地哆嗦道:“这……这……这怎生了得?”五个人一个比一个脸色难看。

    剑侠客一脸惘然地摸着脑袋,突然省悟过来,往旁边石桌一走,左手在上一抚,一堆白花花的银子应时亮显眼前。

    五人满目惊骇,双唇激颤道:“钱……钱……钱……钱……”结巴半晌,才把话完整说出来:“好多的钱啊!”

    “这些够吗?”剑侠客笑着问道。

    “够!够!”五人纷纷应道。

    李梁道:“实在太多了,请剑少侠收回大半!”

    剑侠客却不以为然地说道:“不妨,都给那妖怪拿去,反正双手捂不得热就又是我们的了!”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又道:“李大哥,天黑了,快包起来走吧!”

    李梁看得出剑侠客心性率直,知难说服,又兼天色确实大暗下来,只得应承,叫阿虎进屋取了粗布将银子包起,对剑侠客再三感激道:“多谢剑少侠,我等便是做牛做马难也报您的恩德一二啊!”说着,咚的跪将来下,重重地就是三个响头。其余四人亦是如此。

    剑侠客赶忙扶将起来道:“李大哥不可这样,岂不折杀小弟!”

    李梁站起身来,几欲泪涌,却未说出话来,半晌方道:“剑少侠,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