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七章 超越凡尘的恶魂

    那狂笑声却超发地激奋了起来,笑声震荡空间,三位祖师的脸色都变得越发严峻了起来。逍遥生更如站在浪涛之上,摇摇摆摆控制不得。

    半晌,笑声兀然而止。

    三位祖师互看一眼,心领神会,暗提法力。

    逍遥生则赶紧向后退了十余丈。

    下一刻,恶魂蓦然喜极而泣般地叫道:“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全都想起来了!紫萱,哥来救你了!”话落,一道白色亮光突然从剑侠客的口中激射而出。

    “恶魂,哪里去!”国公一声咆哮,一个纵身,抡着双斧径朝白光追砍了过去。

    剑侠客应时骨头被抽离一般就要瘫软倒地,空度禅师一把抓住,往后一抛,道了一声“接着!”

    逍遥生赶紧一跃而起,将剑侠客一把抱住,端的竟是昏睡状态。但诊了诊,已全然恢复,方定下心了,护着剑侠客,观看这场难得一见的顶峰对决。

    与此同时,孙婆婆一声怒喝,法杖一挥,一束粉色魔法径自射向了白色光芒。

    眼看就要追上,白色光芒突然发出了一声“嗯”的质疑;声落粉色魔法轰然击中,国公双斧亦是重重砍中。华光伴着一声清凌脆响一闪而逝,白色光芒顿时化无,一青年男子幽然而现,巍巍定立于半空之中。

    其长相普通,身高不足六尺,长发凌乱,穿着一身破烂不堪的紫色甲衣,好似刚刚经历过一场旷世鏖战。国公的双斧,就砍在他的右臂之上,微微抬起,一副似格非格之态;双目沧桑、冷漠,好似曾被万千世事洗礼一遍。他看着国公,眼中却好似空无一物,根本就没有把国公放在眼中。

    国公神情异样,好似被眼前之人震慑了神魂。

    空度禅师心神一凛,突然一声大喝:“国公小心!”话罢,蓦然一啸,声波击荡而出,直射恶魂青年。

    国公一惊,忙抽身而退。

    恶魂青年却没有任何不善之举,只在声波近时,扬手一挥,凶猛声波顿时竟春风拂柳一般化了虚无。

    但见此状,三位祖师不由得身冒冷汗,倒吸了一口凉气。

    逍遥生静立后方,不知为何心神竟未受到丝毫威慑;不仅如此,反倒有一种话不出的温暖感觉悄悄地填充着内心深处不易觉察的黑洞。

    “可叹!可叹!”恶魂青脸形容依旧,一脸冷漠无物地看着三位祖师说道:“这样一个姣好世界,竟被当成了无情的游戏场,当真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恶人不仁,凡物皆不如猪狗!”

    “阁下此话何意?”孙婆婆一脸严峻地问道。

    “哼!”恶魂青年一声冷哼,完全没有要回答的意思。

    孙婆婆不禁秀眉紧蹙,面露尴尬.

    但听国公问道:“阁下究竟何方神圣,既有如此修为,为何还要留恋这凡尘人世?”

    话一出口,三位祖师便在心中暗叫了一声:“不好!”

    恶魂青年早已脸色大变,凶残霸现,杀气毕露,情绪恶劣地说道:“区区分身,也敢质疑于我!该死!”话罢,右手回旋一挥,一金色“卍”字魔法,带着浑厚劲力肃然激出。

    “破军!”国公却不躲不闪,身带褐色光华,正面迎击而上。

    “啊!”空度禅师和孙婆婆惊声未定便各自施为,以助国公;一者乃施化生妙技金刚护法,一者乃施女儿村妙技漫天花雨。

    顿时一道金色光闪出,化一尊巨佛遁入空度禅师身上,空度禅师应时金光灿灿,佛威荡荡,飞身一掌迎上;孙婆婆身上则是粉色花瓣旋飞,纵身而出,法杖一挥而下。

    轰的一声,白色浩光一闪而逝,三位祖师无毫粒之伤。

    却听恶魂青年突然一声感叹说道:“也罢,便在此处送尔等上路,省得日后麻烦!”话罢,双手悠然合十,端的竟是虔诚礼佛式。

    逍遥生顿时大惊失色,惊叫道:“师父,小心!”

    话未落,但听恶魂青年一声:“诵经!”语出,一尊丈余高大的金色如来法象赫然出现身后。顿时,天降梵音,“卍”字法咒铺天盖地一般朝着三位祖师飘然而下。

    “啊,好强大的法力,竟能将诵经发挥至这般境界!”空度禅师一声骇然。

    “禅师,这都什么情况,你还有心情赞叹你门法术?还不快快想个解法!”孙婆婆有点气急败坏地责备道。

    “禅师,可有法解?”国公亦一脸焦急。

    三位祖师谈话间,都摧提法力,以抵法咒之威;个个面容扭曲,好似全身上下正被撕扯,苦痛不已。

    逍遥生不敢靠前,只得在远处爱莫能助地叫喊道:“师父!师父!师父……”

    空度禅师思量片刻,终于下定决心道:“事到如今,也只有此法了!”话罢,双掌蓦然合十道:“罗汉金钟!”但见鲜红袈裟之上,一件浅绿色的甲衣一闪而逝,顿时天降三口金色法钟,将三位祖师罩护其中,泄了半数诵经法咒之威。

    三位祖师顿时形容复常,难色虽有,却已不再艰辛。

    “好禅师!果是有些宝贝!”国公大喜过望,立时就要抡着双斧砍伐而去。

    “哼!”恶魂青年却是一声冷嘲,又提了几分法力,法咒应时快马加鞭一般催急而下。

    三位祖师顿时又陷险境,多数精力又用在了抵抗法咒威能之上。

    “禅师!孙婆婆!此恶魂法力太强,我等再若保留实力,恐是要灰飞烟灭,不存于三界了!”国公显然已下了决心,话罢,双斧利于左手,右手于左袖之中一摸,竟摸出浅蓝色法衣一件,随即道了一声:“看我降魔斗篷!”乃于身上一抛,肃然着身,隐于素装之下。顿时难色锐去,傲容重显,双手持斧,好似天神一般!

    空度禅师和孙婆婆见罢,亦不再保留,竟也各自摸出一件降魔斗篷着在了身上。

    恶魂青年见状,收了法咒,意味深长地说道:“看样子,你们的伪法宝修的还不错,该有6层上下的境界。倘是真法宝修至12层境界,那方是法系最大的克星!”

    “你究竟是何方神圣,竟连此等秘辛也知道!”孙婆婆蓦然神色大变;空度禅师和国公的脸色亦不好看。

    恶魂青年不屑地笑了笑,道:“注意了,接下来我可不会再手下留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