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零四章 白衣快手

    剑侠客追得甚急,白衣人并不答话,只顾向外廊逃去;眼看将至尽头,剑侠客慌急挥出一剑,淡淡的金色剑气速然而出。

    白衣人蓦地转过身来扬手一格,剑气应击碎灭。

    剑侠客却未止步,反倒厉声叫喝:“休走!”

    白衣人一脸似笑非笑的冷漠,右手之中化出一把火红扇来,轻轻扇了两扇,突然一声阴寒冷笑道:“不知死活!”话罢,手中扇一挥,话了一声:“五雷咒!”

    剑侠客顿时大吃一惊,但觉头顶一明,忙向后一跃,霹雳一声响,二道小指般粗细的白色惊雷便在自己鼻前霹了下来,应时出了一身冷汗。而眼前地板,却似绝电的一般竟无半丝损伤。

    白衣人两声冷笑,玩味十足地说道:“躲得倒挺快,再吃我一技。”正欲再施法术,却听得上下人声涌动,及收了法力,一声冷哼,道:“算你小子走运!”说罢手中扇一挥,话道:“兵解符!”声落时,形体一虚,竟自凭空消失无踪了。

    与此同时,闻声而来的修士已经惊骇了起来。

    “杀人了!”

    “谁?谁干的?谁竟敢在这长安城中行凶?”

    惊骇间,一满脸胡须的中年汉子朝着剑侠客走了过来。

    “小子,你提着剑还动了法力,这人是你杀的不成?”中年汉子厉声问道。

    剑侠客还在刚才的惊恐之中,听到问话,蓦地吃了一惊,赶紧否认道:“不是我,我是出来追拿凶手的!”

    “哦?”那人一脸质疑。

    剑侠客忙解释道:“在下说的都是实话。当时在下正在房中用餐,忽听得门外有人骂道:‘“好个无信的贼子,可算让我找到你了,还我钱来!’骂着已拔剑而出,那人回道:‘找死!’在下赶紧向外跑来,想要劝说一下,将到门前忽听得一声惨叫,房门开时,那位仁兄正好死在在下门口。又闻得有急促之声,急抬头看来,正好看到一个全身白衣的男子便追将过来。不想那白衣人修为着实了得,竟是一名拿着神火扇的60余级的方寸山修士,在下险些就死在了他的法术之下。”

    “方寸山的修士?”中年汉子再次质问道:“你怎么知道他是方寸山的修士?诺不是你们是一伙的?”

    剑侠客一脸苦涩,回道:“师兄莫坑害于我,实是那人用五雷咒攻我,正欲给我第二击时,师兄们正好过来,他便用兵解符逃遁而去,方敢断言他是方寸山的修士。”

    “不错,凶手正是方寸山的修士!”忽有一个女子的声音十分笃定地应道。

    众人忙都看了过去,只见那女子正从尸体旁边缓缓站起,如仙子般的标致容颜立时撑爆了众人瞳孔。立时就有不少人叫出声来:

    “盈师姐!”

    “盈师妹!”

    “原来是大唐官府的悦盈仙子,久仰!”

    悦盈没有回应,只继续说道:“白衣快手应无常!”

    “应无常!”人群立马骚动了起来。

    “悦盈仙子莫不是说那时常在江湖上坑蒙拐骗,专好欺骗低级修士,而被方寸山除名的应无常?”中年汉子惊问道。

    “正是!”悦盈十分肯定地说道:“此人骗术高明,常不惜大耗精元以兵解符逃遁,因此江湖人送外号——舍命快手,谐音骗手;又因常穿一袭白衣又送外号——白衣快手。”说着转向地上尸体,语带伤感地继续说道:“这不幸的人儿便是被五雷咒一技杀死的!”

    “面色焦黑,符电隐动,确是方寸山的五雷咒!”有人进一步解释道。

    “这应无常坑蒙了无数低级修士,被他害去性命的亦不在少数,我们需早早将这败类擒拿送官才是。”有人说道。

    “不错,但他终究是方寸山门下,也该是方寸山的人清理门户。若我等出手擒拿,恐有些不好吧?”有人不住地摇着头,自问自答道:“不好!不好!”

    “我看你是听他拿了一把神火扇,修为猛进,怕捉其不得,反被他赚了去吧?”

    “你这话何意,有种和我单挑,怕你时便不是英雄!”

    “你若是英雄便去擒那应无常,和我较个什么劲?”

    “我偏要先把你比划下去,再去找他火拼!”

    “既你这般说来明日早饭过后,咱们擂台上见真章!”

    “去就去,谁怕个谁嘞?”

    观众却是声声讥嘲。

    “我倒是你二人要去长安城外生死火拼,搞了半天却是要上擂台切磋!真没个劲头!”

    当下早已闹哄哄嚷成一团乱麻。

    却在这时,有人厉声喝道:“让开!让开!”噔噔有声。

    随又有店小二高声嚷道:“快让开!快让开!王捕头来了!”

    众人赶紧让开路来。

    剑侠客随往敞开处看去,正见着略有些发福的王捕头走上楼来,身前正有一店小二紧行引路。

    “王捕头!”

    “王捕头!”

    “王捕头!”

    ……

    一路有好些人来问好。

    “死者是谁?因何事被杀?”王捕头仔细看了一回死者,起身问道。

    一时间竟无人答话了,都将目光射向了剑侠客。

    剑侠客顿时心神一凛,尚未反应过来,王捕头已叫唤道:“你叫什么?过来回话。”

    剑侠客只得满心激动地走了过去,回道:“在下大唐官府剑侠客。”

    人群中立时响起了嗡嗡的话语声,多道:“原来是大唐官府的小修士,还真是命大!”

    王捕头又问道:“死者可认得?”

    剑侠客回道:“不曾谋面。”

    人群中倒是有人叫道:“那是光华门的弟子袁圆。”

    王捕头道:“出来说话。”

    那人便走将过来,乃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修士。

    王捕问:“你叫什么?和死者什么关系?”

    那人道:“在下苏焕,草办苏,火奂焕,曾与死者袁圆同拜在光华门下,因此认得。”

    王捕头又问:“死者因何被杀可知?”

    苏焕回道:“其中缘由在下着实不知!不过这位大唐官府的剑道友好像便是第一见证人了!”

    王捕头随又看向了剑侠客。

    未等王捕头问话,剑侠客就又把当时景况及师姐悦盈的推测说了一回。提到悦盈之时,剑侠客和众人都看向了本人;悦盈点头一应。

    王捕头听罢,不禁叹了口气道:“果又是这厮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