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九章 真相大白

    翌日,晴空万里,几朵白云悠悠飘荡,好似在恬然午睡;阵阵海风清爽吹来,不知不觉吹去了建邺百姓的许多哀伤。

    超度的法场就设立在东海湾的海边,李善人家商船的附近,人山人海,泣声嘤嘤,直至酉时方止。

    事毕,众百姓缓缓散去,骨精灵终于按捺不住,一脸决绝地走向了李善人。

    剑侠客顿时慌了,赶紧追上说道:“骨精灵,骨精灵,不是说好了让李善人修养几日再说吗?”

    “哪有这许多时间耗用下去!让开!”骨精灵蓦然一声大喝,附近空间一阵波动。

    剑侠客顿时站立不稳,踉踉跄跄,倒退了七八步,咚的一声坐在了地上。

    “骨师妹这是何意?”广之、肖慧、博知,立即如一堵巨壁挡在了骨精灵面前。

    刘俊豪、杜伟、孙浩,则与两门师弟退后几步,处在了外围。

    符全赶紧护在了李善人身前。

    走了些许路程的百姓忽觉情况不对,纷纷转身,驻步观望。

    “让开,我有事要问李善人!”骨精灵一如既往地野蛮道。

    “问我?”李善人吃了一惊,让符全走到了一边。

    “骨师妹有话好说,何必这般怒气冲冲!”广之语气严肃,充满警告,和肖慧、博知挡立在前,随着骨精灵的移动而移动,势不让骨精灵接近李善人半步。

    “此事与你们无关,只管让开便是!”骨精灵毫无商量的意思。

    “阿弥陀佛!骨师妹戾气太重,实不敢让!还请骨师妹自行退下,有任何事情好好商量!”广之说着,已与肖慧、博知动用了法力想将骨精灵弹开;然,不仅没有弹开,只片刻功夫,三人脸上竟蓦然出现了细密的汗珠,心中竟不免一凛,异曲同工地想道:“这丫头好生了得,修为虽未进精锐60级,但竟有与我三人联手抗衡的实力!”

    就在这时,逍遥生突然一声感叹说道:“确是该解决一下了!三位师兄,请暂息法力,让骨师妹通过,我们确有一件要事,此刻需李善人略做一些解释。”

    “哦,但不知是何要事,还请逍遥少侠指教?”李善人说着,推开了挡在身前的符全,走向了逍遥生。

    这时骨精灵也走了过来。

    剑侠客赶紧连滚带爬地冲了过来,边跑边叫:“骨精灵!骨精灵!不许你伤害李善人!”

    骨精灵没有理睬剑侠客的话。

    李善人满脸狐疑,问道:“伤害我?为什么要伤害我?”

    却听逍遥生蓦然问道:“敢问善人,今日为何要选此地超度亡魂?”

    李善人的脸色突然变得有点难看了,看了看天空,看了看一望无际的大海,沉默片刻,一脸感伤地说道:“其实建邺城的这次灾厄多少和我有些关系。”

    “什么?”众人面面相觑,一脸茫然。

    李善人继续说道:“几天前在商船上将我咬伤的野鬼,与我本是旧识,很好的生意伙伴。三十多年前,我与他最后一次出海行商,也就是发生海难,全员殒命的那次。归来途中,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乌云蔽月,伸手不见五指的晚上。我闲来无事,走出船舱透气,忽见一处有亮光闪烁,一时好奇,近前探查,却是好友在把玩一颗夜明珠。经询问方知乃是这次在一商人手中高价购得,便借来观赏一回。不想还于他时,船身突然一晃,竟不小心将好友推入海中。我赶紧叫人帮忙,又恐好友支撑不住,恰好看到一块木板,赶紧抱了,准备丢下海中救他。但是,我刚跑到好友掉落下去的地方,一个烈浪拍击而来,船身猛然一晃,我一个踉跄,也掉了下去!一连吞了几口海水,才呛出水面。正想呼救,一个接着一个的大浪又砸了过来。不久之后,我就失去了知觉。待被人救醒过来,人已在了东海湾的海滩之上了。”

    “这一点,我们可以作证!”三名四十岁左右的船工走了过来,其中一个满脸落山胡子的汉子说道:“那一天我记得分外清楚,我们正在海滩上打怪修行,突然看到一个人远远地飘了过来。赶紧下海把他救了上来,却不想竟救上来这样一个大善人!”

    “没错!”一个圆脸汉子说道:“我记得当时将善人救上岸时,善人就怀抱着一块大木板,我们费了好大的劲才将他的双臂掰开取出。”

    “多谢几位救命之恩,李某今生感激不尽啊!”李善人一脸感激,说着深深地行了一礼。

    “不敢!不敢!这些年来,我们已经受到善人太多照顾了!”落山胡子的汉子不好意思地说着,三人竟不免都有些羞惭了。

    “骨精灵,你觉得怎样?”逍遥生突然问道。

    骨精灵一脸思虑,一连审视了李善人多次方道:“和野鬼商人所说几乎没有什么出入,看来事情确是一场误会。”

    “我就说李善人是个好人,你们偏要怀疑,这下没话可说了吧?”剑侠客突然一脸激动地叫嚷道。

    “这不怪逍遥少侠和骨精灵女侠,事有果,便有因,凡事总该调查清楚,还个公道人心,方不愧于天地。”李善人一脸悲凉,说罢又道:“多谢剑侠客少侠信任!”

    “不谢!不谢!”剑侠客不好意思地骚起了脑袋。

    “逍遥生,”骨精灵说道;众人突然安静了下来,犹如等待宣判一般一脸紧张地看了过来;骨精灵却似并未看到,没有停顿,继续说道:“我看就劳你下海一趟,将结果告之野鬼商人。倘他不服时便将他带上岸来,与李善人对质一番。”

    逍遥生想了想回道:“也好!总得让他放下怨念,投胎转世方是正道!”说转,就要转身入海而去。

    却在这时,李善人突然高声叫道:“且慢!”

    逍遥生一脸复杂地看向李善人问道:“善人何事?”

    李善人定定地看着逍遥生,神情激动,半晌方感怀落泪样地说道:“还请逍遥少侠一定要将老友请上岸来,那次海难虽是一场意外,但这许多年来我独自一人苟活,每每想起那一夜,心便如刀割一般疼痛终日啊!今日即使舍了我这条老命,也要让老友放下怨念,转世投胎而去啊!”

    “善人!”逍遥生不禁感然,众人亦是泪眼潸迷,就连骨精灵竟也险些掉下泪来。

    “有劳逍遥少侠!”李善人伤感决绝,一推手,送逍遥生入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