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五章 分寸与尊敬

    四个人脸上的欢喜顿时褪色不少,不约而同地转身后望,十名修士正在两名城中居民的引领下威风而至。

    两名居民都是五十来岁的老农,一袭布衣,一顶方巾,虽都有一些驼背,但走起路来相当矫健,毫不逊色于年轻人。

    两名老农一左一右,一名脸型方正,一名脸型圆明,皆在前方带走脸型圆明的老农一边引领一边满怀感激地激动地指着前方说道:“在那里!他们在那里!就是这几位侠士帮我们赶走了妖怪!”

    “来得可真是时候!”骨精灵颇有一些嘲讽地说道。

    “事情”逍遥生正欲说两句话宽慰骨精灵,龙太子却突然打断了他的话。

    “骨精灵、逍遥生、剑侠客,此间之事即已告一段落,我便先行一步!朗朗明日,他日有缘再见!”龙太子语气坚定,明显去意已坚。

    三人也不挽留。

    逍遥生道:“多谢龙师兄相助,此次若无龙师兄,我等已丧命于东海湾了!”

    龙太子一脸沉静地点了点头。

    剑侠客道:“多谢龙师兄救命之恩,他日有如需要,必舍命相报!”

    龙太子没有立即回应,而是一脸严肃地审视起了剑侠客。

    骨精灵立时紧张了起,双眼风雷一般锁定了龙太子。

    逍遥生顿时也紧张了起来,视线在三个人脸上迅速而不安地游走着。

    剑侠客不禁有些疑惑了,问道:“龙师兄?”

    龙太子点了点头,依然一脸严肃,但开口说道:“一切小心!”

    “哦!”剑侠客不明所以地响应了一声。

    骨精灵突然扯高嗓门说道:“龙师兄,后会有期!”

    龙太子看了看骨精灵回道:“后会有期!”话罢,化一尾金龙,一声长啸,跃空而去。

    “龙龙”两名老农一如剑侠客之前那般惊讶万状,遥指长空。

    “竟然是仙族!”亦有几名威风而来的修士不禁讶然出声。

    “在下化生寺逍遥生,58级,这位是阴曹地府骨精灵,这位是剑侠客,有劳诸位道友。”逍遥生迎上前去彬彬有礼地说道。

    “原来是逍遥生师弟!”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说道:“我是你同门师兄杜伟60级,这位也是你同门师兄孙浩59级,这位是大唐官府的师兄刘俊豪62级,其余皆为两门师弟,修为均在35级上下。”

    “刘师兄好!杜师兄好!孙师兄好!诸位师弟好!”逍遥生问候了一遍。

    “逍遥师弟好!”杜伟和孙浩还了一礼。

    刘俊豪一脸傲慢,只是似低非低地点了点头。

    随后,七名低级修士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喊了一声:“逍遥师兄好!”

    逍遥生点了点头。

    客套过后,杜伟蓦然一脸惊喜地指着码头问道:“这些都是逍遥师弟所为?”

    “还有骨精灵、剑侠客,以及龙宫的龙太子师兄!”逍遥生让出两步,很是优雅地解释道。

    “干得好!”杜伟一脸自豪地笑道:“辛苦骨精灵女侠、剑侠客少侠了!”

    骨精灵竟微微一笑,剑侠客则有些害羞地摸起了脑袋。

    杜伟笑着,满意地点了点头,拍着逍遥生的肩膀很是响亮地说道:“好样的!三界若多一些像逍遥师弟、骨精灵女侠、剑侠客少侠,这样有为的年轻修士,纵有再多的歪门邪道,也不足为惧啊!”

    “杜师兄说的极是!”孙浩满脸是笑地应道。

    刘俊豪下意识地用眼角瞥了瞥四周,脸色不禁难看了起来,蓦然冷冷说道:“先说正事,废话稍后再议。”

    场面立时有些尴尬了起来。

    骨精灵满是讥讽地说道:“大唐官府的师兄好大的威风,不愧是出自人族第一大派!”

    “你知道就好,以后见了我们大唐官府的修士便该多加恭敬一些!”一名大唐官府的修士突然趾高气扬地说道。

    刘俊豪的脸色蓦地一变,厉声喝斥:“无知小辈,不过区区三十五级修为,竟敢对精锐境师姐如此无理!给我自掌嘴巴三十记!”

    “啊!师兄!师兄”那多话的修士顿时急了。

    “你诺是没有听明白我在说什么?”刘俊豪双眼怒瞪,似要将那多话的修士整个吞进腹中一般。

    “骨精灵女侠”杜伟赶紧说道,意欲让骨精灵求个情。

    骨精灵一脸嘲讽,向前走了两步说道:“不过区区30记嘴巴你还不欣然领受?诺的是我们精锐修士与你等修为50级以下的修士以师兄弟相称,倘是勇武境的修士,不论对方岁月几何我们便得叫一声前辈。若我等在他们面前像你等这般无礼,就是被当场斩杀也不足为过!你却还想无知便了不成?”骨精灵末了一句,无疑是吼出来的。

    七名三十多级修为的修士都给唬住了,脸上都显出了惊惧的神情,尤其大唐官府那名无礼修士险些瘫倒在地,好在被两名同门接住了。

    “不错!”刘俊豪声颜厉色地说道:“倘我等精锐境修士在勇武境前辈面前如此无礼,前辈确是可以当场斩杀勇武境前辈若在神威境前辈面前如此无礼,亦可以当场斩杀!在修仙境中差一两个等级,甚至十余个等级的修为并不会太过可怕,但若差了一个境界,哪怕只是一个等级差的境界,那都有可能是天壤之别!”刘俊豪说到这里,将本门师弟严厉地审视了一遍,训诫道:“你们切要记住,我们大唐官府虽说是人族第一大派,但是江湖终究是江湖,我们大唐官府该骄傲的时候就要骄傲,该自豪的时候就要自豪,但是面对高了自己一个境界的前辈该有的分寸和尊敬却是必须得有!”说到这里,缓缓转过头,凶神恶煞般的眼神定定地看着骨精灵,更为低沉的语气判道:“吴便为,自掌!”

    吴便为一听刘俊豪还要自己掌嘴巴,蓦然又惊叫一般地求道:“姐夫!姐夫”两声未叫完,一记耳光蓦地火辣辣地落在了脸上,接着又是一记,又是一记,每一记都比上一记更为响亮,直打得吴便为哀求道:“姐夫我不敢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姐夫啊”

    众修士直看得心里一阵阵发寒。两名老农更是吓得险些抱成一团。

    一连三十记过后,吴便为已是双脸肿胀,嘴角血流,哀哀哭叫。

    刘俊豪转过身,看着骨精灵,语气极为深沉地说道:“还望骨精灵师妹忘了今日不快,没与无知小儿一般见识!”

    骨精灵脸色凝重,沉默半晌,哼然一声,退到了剑侠客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