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九章 三昧真火

    段啸趁机猛一用力,将大蝙蝠夺了过来!

    正欲收入囊中,兽耳修士先了一步,身影只是一晃,大蝙蝠竟到了自己手中。

    众人一惊,满是讶异地看了过去。

    “风之崖,你这是何意?”段啸一脸愠怒地质问道。

    风之崖微微一笑道:“段兄,这本是一件小事,又何必闹得一发不可收拾?倘让同族修士知道我等以大欺小岂不被人耻笑?”

    “那你的意思是?”段啸神情复杂,但眼神中仍带着几许审视的意味。

    风之崖转过身来,看向剑侠客道:“风某观这位人族道友与段兄修为相差不多,既然二位都不肯让步,不如比斗一场,谁赢了,这只大蝙蝠就归谁。届时结果出来,不论谁输谁赢,此后这件事便就此打住如何?”说罢,蓦然转身看向了段啸。

    “好!”剑侠客回答的很是干脆,根本没有任何考虑。

    风之崖神情微动,浮光掠影似地瞥了眼剑侠客。

    段啸很是复杂地看着剑侠客,寻思半晌,方转向风之崖,有点勉强地回道:“罢了!”

    风之崖一笑,右臂凛然一挥,厉声命令道:“清理场地!”

    话落,三名队友型然转身,兵刃挥出,一招一只,呼呼几下就灭掉七八只妖怪。

    张放顿时大吃一惊,不由自主地看向了东方男;东方男神情严峻,脸色比先前更加难看了;猴子蓦然瞪大了眼睛,情不自禁地失声叫道:“二哥!”

    剑侠客没有回应,他的情绪意外地平静了很多,转过身来对众兄弟叮嘱道:“大哥、三妹、四弟,刀剑无眼,尚有意外,切不可为我执着!”

    “二弟!”

    “二哥!”

    三人情绪格外激动,剑侠客却只是微微一笑,打住三人言语,示意往后撤,让开场地。

    “二哥,”东方男有点激动的发抖,一脸正色,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要求道:“你要赢!”

    剑侠客本要说些灰心丧气的话,忽然想起许多人、许多事,话到嘴边,兀然收住,神必丕变,一然凛然,只出两个字来:“然也!”话罢,再度示意东方男退后,自己亦挺着剑向后退了几步,拉开了与段啸之间的距离。

    不知何时,段啸的脸色竟已变得更加复杂了,随着剑侠客的后退亦向后退了几步。

    “段啸!”风之崖突然叫道。

    “何事?”段啸好似刚才失神,突然清醒过来,语气竟显然有些生硬。

    “点到为止!”风之崖一脸严肃地提醒道。

    段啸一脸宗祠地看着风之崖,思忖半晌方道:“段某自有分寸!”话罢,右手一扬,一柄金背大砍刀赫然手中。乃与剑侠客四目相对,犹如厉狼恶虎,尽是贪吞之相。

    二人对峙片刻,段啸突然厉声叫道:“小子,注意来!”

    “原话奉还!”剑侠客一声厉喝,端即挥剑而来。

    段啸却早已先了一步,提法摧魔,若隐若现、似有似无的红色光晕在身上不断闪荡。但见剑侠客冲了近半,脸色突然一变,双目突然一瞪,道:“三昧真火!”语未出,招已发。

    只觉段啸突然原地抡刀一转,刀刃之上红芒随身形一闪,轰的一声嗡响,一团淡黄色的烈火暴窜而出。

    “二哥,小心!”东方男一声惊叫。

    然而为时已晚,剑侠客毫无预防,正正铁铁地中了段啸的法术,一声大叫,周身烈焰暴走,如是火人一般。

    “二弟!二哥!”张放、东方男、猴子,惊叫着冲了过来。

    “欸?”风之崖一声惊异,忙上前数步,右手一伸,但听得呼呼声响,竟将剑侠客身上的火焰尽数吸入了袖中,关心道:“道友可还受得住?”

    剑侠客一脸忍耐,回道:“无妨,不过一点皮肉之苦!”

    “滚开,少来猫哭耗子——假慈悲!”猴子激愤大骂,赶紧拿出药来给剑侠客服用。

    “四弟!”东方男一声无奈,忙转向风之崖抱拳谢道:“多谢风师兄出手相助,否则我二哥定要辛苦了!”

    “不敢,却是风某失算了!”风之崖抱拳一礼,满脸歉意。

    却听得身后,三名队友欢喜道:

    “段兄着实了然,一招就击败了那小子!”

    “就这点本事,也敢口出狂言?真是笑话!”

    “段兄果真厉害,一人独闯塔六之事,在下信了!”

    段啸却未答话,只愣愣地看着剑侠客一脸思忖。

    “多谢段师兄手下留情!”东方男又对段啸抱拳一谢,眼中虽有几分怨意,却没有什么仇恨的感觉。

    段啸一愣,只回了一个“这”字,便尴尬地说不下去了。

    风之崖满是佩服地看着东方男点了点头,忙笑道:“仙子气度非凡,我等不及!敢问仙子芳名?”

    “复姓东方,单名一个男字。我四人乃结拜兄弟:大哥张放、二哥剑侠客、四弟猴子,小女子排行第三。”东方男落落大方地回道。

    “原来是东方仙子和众兄弟!诸位情谊之情当真令人羡慕。”风之崖说着,忽然转向段啸道:“段兄,距离卯时还有一些时间,我看就把这只大蝙蝠让他剑侠客道友,我们再四处找找如何?”

    段啸看了看服药过后,端坐在地闭目休养的剑侠客道:“无妨!”

    “多谢段兄好意!”剑侠客缓缓睁开双眼拒绝道:“但赢就是赢,输就是输,大蝙蝠在下自会另行捕捉,不敢接受段兄的好意。”

    “二哥说得极是!岂可受人之!”猴子一脸怨怼地瞪视着段啸,末了不忘加上一句:“更何况还是对手的!”

    “既是如此,段某自不敢强求剑兄领受!”段啸一脸傲然,不卑不亢地回道。

    剑侠客重重地点了点头道:“但有一事劳问段兄,还望段兄解答?”

    “哦?不知剑兄所问何事,倘段某知之,必然相告!”段啸郑重其事地说道。

    “只问段兄,你和散后不久,在下曾在塔二上达塔三入口附近,见一骁勇之士,独自一人,在妖群之中,勇往直前而去,可是段兄?”剑侠客十分认真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