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五章 不可为而为

    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的眼睛都贪婪地看了过去,希望能多看一眼这位美丽的同门,同时潜意识里也充满了幸灾乐祸的期待。

    然,盈师妹却久久不见反应,好像在寻思什么特别的手段。

    半晌,明博雅终于忍耐不住,一脸好奇地问道:“怎么样,盈师妹,这书生是不是一副弱柳扶风的模样?”

    盈师妹突然反应过来,装腔作势地咳了两声,有点不自然地问逍遥生道:“喂,你叫什么?是不是想拜入我们大唐官府?”

    众人顿时面面相觑,完全搞不懂这位同门的意思。

    “盈师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明博雅双眉紧缩,声声质问。

    “我是什么意思,与你何干?”盈师妹一脸嘲讽。

    “二位误会了,”逍遥生恐事情继续僵硬下去,只得站了起来,解释道:“在下……”然话刚说到这里,却被一声怒斥打断了。

    “干什么?这么多人待在这里,成何体统!都给我散开!”愤怒的斥责,突然暴窜了过来。

    众人转身一看,只见一名守卫正急行而来。顿时忘了兴致之事,慌急转身便走。

    逍遥生却是一脸喜色,恨不得立马冲向那盛怒而来的守卫。

    盈师妹却像其他大唐官府的修士一样亦慌了心神,神情紧张地看着逍遥生不知如何是好;正是犹豫不决之际,忽听明博雅压低声音提醒道:“快走,他不是本门子弟,守卫不会为难他!”

    盈师妹看了一眼明博雅,又看向逍遥生,见他并无离去之意,亦似没有听到他们言语,一脸焦躁,突然一跺脚,气急败坏地离开了!

    “有劳守卫大哥!”逍遥生远远地就行了一礼。

    人群已顷刻散尽,送信的守卫来到逍遥生面前道:“少位请回,你所需之物不久自会送至!”

    逍遥生顿时一愣,本想问个清明,但见守卫决绝,已回了岗位,只得勉强说道:“多谢!”谢罢登即转身,急回化生寺。

    其月已高,明照大地,逍遥生匆急回返,行至中途,忽听得树上一声异样响动,忙转头一看,一把明晃晃的利刃竟夺命而来;锋芒之上,隐隐约约还有一条青龙闪现。

    与此同时,忽有一名女子高声提醒道:“小心!”

    逍遥生心神一凛,来不得任何回应,急忙双臂交叉护住要害。但见得一蒙面客旋身飞刺而来,噌的一声,破了护体之甲,直插左臂之上——竟是一把精锐境60级修士方可驾驭的游龙剑!

    “果然是游龙!”逍遥生语气平静,竟没有什么波澜。

    蒙面客并未立即抽出长剑,滞在半空,双眼中突然闪出惊疑之色,欲再催力加劲之时,那名出言提醒的女子已从不远处的树上飞纵而下,落于逍遥生面前,忙抽剑后纵丈许之远。

    “你受伤了,快,这是金创药!”女子一脸激动,于袖中摸出金创药就要给逍遥生用。

    逍遥生心中惊讶,没想到这女子竟然就是不久前在大唐官府门口询问自己的“盈”女子,蓦然伸出右手一拦,道:“多谢盈师姐!”话罢,右手于伤口之上一抚而过,顿时血止伤愈,竟无一缕伤痕。

    “原来是化生寺的师弟!”盈师姐一声恍然大悟的惊讶。

    逍遥生抱着礼道:“在下乃化生寺俗家弟子逍遥生,多谢盈师姐相救!”

    盈师姐一脸喜色,忙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是江湖中人该为之事,逍遥师弟何必言谢!”说到这里,蓦然瞪向蒙面客,充满威胁的语气质问道:“毛贼,你出手如此之狠,难道说逍遥师弟和你有什么仇怨不成?”

    蒙面客一声冷哼,用一听便知是伪装出来的沙哑声音桀骜不驯地回答道:“无仇无怨!”

    “既无仇无怨,为何要下这般死手?”盈师姐柳眉一皱,怒火燃目,左手之中兀自祭出一把长剑,缓缓拔出,但见青芒微闪,似有龙吟低啸,竟也是一把游龙剑!

    蒙面客顿时双眼阴沉,颇有一些怨毒地回答道:“便是看他不顺眼,欲要结果了他之性命!”

    “你——就为这样一个无聊的理由?”盈师姐一声怒喝,就要拔出长剑,一场厮杀!

    “不可,盈师姐!”逍遥生突然抓住了盈师姐拔剑的右手,劝道:“此处乃禁武之地,若被守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此人活着对你来讲,实在太过危险!还是在这里解决了他最为恰当!”盈师姐满脸焦躁。

    蒙面客蓦然嫉怒齐瞳,一声大喝,就要一剑刺来,却在这时突有说话声自不远处传来,动作戛然而止。

    逍遥生和盈师姐顿时全神警备,然恐出意外,逍遥生仍不敢松开盈师姐之手。

    盈师姐激愤道:“如此恶劣之辈断不可留!”话罢,突然一用力,竟将逍遥生推到一边,铮的一声拔出了游龙宝剑!然剑未出手,就听嗖的一声响,数枚暗器飞射而来;忙以剑格之,但听丁丁当当,虽只格下三枚暗器,那蒙面客却已飞身一纵,上了树梢,飞纵而去,追之不及了。

    盈师姐探望数眼,气急败坏地威胁道:“算你好运!下次再若遇到,定斩于剑下!”

    “盈师姐,快收了武器!”逍遥生赶紧提醒着走了过来。

    盈师姐却是不慌不忙,长剑入鞘,隐了武器,道:“此人实在歹毒,竟备了暗器,下次遇着,绝不能手下留情!”说着俯身捡起暗器,共有三枚,皆是寸许长短,白晃晃的钢针。

    “无影神针!”逍遥生一声讶异。

    “你知道这个?”盈师姐一脸好奇。

    “江湖邪士常使之物,多用来投机取巧,并没有什么杀伤力!”逍遥生解释道:“倘若是女儿村的道友却全然不同,她们都善使暗器,而且一般所用之物都是极具杀伤力的顺逆神针。倘若被她们的暗器所创,后面不堪设想!”

    “哦,这么厉害!”盈师姐更加好奇地说道:“有机会一定要见识见识!”

    逍遥生赶紧劝道:“盈师姐切莫太过好奇,倘因高低计较出一些不快来,与谁都不好看!”

    “你这是在关心我了?”盈师姐看着逍遥生,突然眨了眨眼睛。

    逍遥生一惊,忙道:“众生皆等,该然!”随即又道:“盈师姐,在下还有事先行一步!”说罢转身便走。

    “逍遥生!”盈师姐突然叫道。

    逍遥生停了下来,无奈片刻,正欲转过来身,却听盈师姐又道:“我叫悦盈,悦耳的‘悦’,充盈的‘盈’,你可以记住了!”

    “悦盈师姐,时候不早了,您早些回去休息吧!”逍遥生头也不回地说着走了。

    悦盈却是一脸欢喜,对着逍遥生的背影叫道:“知道了!”

    夜,突然就似深了、静了,一种别样的孤独,悄然爬上了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