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三章 藏经阁

    闻声间,便见得一名肥头圆脸的光头和尚自山门缓缓走出,身着泥黄衣,左掌胸前平。

    逍遥生一见,忙跪下拜道:“我乃本门俗家弟子逍遥生,今好友身中极剧尸毒,烦求疥癞大师慈悲救治。”

    疥癞和尚面上异样一闪而过道:“你先起来说话!”说话间已行至焦能、介阳,二人面前。

    二人转过身来,神色都有一点不易觉察的好奇,焦能意味深长地说道:“今日疥癞佛友竟有如此雅致走出山门,但恐这足下染了尘埃,再难清去。”

    “阿弥陀佛!佛便是人,人便是尘;己自尘中来,岂敢无尘埃?化了!”疥癞和尚一声诘语,右手一拂,竟如掐花摘叶一般将剑侠客抓了过来,负在了肩上。

    剑侠客好似突然脱了束缚,猛然醒悟过来,红目一睁,嗜****张,獠牙狂咬而下;疥癞和尚却不慌不忙,右手蓦地在剑侠客的嘴上一拍,话了一声:“孽畜!”一道金色玄光应掌而出,牢牢箍住了獠牙。

    剑侠客獠牙虽锐,但已无力逞能,每咬一次,便似被截了喙的鸟儿一般,只能觅现成之食,无法行杀生之力。

    “这……”焦能一时语塞。

    “佛友三思啊!”介阳亦觉不妥。

    疥癞和尚却没有搭理,只对逍遥生说道:“随我来!”

    逍遥生不敢懈怠,慌急走至疥癞和尚面前,一同向了山门而去。

    “真是个难搞的家伙!”介阳颇有一些无奈地说道。

    “端的是他资历深厚,与我等入门之时便已在寺中,实不知其修为几何;否则,我等态度也不须这般暧昧啊!”焦能颇有一些无奈地说道。

    “焦兄,算了吧!有这闲情雅兴猜想,不如多花些心想修炼吧,这三十年倘你我再无机缘精进,大道之路便是终点了!”介阳颇有一些沧桑地说道。

    “是了!是了!”焦能两声响应,与介阳身形渐化虚影,蓦然消失无踪了。

    “前辈!前辈!前辈……”风浩等人蓦然站起,惊慌大叫,却无人回应;半晌只得自艾自怨道:“我等错失了机缘,错失了机缘啊!”

    逍遥生随疥癞和尚进了山门,也不言语,径直向化生寺深处走去;寺中大小沙弥见者并无人行礼,那些俗家弟子遇着亦是如此,皆无人将疥癞和尚当成一个修为高深的大师看待,更不用说敬重之言。

    逍遥生虽是化生寺俗家弟子,然每每都是空度禅师密授其法,此次进入化生寺实乃首次,虽心中好奇颇深,然心事重重,并无心细赏,直盼着早一刻见着恩师,解了剑侠客之苦。无奈行了足有一顿饭的时间,遇了不知多少同门师兄弟,见着不知多少参天大树,巍峨古刹,雄壮佛像,却迟迟不见疥癞和尚有驻足之意,终于忍不住问道:“敢问疥癞大师还有多远?”

    疥癞和尚却道:“远及是近,近及是远;心在他乡便是他乡,心在归处便是归处;心之死者无可救,心之生者有轮回。”

    逍遥生听罢沉默半晌,突然一声阿弥陀佛道:“多谢疥癞大师点化,明我浊心。”说罢急躁之心已经锐减,又见疥癞和尚从始至终都这般气定神闲,急躁之心再减,一时间已去了十之**。

    两人就这样徐步而行,又过近半时辰终于来至藏经阁,门口侍了两名长相颇近的青壮和尚,右边的道:“施主何处来?”左边的问道:“欲往何处去?”

    疥癞和尚回答道:“我乃尘中来,欲往埃中去。”

    吱的一声,门开了。

    “请!”两名侍僧行了一礼,退至两侧。

    疥癞和尚负了剑侠客慨然而入,逍遥生紧随而行。

    藏经阁很大,犹如一座迷宫,逍遥生跟在疥癞和尚身后,行了有将近一盏茶的功夫,方在一经柜前驻步。随即口诵经文,一串金色梵字从口中飞旋而出,没入眼前一本经书之中。过了有三字左右的功夫,经柜突然沉闷地响动了起来,向左右开分,一道耀眼的白色光华应时射出。

    逍遥生未及提防,顿时陷肓,只得闭目静待。

    不久摩擦声止,疥癞和尚道:“随我来!”

    逍遥生睁开双眼,但见疥癞和尚正向一发着白色光亮的三尺方正的地洞走去,待其身影完全没入其中,便缓缓跟了下去;当他整个身体也完全进入地下楼梯之后,头顶再次响了起沉闷的吱吱,地室的暗门合拢了。

    地下通道乃有五尺宽,九尺高,两壁皆有万年不灭的油灯照明。初时乃为坡梯,下行约有三丈深度,通道蓦然变得一路平坦。又行了三十余丈,拐了几回,疥癞和尚又停在一面石壁之前诵起经文。

    经文化金字没入石壁,未过多久,面前石壁突然在沉重的摩擦声中打开了,一间藏经阁赫然出现眼前,逍遥生不禁一惊。疥癞和尚却已负着剑侠客向内走去了,逍遥生也赶忙跟了进去。

    这一间却并不算大,只不过左右两架经柜,中间六排双架经柜;内中另有将近两丈空间,有一个身穿袈裟的老和尚与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婆隔丈许闭目打坐。

    “禅师!”疥癞和尚毕恭毕敬地行了一礼。

    “有劳师弟门外守候!”禅师一脸慈祥,缓缓睁开了双眼。

    “是!”疥癞和尚应了一声,放下剑侠客,乃在其身一抚,一道金色梵文如一条锁链缠绕在了身上;顿时,剑侠客如被实裹,完全动弹不得;之后,疥癞和尚方倒退而出。

    藏经阁之门,应时嗡声而合。

    “拜见师父!求恩师救助好友剑侠客!”逍遥生突然咚的一声跪倒在地,一连磕了三个响头。

    “不急!先来拜见女儿村的创派老祖孙婆婆。”空度禅师示道。

    逍遥生赶紧对着孙婆婆重重拜道:“化生寺弟子逍遥生,拜见孙婆婆老祖.”

    孙婆婆睁开双眼,微微点了点头道:“果是千年难遇的奇才!”

    空度禅师微微一笑,猛然一挥掌,剑侠客竟如履在冰,嗖的一下吸了过来;然只一目,便突然大惊失色道:“劫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