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九章 反噬

    名为末日邪说的人型狂豹眼神蓦然一寒。

    众人顿时一脸悚然,身体不由自主地倒退着;逍遥生和剑侠客依然骇在地上,言不出,手无动。

    下一刻,让众人极端骇然,极端不解地一幕出现了——

    末日邪说突然转身,利爪猛然一划,爪影如刀,但听噌的一声,恶魂青年不及躲闪,被正面击中,由左肩斜下被划几道蓝色的流着荧光的口子,正是魂体在慢慢散去。

    众人面面相觑,心思急转。

    “为什么?”恶魂青年怔怔地看了看身前的大口子,缓缓抬起头,睁着无法置信的眼神问道:“我们明明是战友,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战友?”末日邪说一声冷笑道:“看样子你是忘了,本王不过是你从生命意义那里转交而来,根本就不算什么战友,更没有什么实质意义上的友谊!”

    “我却是忘了他了。”恶魂青年突然满腹伤感地说道:“在这一样一个不属于我的虚幻的世界里,在乎的人太多,帮助我的人太多,一心只想着带着自己重要的伙伴回归现实,早已忘了其他人同样重要,同样有亲朋好友需要相聚,同样盼着回归现实。”

    “回归现实?”末日邪说一声讥笑道:“不要做梦了,这里就是你的终点,本王将要这里结束你的痛苦、你的思念、你的执着,你将在这里化为这虚拟世界的一楼云烟不复存在。而本王,将成为人界之主,号令万民!”

    “啊!”三位祖师一脸惊恐,如有人宣布了世界末日一般。

    “你……你少狂妄了!”剑侠客突然瑟瑟发抖地大叫声道:“你不过一个契约兽,怎么可能战胜得了你的主人!”

    “对!”逍遥生应了一声,充满恐惧,似有似无一般。

    但众人还是确切地听到了。

    三位祖师又吃了一惊,不约而同地侧过身,看向了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

    剑侠客继续义愤填膺地叫嚣道:“你说是不是,寄宿在我身体里的灵魂?你不是要找我阿姐报仇吗?她可是已经飞升成仙了,你总不会甘心死在这里?”

    恶魂青年一脸惊异,听罢笑了笑,扯高嗓门傲然回道:“我名所罗!我来自另一个世界!”

    “所罗,我记住了,你要打败你的契约兽,好找我阿姐算账!”剑侠客扯高了嗓门,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怎么都站立不起,愤愤一拳砸在了地上。

    “弱者死前的悲鸣真是好听!”末日邪说一脸回忆:“就像那一日,你的那些可怜的伙伴,和我的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契约道友。”

    所罗的脸突然扭曲了,愤然诘问:“你就那样躲在我的灵识空间里,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浴血奋战而死?”

    静,极端地静,所有的眼睛都瞪大了。

    半晌,末日邪说方带着点滴感慨语气回道:“不错!明知是死,自是要想法博取生机。”说到这里,顿了片刻,看着一脸愤慨的所罗继续说道:“事实证明本王的选择是对的,也多亏了你那些重情重义的好伙伴,和本王那些愚忠的道友,本王方得以躲过一劫,有这出口之日。为了报答你等努力,本王决定给你一个优待,任你自行选择死法!”

    “所罗,契约之兽有何难哉,还不以契约索命!”国公突然义愤填膺地大声叫道。

    “对,快用契约索命!”巡游天神一声附和。

    所有的眼睛都带着渴盼的光华看向了所罗。

    所罗却是一脸漠然,好似并没有听到他人的提议。

    半晌,末日邪说突然仰天数声狂笑,讥嘲道:“就凭他现在的修为?发动了契约索命之术,本王又有何惧哉?”说到这里,语气蓦然一变,威胁道:“怎么样?所罗道友,你是自行了断,还是让本王送你一程?”

    所罗面现苦笑,道:“我还要找到我的伙伴,带着他们回家呢?怎么可以死在这里?说什么也要拼上一拼,虽说功法修为大减,好歹等级修为仍存。”说到这里,神情一凛,猛提法力,身后如来法象再度金光大盛,所罗右手之中缓缓祭出一把雪花状的白色长剑;随即持着剑,于伤口之上连抚三次,方将伤口愈合。

    “果是我化生寺的法术,”空度禅师满脸惊异地说道:“没想到在这凡尘之中我化生寺竟还有这般高手!”

    “禅师先莫惊喜,”孙婆婆一脸严峻道:“而今事态发展至此,我等下一步却该如何应对?”

    空度禅师脸色凝重,思虑道:“依小徒之言,所罗一招断送万余生灵,虽都中有尸毒在先,却也极端非常,乃非善举。然今日亲见,其言其行确属极端,戾气沛实,善意寡然,确不可说乃其善;然,听其与末日邪说之言,却乎又是一个有情有义的性情中人,绝非大奸大恶之辈。而那末日邪说,前有苟且偷生,视友不顾之举;今又反噬其主,扬言欲做我人界之主,实乃极恶之辈。是有恶小,是有恶大,所罗恶小不过个人私恨,末日邪说恶大乃以我人界为衡。我等肩负重任,便是要维护人界之安稳,量其轻重,自是要助所罗一臂。但若事成,方有言后之论;但若事败,人界灭矣!”

    孙婆婆严峻地点了点头。

    国公急不可耐道:“即如此,我等这便冲上前去,助其一臂之力!”

    “且慢!”空度禅师赶紧拦道:“我等实力相差甚距,需伺机而动,以免白白送了性命!”

    “却是如此!”孙婆婆点头同意。

    国公只得耐了性子,焦急等待。

    三位祖师商量之际,所罗疗愈伤口,悠然后纵,距了末日邪说十余丈远,乃道:“今日誓以你血祭奠众奋战而死之道友!”

    末日邪说双手背负,傲然回道:“应你全力一战!”

    “夸口!”所罗一怒喝,连施三道法术:一者金刚护法、一者金刚护体、一者一苇渡江。顿时周身金光灿灿,如来法象一收,长剑随意一挥,寒气冲霄,一道剑气直击末日邪说。

    末日邪说岿然不动,待剑气射至眼前丈余,方右手一挥,但听碎裂声响,竟是片片冰晶散落而下,道:“本王却是忘了你这把霜冷九洲乃是一把神器,你虽修的是化生法术,但有此神器相助,即便功法修为大减,也有与本王一较之力!”

    所罗却不再罗嗦,话了一声“请”,应时纵飞而出,挥剑霸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