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七章 云散天晴,举城欢庆

    在一边彷徨的两位老者见诸事已定,自己在不在场本就无伤大雅,商议片刻,圆明脸的老者忐忑不安地走向了骨精灵,请示一般的卑微语气说道:“女侠,我二人恐家人担心,如无他事,可否先行回家?”

    “大爷请便,这里交由我等处理即可。只是回至家中,请告诉众人,如遇漏网僵尸不可伤及性命,缚至此处,我们自会想法救治。”骨精灵通情达理地说道。

    剑侠客愣愣地吃了一惊。

    “多谢女侠,定如实相告众人。我二人这便去了!”圆明脸的老者说罢,施了一礼,转身而去。

    云散了,天晴了,夕阳的余晖如一条长河自长安城的方向铺射而来。剑侠客一脸沉思地看着两们老者拉长的身影,突然问道:“骨精灵,门派法术的修为高了很厉害吗?”

    骨精灵意味深长地看着剑侠客,半晌,嫣然一笑回答道:“原因很简单,等级修为提升最大的是你的身体机能:肌甲的韧度、行动的敏捷、力量的强大、法力的灵性,但是对你法术施展的影响却不会太大。影响到法术效果的最大关键,抛开外在条件不讲,便是法术修为的高低。而法术修为的提升所影响的并不仅仅只是施法效果,同样也会对身体的某项机能有所提升。”说到这里,骨精灵顿了片刻,颇有一些严肃地说道:“一个修士想要提升等级修为很简单,只要不停地降妖,做任务,获得经常即可;但若要提升法术修为的等级,却并不简单——不仅需要大量的经验,还需要大量的门派资源。所以,很多修士往往等级修为很高,法术修为的等级却很低。而当等级修为达到一定程度,法术修为的等级过低之时,这名修士的修为等级便无法再进行提升了。”

    “所以法术修为的等级决定了等级修为的极限,所以他们才对逍遥生的态度突然大变吗?”剑侠客颇有一点恍然大悟似地问道。

    “这是其一,”骨精灵压低声音,瞥着正在和逍遥生施展秘术的杜伟、孙浩说道:“更重要的是他们虽然等级修为高,但法术修为太低,根本不是逍遥生的对手。逍遥生后劲十足,用不了多久自会成为他们的师兄。”

    “哦!”剑侠客很是佩服地看了看逍遥生说道:“逍遥生真是厉害,我也要学他一样,一步一个脚印。”

    “是的。”骨精灵一脸复杂地看着剑侠客,好似要说些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口。

    又过良久,金乌已坠,明月早已高悬夜空,逍遥生三人终于通讯结束,一脸疲惫,缓然起身。

    “怎么样?”骨精灵赶紧问道,和剑侠客一脸激动地走了过去。

    “没有问题,本门前辈已经确定好解药配方,今晚就会差三位师兄连夜送来,最迟明晚就可以救人。”逍遥生回答道。

    “不错!”杜伟说道:“现在我们要做的只要守好这道禁制便可。”

    逍遥生点了点头说道:“杜师兄,我们这便与刘师兄商议商议,今晚轮流看守如何?”

    “你全权决定就好!”杜伟由衷信服,使用秘术联络本门之时,他明显感觉到逍遥生的法力远超自己;这一点,孙浩也感觉到了。

    “谨遵师兄法旨!”逍遥生说罢,与四人走向禁制,告知刘俊豪事情的进展,并商定今晚稳固禁制一事。乃先由刘俊豪、杜伟,同两名大唐官府师弟,两名化生寺师弟守过子时;再由孙浩、逍遥生、骨精灵、剑侠客,及其余两门师弟守至天明。

    事情议定,各行其事,一夜平安无事。第二日亦无风波,倒是城中百姓送来饭菜,并数次押来漏网僵尸,被另行禁制。

    守至当日人定时分,三名化生寺精锐顶级修士,终于姗姗而来,于丈许高空悠然而至。

    逍遥生赶紧上前把当下情况交待了一遍,三名师兄听罢,不敢耽搁,赶紧拿出药来架锅熬药。药煎好又于水中略凉,立于众患服用。患者服用,效果立见,不仅目光回神,獠牙退去,肌里也开始恢复为正常人的形态。只是这些患者因在不自知的情况下过度消耗体力,刚刚恢复意识便昏睡了过去。众人便找来居民前来帮忙,就大街之上铺起满街凉席安置患者。

    由于病患过多,直忙至次日午时方得以全部服药治疗。

    此时已有身体健壮的患者徐徐醒来,众妇人赶紧开灶熬粥,帮其调理。

    众修士方得以松懈下来,就大街之上休养心神。修为高的打坐借机休养,修为低的早已挺持不住,爬在地上呼呼大睡了——剑侠客亦是如此。

    一觉醒来之时已是当日黄昏,多数患者也已醒来回了家中一趟,只有少数体弱患者仍在沉睡。

    现在众人都在忙碌,要做出十余万人的美食,今晚就大街之上满城庆贺这一盛大欢喜的日子。尽管那些修为高强的修士早已醒来,言说不必麻烦,但是居民盛情难却,又因本门师弟迟迟不能醒来,只得答应下来。

    是夜十分,建邺城万家灯火皆明,大街小巷处处摆满桌椅食物,淑女赞歌,众男伴乐,一场盛大的欢庆已经开始。

    众修士在城中声望最高的几名人士的陪同下满城巡庆,其中最为重要的陪同者乃是中午便苏醒过来的富商李善人。

    “多谢诸位侠士救命之恩,若没有你们这座城池现在恐已是一座鬼城了!你们是我们全城人的救命恩人啊!一定要多留几日,让我们好好报答报答!”李善人边走边说,符全便在一边照顾。

    “多谢善人盛情。但师门还有任务,不敢久留。”逍遥生婉拒,他被众人推举在前,即使修为高了他十多级的师兄也不得不跟在身后做伴。

    “既是如此,也不敢执意挽留,以免误了诸位侠士要事。但有薄礼,稍后送于诸位侠士休息之处,请勿必笑纳。”李善人十分坚决地说道。

    逍遥生也不拒绝,堪然说道:“多谢善人美意!”

    “该然。不过另有一事,还请逍遥少侠勿要隐瞒才是!”李善人的脸色突然变得格外严肃了起来。

    逍遥生的心神不禁一阵波动,但还是说道:“善人请讲,若知必言!”

    李善人捋了捋心绪,终于开口问道:“是这样的,此次灾厄过后,城中乃有万余人口失踪,其亲人殷勤相盼,不知逍遥少侠可有眉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