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四章 候

    “啊!师父此话何意?”逍遥生跪着,一脸惊愕。

    孙婆婆的凤眼蓦然睁大了,满是警觉地看了过去。

    “此妖非比寻常啊!”空度禅师语气深沉地说道:“好友请看!”话罢,轻轻一掌将剑侠客送至孙婆婆面前,

    孙婆婆苍手一接,乃于剑侠客颈上伤口细看数目,脸色突然大变,审视的目光看向逍遥生问道:“此毒非比寻常,却是如何中得?”

    “这……”逍遥生犹豫片刻,方道:“不敢欺瞒师父,不敢欺瞒孙婆婆,事情的始末是这样的……”

    逍遥生竟真把事情的始末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通。

    听罢,空度禅师有点感慨地说道:“竟是地藏王菩萨亲手封印的妖物,难怪了!”

    “这骨精灵丫头也忒是有些自大,区区精锐境修为竟敢追着这样妖物不休。”孙婆婆的语气带着几分教训的味道。

    空度禅师思索片刻笑道:“我看这骨精灵应该就是地藏王菩萨那一年的奇遇吧?”

    孙婆婆双眼突然一亮,意味深长地说道:“不错,曾闻阴蓸地府出了一名奇才,该是这般才是。”

    空度禅师响应似地笑了笑。

    “只是这妖风修为不凡,竟能被此子所附恶灵所创,这恶灵恐不简单啊!”孙婆婆一脸严峻地看向了逍遥生。

    逍遥生心神一凛,赶紧拜向空度禅师道:“求师父救解剑侠客!”

    “你先起来吧。”空度禅师的脸上有着几分不言而喻的难色,寻思片刻方继续说道:“此子中毒已深,寻常药不能解。你拿上这封信前往大唐官府,交于程府守卫,自有生机寻来!”说话间苍手灵光一闪,蓦然多出一信来,轻轻一送,已然飘落于逍遥生的手中。

    逍遥生惊喜交加,深深一叩:“多谢师父!”话罢,起身而去。

    待石门合拢,孙婆婆狐疑道:“禅师此举何意?”

    空度禅师回道:“一者为防万一,二者帮国公偿个心愿。”

    “看来禅师也是个有心之人啊!”孙婆婆一脸了然地笑了笑。

    “阿弥陀佛!有心无心,事在人心!”空度禅师善然一笑。

    ————————————

    逍遥生拿了信,由芥癞和尚度出化生寺,便向大唐官府急行而去;因长安城中大部分地区明令禁武,逍遥生并不敢施展仙法妙术,只得依靠体力,足足行了一个时辰方到了大唐官府。

    此时已是黄昏,轻风缥缈,鸟声啾啾,大唐官府两顶侧门之中却仍是子弟来去匆匆络绎不绝。

    逍遥生不禁油然而生了敬畏之情,心中想道:“不愧是三界第一大派!”想着,径直向着左侧门洞走去,尚有一丈距离就要进入,突然被守卫一声喝住了。

    “非本门弟子,勿再靠近!”

    逍遥生本欲解释,但见守卫语气极为强硬,断不可能因随意放人进入,只得拿出书信,递于守卫道:“奉家师之命,前来叨扰!”

    守卫本不以为然,但接到手中只看了一眼信封上的梵字,脸色突然一变道:“少侠稍等,我这就送入!”

    逍遥生见该守卫如此紧张,心中已有分寸,也不多话,只回了一声:“有劳!”

    守卫转身便走,其步之急端然是摊上了非常之事。

    逍遥生对左侧的守卫淡淡地笑着点了点头,守卫并未搭理,甚至都未象征性地回望一眼。逍遥生心中了然,不再试图接近,端心静候,心中安道:“有师父他老人家在,剑侠客断然不会有事。”

    却不想这一等幽梦甚久,眨眼金乌已坠,夜幕倾笼,繁星嵌盈。

    逍遥生终于按捺不住,走上前去要求道:“劳请守卫大哥内中探个时限。”

    守卫却一动不动,好似五感皆盲,根本没有听到一般。

    逍遥生又要求了一回,结果依然如此,不禁一脸惊异,愕然半晌方有些悟然,乃于心中想道:“也罢,既来之,则安之吧!”想罢,竟端坐于道路左侧,安心打坐养神;往来大唐官府子弟指指点点,好多嘲讽话语,竟似没有听到一般。

    “这是谁啊?我怎么没有见过?”

    “我们大唐官府这么大,师兄弟多如牛毛,你能识个千分之一二就算不错了!我看他八成是哪个无名小派之辈,时之日久,师父教不出个门道,想半路出家来我们大唐官府拜师啊!”

    “很有可能哦!”

    “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我们大唐官府岂是说进就能进的?”

    “没错!没错!起码得先试试他的斤两,再孝敬孝敬我们才是!”

    “小子,起来!和大爷我比划比划!你若赢得我时,便把你引荐给我师父,咱俩做个师兄弟,以后互相照应。若不堪一击,还是快些滚吧!”

    逍遥生却好似没有听到,只管打坐养神。

    “小子,听到没有,大爷我叫你呢!”那人说着,已伸出右手,熊熊捞来。

    却在此时,一个少女尖细的声音叫嚣道:“让开!让开!有什么好玩的东西,让本姑娘也看看!”

    人群顿时骚动了起来,但听:

    “盈师妹,你怎么来了!”

    “是盈师姐,大家快让开,快让开!”

    人群快速地让开了一条通道。

    那来抓逍遥生的熊手,突然停在了逍遥生的脑门上方,突然满脸堆笑,猛地转过身来殷勤倍佳,几近点头哈腰样地笑道:“啊,盈师妹,这是什么香风把你吹来了!今天竟有这般好心情出来赏玩,不用练功吗?”

    “我倒是谁,原来是明博雅师兄,有您在这里,断不会有什么好事喽?”盈师妹很是嘲讽地说道。

    “盈师妹这可就冤枉师兄了,师兄我向来关爱众师弟妹,敬爱众师兄姐,尊爱众前辈,一心想着光耀本门。今日功课罢了,忽见本门外坐一书生,想他必是来拜师学艺,但看他身体单薄,犹弱柳扶风,便想劝他知难而退,免得劳苦一生,不得灵妙!”明博雅侃侃而谈。

    “明博雅师兄说的好听,好似真的一般,师妹我差点就信了!”盈师妹说到这里,突然向前急进,道:“让师妹我也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书生能成长得弱柳扶风!”话罢,一步如箭,端的只是一步,却已到了逍遥生的面前!端的只是一目,双目盈盈光灿灿,竟不能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