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四章 五星师门任务

    密室出来顿觉檀香扑鼻,剑侠客好奇一看,竟是一间豪华卧室,家具多为紫檀所做;机关便是卧床,乃一件龙凤呈祥。

    剑侠客一脸欣慕,举步而出,乃一间小厅,布置简朴,不过一桌数椅,挂了几幅画,摆了几瓶花。

    门口端侍着一名丫鬟,长得颇有一些清秀可人,一脸无尘色,目不邪边视,看上去年方十五六岁。

    发觉还有他人,剑侠客先是略微惊了一下,随即叫了一声:“姐姐好!”

    丫鬟却未做任何回答,甚至颜色也未改了一下。

    剑侠客一脸好奇,又叫了一声:“姐姐好!”

    丫鬟仍旧如初。

    “咦!”剑侠客一脸惊讶,却也意识到不论自己再叫几声,这位姐姐断不会回应自己,只得无奈道:“姐姐辛苦,我这便去了!”话罢,转身而去。

    出了小厅,乃一间很大的厅堂,内中人员滚滚甚是热闹,皆是本门修士,只是不知为何竟无人察觉到剑侠客的出现。

    “好师兄,你什么时候升到40级了。”

    “也就最近几天的事情!”

    “真是慕煞我了!”

    “嘿嘿,你也抓紧修行!”

    “不敢懈怠,还请师兄多多照顾!”

    “这臭手,竟然又是捉拿叛徒!”

    “我这也差不多,擒拿采花大盗。”

    ……

    剑侠客走进厅中,四下一望,发现除左右和内壁挂了几幅猛虎坐山图之外,内中其余摆设便是各色兵器,以及数张桌子,再无其他。桌子上方摆满锦囊,后一高板,挂着10-19、20-29、30-39、40-49、50-59、60-69的数字。众修士进入厅中,拿一锦囊便转身离去。

    不过在厅堂内里的那张桌的附近却显得格外寂寞,上面整齐地放着三个金色锦囊,提示板却是五个★符号,来来去去许多修士竟无人往那里看上一眼。

    “怎么回事?”剑侠客满心疑惑,不由自主地朝着那张寂寞之桌走了过去。但还有三尺就距离,却被一道无形的碍壁阻住,再也进步不得。

    “怎么会这样?”剑侠客满心讶异。

    却在这时,忽觉有人出现在了身体左侧,转头一望,但见一长发肃脸的男子,两手蓦然向前一插,一道碍壁应手而现,若隐若现的透明状,韧性十足,久久无法破进。

    “快!快看!洛明臻师兄要接五星师门了!”

    一声惊讶,众师兄弟纷纷看了过来,既有羡慕的,又有担心的,亦有一脸嫉怨的。

    剑侠客焦心而视,但见洛明臻双手用力插入,透明碍壁一点一点向内透去,脸上汗珠悄然渗出,很快便如雨般滚下。

    境况就这样对峙了,过了不知多久,洛明臻突然啊的一声大喝,碍壁突然一破而开,洛明臻踉跄而入。

    “接到了!接到了!”众修士纷纷激动了起来。

    “恭喜洛明臻师兄接到五星师门!”

    “恭喜洛兄啊!”

    ……

    恭喜间,洛明臻随手抄起一个金色锦囊转身而出。

    好奇者七嘴八舌地要求道:“洛师兄!洛师兄!快打开看看是什么任务?”

    众人一路纠缠不放,洛明臻一脸无奈之相,真就要当面打开那金色锦囊。然那锦囊显然是被动了非常手脚,无论洛明臻使用何种手段,端端地就是打开不得。

    众人不禁都看得傻了眼。

    便有人嘲讽道:“我说臻兄,你好不容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到这五星任务,端的却是打开不得,却要如何执行?依冯某之见,臻兄不如低个头,找任务主管取消了这个任务为妙。莫拿着金窝头干看着心急啊!”说话之人叫冯钨亮,与落明臻向来有些不和。

    “不劳冯兄费心,该如何处置,落某自有分寸!”落明臻说罢傲然而去。

    冯钨亮一声冷哼。

    众人纷纷叹息:“唉,真是可惜啊,好不容易拿到了五星任务却是一个金窝头。”

    “是啊!是啊!”感叹着,纷纷拿了自己等级的任务锦囊,摇首而去。

    “唉!”剑侠客也不禁感叹了一声,回首去看那摆放锦囊的桌子,忽见一道金光闪入,那被拿走的金色锦囊的位置竟又多出一金色锦囊。剑侠客不禁吓了一跳,转身再看落明臻早已不知走到何处去了。

    经历这般,走出任务大厅,进入大唐官府大院,也进入了一片银妆素课的白芒芒的世界。

    “这是什么?”剑侠客好奇地看着白茫茫的世界,断没有想过世界还有这样一般颜色。惊艳半晌,突然恍然大悟一般地喜道:“莫非这就是书中所说的雪?”

    欢喜刚萌,忽听得不知有多少人高声呐喊:“砍!砍!砍!”

    转头去看前院左右,竟有不知多少同门师兄弟在操练武技。忽觉满心温暖,一脸满意地微笑着向外走去了。

    走了过把时辰方出了门派大门,一路寒气萧萧,偏却觉应不到什么寒意,看着辛苦操练的师兄弟们只觉得人生欣荣,竟还有这许多兄弟姐们生活在同一间巨大的院落之中,虽不相识,却也化了多年孤寂。

    出了大门,回首一望,竟幸福的觉得一切都显得虚无缥缈了。

    回首良久,转身仰天一望,白银染目,亦觉得身处之地乃是一个虚幻世界。但在这白幕之中,忽看到一尖顶之物,鹤立于众物之端,所处之位正是北方。顿时想起师父交待之事,定睛一看,果是一柱高塔。

    “想来那便是吾师所说的大雁塔了!”剑侠客想道,随向大雁塔而行。

    行了良久,只觉得高塔就在眼前,却怎么也捕捉不到,心中不免焦急起来,便加紧脚步而行。行不数步,忽看到一排脱光了树叶的垂柳不免想起家乡,想起楚恋依,不禁黯然神伤起来,放慢脚步,下意识地走到一棵垂柳之下,回忆起这半年多来如梦如幻的奇异人生。

    一思而迷,不知不觉回神之际天色竟显得有点灰了,然有万顷白雪应照,断得是午夜时分,世界仍是一片白晃晃的醒目。剑侠客并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惊异自己竟一时失神,耽误这多时间,赶紧匆匆向着大雁塔赶去了。却哪里晓得,又行了近半时辰,天仍然是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