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二章 进山门

    “何方狂徒,竟敢擅闯我化生圣地?”

    “我乃本门俗家弟子逍遥生,请放行!”

    “你背上何人,诺非也是我化生子弟?”

    “乃本人好友剑侠客,身中剧毒,急需本门前辈解救,请师兄放行!”

    “且等我内中禀告!”

    “师兄等不及了,这一来一去少说一柱香的时间,断要了他之生机啊!”逍遥生急切难耐,言罢强行而入。

    那不知藏于何处的守门弟子,当即大怒,乃道:“无礼之徒,给我拿下!”话落,但听哗哗声响,山门两边树上登时跃下五名带发修行的俗家修士,各个手持游龙剑,牢牢挡住了逍遥生的去路;这五名修士皆是二三十岁的年龄,前面一个一袭黑衣,后面四个皆都一身白衣。

    “师兄啊,救人要紧,请放行!”逍遥生一脸焦躁,昼夜追命,给他的精神带来了极大的负担。

    “既非我化生弟子岂能擅自放入,给我拿下!”黑衣修士命令道。

    “风浩兄,我看他背上少年伤得不清,不如先放他们进去再行禀告?”右边一名脸色较黑的修士试探性地说道。

    “你懂什么,他们八成是其他门派的奸细,故意装成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借由治病,盗我化生寺的秘密!”风浩瞪着黑脸修士一脸严厉地斥责道,话罢缓缓转过头,瞪着逍遥生,毫无怜悯地说道:“今天我们值班,说什么也不能出事!给我上!”

    几乎是零衔接的功夫,逍遥生突然惊道:“糟糕!”

    话罢,背上的剑侠客突然一声低吼,瞳芒红光暴现,獠牙肃然而出,一张口,便咬向了逍遥生的脖颈。

    一路奔来,剑侠客早已发作多次;逍遥生早已累了不少经验,当下不敢懈怠,将百折扇猛地插向颈侧去,正好被剑侠客咬住。

    风浩等人顿时吃了一惊,皆脱口讶道:“僵尸!”

    “怎么会有僵尸?”风浩瞪视着逍遥生,未等逍遥生作答,已先入为主断然说道:“哦,我明白了,你小子一定是想让这只僵尸在我化生寺捣乱。好恶劣的心肠,今天定要将你拿下,好好审问一番!给我上!”话罢,率先冲向了逍遥生。

    逍遥生见事不可避,当即心一横,道了一声:“无奈啊!”猛然抽出剑侠客口中的百折扇,蓦地一挥,一阵劲风横扫而出,五名师兄竟被刮得扬手倒退,险些摔倒在地;只觉身体摇摆之时,有一道虚影于眼前一晃而过,站直身时,逍遥生早已不见身影。

    “啊,人呢!”风浩惊慌四望。

    “冲……冲过去了!”队友一声惊讶。

    五人赶紧回头观看,果见逍遥生正负着剑侠客拾级而上,冲向山门;同时不断舞动百折扇格击着剑侠客暴咬而来的獠牙。

    风浩愣了片刻,突然气急败坏地大骂道:“看什么看,还不快追!”

    五人不敢再多想,登即向上追去;边追边大声高喊道:“不要跑!小子你不要跑!”

    逍遥生跑得更快,只苦了五位师兄,怎么追也追不上,除了叫喝什么也做不了。

    很快,人已至山门近前,却在这时一股莫名的沉重压力,突然压在了逍遥生的身上。逍遥生顿时举步维艰,背上的剑侠客已抬不起脑袋,整个人沉甸甸地附在了他的身上;身后的五位师兄突然咚的一声,跪在了地上,一步也行不得了。

    逍遥生一步沉似一步,缓缓移向山门。

    一阵风,带着几许沧桑的气息,肃肃地吹了下来,两名修士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山门之上,缓缓地威然而降。

    逍遥生艰辛抬头,但见眼前两名修士其发犹如白雪,其面犹如树皮,心神一凛,不禁跌倒在地,几欲悲泣一般地喜道:“前辈救命!”

    二人并未急着回应,审看半晌,右侧修士方不紧不慢,充满沧桑声音质问道:“小子了得,竟受得住我二人威压!你来自何门,来我化生寺何干?”

    “在下逍遥生,乃本门俗家弟子,今因好友中了尸毒,情形严重,急需治疗,故而未及礼数。还请前辈饶恕,救我好友!”逍遥生说罢,跪于地上,深深拜下;顿觉全身一轻,剑侠客已脱了肩背。

    “好强的尸毒,介阳兄,你看如何?”

    介阳看了半天,无奈地摇了摇头道:“我力不及,此毒之剧,平生首见!”

    逍遥生一听,顿时慌了,连连叩头求道:“请前辈救我好友性命!”

    “小子,我看你还是死心吧!这小子中毒已深,獠牙质化,血液已变十之**,实乃回天乏术。不如趁现在还能唤起一点理智,问问他有什么遗言,好给他一个痛快,免受这丧性夺智之痛。”右边的修士入情入理地说道。

    “不可!不可!”逍遥生条件反射一般地站了起来,惶恐不安地说道:“剑侠客绝不能死,请前辈放行,恩师定有法可救!”说着,便去夺剑侠客。

    却被右边修士一指定住,毫无商量地说道:“小子,我看你还是断了这个妄念,给你好友一个痛快为妙!我二人于本门数百年,穷级医理之道,却未曾遇及如此凶恶之毒,我等即说无法可解,便是无法可解!如需听他遗言,我等便给他一些理智,如执迷不悟,当即斩杀,以免污了本门圣地!”说罢,右手已紧扣于剑侠客脑门之上,随时准备一击罢事。

    “啊!”逍遥生大吃一惊。

    “焦能兄莫急,”介阳不紧不慢地笑道:“且问问他是何人弟子再做打算,以免伤了同门和气。”

    焦能又审视了逍遥生片刻,方问道:“逍遥生,我且问你,你师出何人?倘他之为确在我二人之上,我二人便亲自送你进入。倘不及我二人,即使放你进去,恐你寻不得师,他已神仙无救了!”

    “确实如此啊!”介阳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

    逍遥生一脸犹豫地看着两位前辈,想着他们所说之话,确实那般,心神不禁动荡不安,但还是拒绝道:“恩师已归隐本门多年,实不敢暴露恩师名号!还请两位前辈放行,晚辈只要寻得疥癞和尚即可!”

    “疥癞和尚!”焦能、介阳一声讶异,面面相觑。

    忽听得山门之中,一人拉长了声调叫道:“谁找我疥癞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