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一章 玉石俱焚

    “我要杀了你!”骨精灵一脸愤恨,当即勾魂抓一亮,纵身而出。

    “骨精灵!”逍遥生急道。

    “看好剑侠客!”骨精灵语气决然。

    “小心!”逍遥生一脸惊疑,但见三位师兄将妖风围在垓心,左右突破不得;心中想道:“明明受了重创,为何还要回来?难道就为了对付剑侠客,泄那一时之恨?”逍遥生百思不解地看着剑侠客,怎么也不能相信妖风会做出这种冲动之举。

    “那么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呢?”逍遥生一脸严峻地看向了妖风。

    “臭丫头,你可真是穷追不舍!”妖风满是怨怼地骂道,躲闪不及被骨精灵一击刺中右臂,黑色的血液立时汩汩流窜而出。

    “交出解药,今天饶你一死!”骨精灵一脸焦躁。

    “解药?”妖风一声冷笑,恶狠狠地说道:“即中了我之尸毒,便该乖乖等着尸变,做我奴仆,哪有解药可言!”

    “阿弥陀佛!如此恶劣之徒该于我化生寺中面壁百年,消尽戾气才是!”广之言罢,立与肖慧、博知长剑一挥,齐施一道:“金刚护法!”

    但见三道金色剑气齐射而出,汇聚一体,瞬变一尊近丈高大的金身罗汉法象,朝妖风轰然而去。

    “啊!”妖风一声惊愕,起掌凝盾来护;盾出法至,轰然一声巨响,妖风一声惨呃,口喷黑血,竟被震出三四丈远。

    “不对,他不是妖风!”逍遥生突然一声大叫。

    众人顿时吃了一惊。

    骨精灵很快就反映了过来,气怒难填地质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咬伤剑侠客?”

    妖风打扮的妖怪,吐了几口黑血,倒退着住了脚步颇有一些自嘲地苦笑道:“我不是妖风……咳……咳……却又是谁?”

    “你究竟是谁?”骨精灵怒然一声,勾利爪猛然一挥,肃杀的爪芒兀然一纵而逝;一股凛冽之气竟刮起了蒙面客的帽帷,哗哗声中,众人的注意力不由自主地集中了起来,然而出现在面前的竟是一张被黑布实裹的脸,唯有两红色的眼珠子,话满了讥嘲的味道。

    “哼哼。哼哼.”蒙面客两声阴沉冷笑反问道:“我若不是妖风,那小子所中尸毒却又是何人之毒?”

    “确是妖风尸毒的特征,”逍遥生脸色严峻,充满审视的眼神看着蒙面客说道:“但比先前更加强烈!”

    “哼!”蒙面客一声得意的阴沉冷笑道:“这便是和本道爷做对的下场!”

    “去死!”骨精灵一声暴怒,强攻而来。

    逍遥生赶紧提醒道:“莫伤了他之性命,需问出尸毒解方!”

    骨精灵心中了然,并未回话;广之三人亦联手攻来,擒拿蒙面客。

    蒙面客立时连连败退,难以招架,突然一声大喝,悲叹道:“想不到我妖风今日竟要亡于这些无名小辈之手!”话罢内元饱提,煞气升腾,黑色气旋随掌化出,无畏之势赫然敌前。

    逍遥生应时一凛,惊叫道:“小心,他玉石俱焚!”

    与此同时,骨精灵四人亦是吃了一惊,不敢多想,赶紧应变。

    “骨师妹速避于我三人身后!”广之说罢,不再多言,即与肖慧、博知使用金刚护体祭出三尊金身罗汉法象护于身前。

    骨精灵犹豫片刻,悠然一纵,藏身于三人身后,伺机而动。

    下一刻,蒙面客蓦然一声沉喝,道:“兴风作浪!”但见黑色气旋,立成风刃,以霹雳之势削击而出。

    顿时轰轰声起,三尊法象之上应如暴雨倾袭,波动连连,广之三人赶紧提法催魔,力御其锋。

    顷刻,近千击风刃霸过,广之三人御气缓神;骨精灵当即激纵而出,勾魂爪直取妖风右臂。

    逍遥生一惊,扬手大叫:“不可!”

    然为时已晚,突听砰的一声巨响,蒙面客竟以自身血肉为媒,自爆其体,化为黑色血雨,攻击敌人。

    数丈黑色血雨倾射而下。

    骨精灵首当其冲,好在及时扬起右臂护住面门,尸毒只腐伤了手臂;而身后广之、肖慧、博知三人却未及时做出反应,尸毒应时腐了近半身体,一声惨叫,血肉躁动,忙提法催魔,以去其毒!

    “骨精灵!”

    “师兄!师兄……”化生寺的修士顿时就要冲上前去。

    逍遥生赶紧喝止道:“慢!且等血雨过后!”

    众化生寺子弟只好焦守以待,不久血雨落尽,方与大唐官府的修士一同冲了过去。

    此时骨精灵已坐于地上自行提法催魔排除尸毒;广之、肖慧、博知亦是如此。

    “骨精灵?”逍遥生一脸关心。

    其余修士则尽去关心广之三人了:“三位师兄,你们可好?”

    “我没事,剑侠客怎么样了?”骨精灵显得有点虚弱,转过身,望向了孤独一人躺在地上的剑侠客。

    “没有办法。”逍遥生的语气有些黯然,说罢蓦地转向了广之三人,乃道:“不知三位师兄是否有法可解?”

    广之三人已回过众人关心,排除尸毒,正一边打坐休养,一边感叹蒙面客的丧心病狂,忽听逍遥生寻问,广之乃道:“此妖道所施之毒甚毒,倘我等所带之方无解,便需借助本门前辈之力了!”

    逍遥生无奈地摇了摇头,转向骨精灵,语气颇有一些沉重地说道:“我现在必须全力将剑侠客带回本门,方有机会争取一线生机。野鬼商人一事……”

    “你只管带剑侠客回化生寺治疗,”骨精灵突然打断了逍遥生的话,激动不安地说道:“野鬼商人之事我不会做任何追究!”

    逍遥生有点复杂地看了看骨精灵说道:“我这就去了!”话罢,起身便走。

    骨精灵突然叫道:“逍遥生!”

    逍遥生转过身一动不动地看着骨精灵。

    骨精灵强压着内心的悲伤,几乎一字一顿地请求道:“请你一定要治好剑侠客!”

    逍遥生点了点头转过身,语气深沉地说道:“广之师兄、肖慧师兄、博知师兄、杜伟师兄、孙浩师兄,以及大唐官府的刘俊豪师兄,请恕师弟不敬,先行一步!”说罢,行了一礼,毅然决然地向了剑侠客。

    众人心中了然不便多话,也只能简单安慰几句。

    却见逍遥生将剑侠客肩负在身,话了声“一苇渡江”,话落俊口一吐,一口似云非云的白色气体落于面前,双足一踏,纵身而出,眨眼功夫,便以不见人影;只见得风波处,百姓头上方巾离头而飞。

    广之、肖慧、博知不禁肃然起身,异口同声地惊然一语:“我不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