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八章 惊世骇俗

    “啊!”众修士蓦地一脸哗然。

    逍遥生和骨精灵的脸色应时变得分外难看;剑侠客则是一脸惊骇,明显毫不知情的样子。

    气氛显得异常凝重,虽仍在巡礼,虽周围喧哗震天,但这些声音却好似来自另外一个世界,根本进不得一行人的耳中。

    “还望逍遥少侠如实相告!”李善人请求道,语气深沉,显然已做好了必要的心理准备。

    “逍遥师弟,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失踪?”杜伟一脸焦着地问道。

    “少侠请喝酒!请喝酒!”周围居民盛情相敬。

    大唐官府的四名低级修士早已微醉,身体五感正被酒精浸到好处,因此前方发生之事竟无人关心,无人听进只言片语。倒是刘俊豪听到李善人所说之事,蓦地出了一身冷汗,全部精神亦如被一柄利刃抵在颈处一般高度集中。

    逍遥生还在考虑;骨精灵已有些耐不住性子,时刻都准备着野蛮应对;剑侠客却已经暴发了:“逍遥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快说啊!”

    “怎么回事?”骨精灵蓦地失了耐性,满是质疑的语气,近乎嘲讽一般,气急败坏地反问道。

    却在这时逍遥生打断了骨精灵的话,不紧不慢地说道:“事情是这样的,那些失踪的百姓在妖风的操控下不幸发狂,为了阻止事态进一步恶化,我们不得已,不得已……”逍遥生几欲泪下,说到这里终于再也说不下去了。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众化生寺修士不禁一脸哀痛。

    “万余百姓?”刘俊豪震惊着,情不自禁地咽了一口唾沫。

    逍遥生无言以对;骨精灵双眼微眯,严峻以待;剑侠客双腿发软,走起路来都有些站立不稳了。

    李善人沉默地走着,悲伤着,闭了会眼,终于点了点头开口说道:“为难几位少侠了。敢问他们的尸体现在何处?”

    “惟恐瘟疫发生,已尽数火化。”骨精灵突然一脸冷酷地说道。

    李善人不禁潸然泪下,道:“明白!明白!多谢几少侠帮我等做了这伤痛难断之事。我想他们在天有灵,也一定会明白你们的苦心,都是为了他们的亲朋好友着想啊!”言罢泪如泉涌。

    “善人!善人!这本是无奈之事,您大病初愈,切莫太过伤心,伤了身体!”符全惶恐不安地劝道。

    “还请化生寺的诸位大师明日午时,帮这些无辜百姓做场法事,度脱他们的亡魂。”李善人满是哀伤地求道。

    “该然!该然!我等今晚便做准备!也请善人备些祭祀之物。”化生寺三名精锐境顶级修士中的一位应道。

    “有劳诸位大师了!”李善人深深地拜了一礼,收敛心神,继续巡礼,但已只字不提超度之事。

    庆贺直至丑时方了。

    逍遥生及一干修士被安置在一家豪华的四合院休息。

    不久李善人又差人送来十万两银子,按不同数量分送于各个修士。剑侠客亦得了两万银子,只因不能像其他修士那样一招手便尽数收了,便由逍遥生暂帮照管。

    随后杜伟来找逍遥生,于三位师兄房中商议明日做法超度一事,骨精灵和剑侠客便先行休息去了。

    两人入室,三位师兄正一脸严肃端坐于桦木靠背椅上。右侧那位,向杜伟和站立在旁的孙浩点了点头,两人立即走了出去,闭上房门,守于两侧。

    逍遥生心中顿时明白了十之**,但并不多话,只道:“不知三位师兄对明日法事有何吩咐?”

    三人都已六七十岁,新晋精锐69级不久,虽无心突破勇武境,但对突破精锐境自觉把握不小,便接了这趟差事,混点好处。却不想竟发生这样一件惊世骇俗之事,心中一阵咯噔,只想着该如何向本门前辈交待,便决定先将逍遥生叫来问个明了。三个互看一眼,头儿共点,右边的师兄便道:“逍遥师弟,我三人叫你前来并不问他事,只想你老实交待那万余百姓被杀一事。我想你应该清楚,仅凭几个精锐境的修士,想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不留痕迹地杀死这么多百姓,即使这些百姓都手无缚鸡之力,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何况他们还都是发了狂的僵尸!”

    逍遥生一脸严峻地看着三位满脸质疑的师兄,半晌忽然转身在门口以法力探视一回,方转身走回来答道:“师兄说的极是。这种事情别说是几个精锐境的修士做不到,我想即便是勇者境的前辈也未必能有几个做到!”逍遥生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蓦地加重了语气。

    三位师兄顿时一凛,一脸骇意地互看了一眼,依旧右边那位师兄说道:“照你的意思是说?”

    “我想我们是遇到了一个真正的存在!”逍遥生的语气异常严峻。

    三位师兄的神情顿时变得忐忑不安了起来,一时之间竟有些后悔问及此事了。

    “然而他是敌是友,是正是邪,我们尚无法判定。”逍遥生继续说道:“所以请恕师弟无礼,不敢将其信息多做透露,以免惹其不快,做出什么疯狂之事。”

    “无妨!无妨!即是前辈之事,我等自不会过问。”右边的师兄赶紧说道,左边两位师兄亦点头称是。

    “只是逍遥师弟你切要慎重行事,莫要为我化生寺引来风波。”右边的师兄叮嘱道。

    “多谢师兄提醒,师弟自会一切皆以我化生寺利益为重。”逍遥生回道。

    “这便好,你去吧,早点休息,明日法事一过,我等便一同回转长安。”右边的师兄说道。

    “谨遵师兄法旨!”逍遥生说罢,行了一礼,倒退而出。

    待逍遥生离屋片刻,右边的修士从内往外先后看向左边的两位修士问道:“肖慧兄、博知兄,你们怎么看?”

    “不像是在说谎,正如他说勇武境的前辈也未有几个能有这般手段啊!”肖慧一脸沉思。

    博知点了点头道:“确是如此,一名修士能施展如此手段,前所未闻,着实让人心慌啊!”

    “嘘——”右边的同修赶紧警示了一声。

    博知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压低声音说道:“广之兄,此事已超出我等能力范围,回去之后该如何交待?”

    广之思虑半晌,压低声音,意味深长地说道:“也只有交给逍遥师弟处理了。”

    “嗯——”肖慧和博知互看一眼,别无他法,只好点头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