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九章 一体双魂

    (喝高了,有错误,指出就是。)

    第五十九章一体双魂

    “好舒服!好暖和!有股熟悉的幸福的味道!”剑侠客紧紧地抱住那团光华,越抱越紧,越抱越紧,好似整个灵魂也渐渐地融了进去。自此没了孤独,没了恐惧,也没了痛苦和愁怨。

    “就这样,就这样温暖的过一生,我便没有其他奢求了!”剑侠客一脸幸福地闭上了眼睛,他要睡了,带着这许多年的思念,许多年的疲累,再也不要醒来了。

    “剑侠客!剑侠客!剑侠客……”突然有一个温暖的声音,梦一样的,梦一样地——窜进了剑侠客的梦中!

    “阿姐!阿阻!”剑侠客突然惊叫着醒了过来,四下张望着继续喊道:“是你吗阿姐?”

    “是我,没想到这一天终于还是来到了!”楚恋依的语气中充满了不言而喻的感慨。

    “阿姐,你在哪里,为什么我看不到你啊?”剑侠客抱着光华,激动地四下奔寻。

    “我就在你的身边,放开抱着的光华你就可以看到我了!”楚恋依不紧不慢地回答道。

    “光华?”剑侠客愣了片刻,赶紧放开了怀抱。

    光华顿现,向后飘移数尺,一清丽绝尘之女子于其中缓缓走出,正是剑侠客日夜挂念的阿姐楚恋依。

    “阿姐!阿姐!”剑侠客激动地冲了上去,扑进了楚恋依的怀里。

    楚恋依摸着剑侠客的脑袋,一脸温暖地笑道:“剑侠客长大了,也有朋友了,阿姐真替你高兴!”

    “阿姐,我好想你,那天你说走就走,便似要永别一般,我还真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剑侠客痛哭流涕潸然纵泪。

    “阿姐却是已离开这个世界,现在的我乃飞升前留下的一缕意识,专为此刻释你心中迷惑。”楚恋依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

    “飞升!”剑侠客一脸惊喜,好似只听到了这两个字似地激动说道:“阿姐真的和骨精灵、逍遥生说的一样飞升成仙了吗?”说到这里,脸色突然一变,蓦然自言自语似地问道:“骨精灵?”慌急转身一看,看到骨精灵正爬在地上,一脸茫然地看着什么。

    “她尚无事,”楚恋依十分肯定地说道:“现在真正让人放心不下的是你,我这缕意识也正因此而留。”

    “我……我不过是一个扫把星罢了,谁和我在一起谁就会莫名其妙地遭殃!我的父母是,收养我的老人家是,楚恋依阿姐是,而今骨精灵、逍遥生他们也是!”剑侠客一脸沮丧地说道。

    “剑侠客,阿姐的时间有限,不能听你倾诉人生体验,日后你自会明白任何经历不论好坏苦乐,都有是其天命安排。你只需勇敢走下去,自会领悟大道之音!”楚恋依的语气越发严肃了起来。

    剑侠客的神情也不禁紧张了起来。

    “你的出生绝非偶然,自有其天命安排。以下我所言说,皆与你切身相关,你勿必仔细倾听,自此之后方是你真正的机缘大道。”楚恋依说到这里,顿了片刻继续说道:“宇宙发始乃一片血海鸿蒙,三千年造物,三千年有大道,又三千年乃有末世大劫。你出生之日,乃有极恶煞星偷渡九天悬河,非法转生,致你一体双魂,累下几桩血案。”

    “啊!”剑侠客蓦然大吃一惊,惶惶问道:“一体双魂?阿姐这话的意思,诺不是说……诺不是说我的身体里有两个灵魂?可是……可是……这怎么可能?”

    “与常理而论却不可能。”楚恋依颇有一些感慨地说道:“十二年前,我于白梅树下将你抱起,以神识一探,意外看得两个完全不同的灵魂世界:一个如你一般满是嘤嘤之声;一个却性格已就,杀念极重,戾气爆棚。为防其戾浸你之纯,我只得将其封印慢慢教化。不想却耗了我近十甲子修为,大限将至,我已无法强压修为延长年寿,不得以我只好提前安排飞升事宜,于六年之后化境飞升而去,留下一缕意识在你灵魂意念空间之中,以防后事。这次事了,我这缕意识这次话了也将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可是阿姐,我们才刚刚相见啊!”剑侠客异常激动地说道。

    “无需悲伤,但你化境飞升之后,我们自会再度相见。”楚恋依说道:“这自是后话,尚有重要之事要告你知道,你勿插言,耐心听来。”

    剑侠客赶紧点了点头。

    “这朵光华乃是封印恶之灵魂的至要术法,”楚恋依玉手之中托出一朵白色莲华说道:“我今已现,光华也将日渐黯淡,恶之灵魂也必破封而出,压抑你之灵魂控制你之**。你需在此光华完全暗去之前,另想方设法将其封印,并修及精锐之境,打开灵魂意念之门与之沟通,引其归正。”

    “可是,他那么强大,又那么邪恶,我怎能将其引正?”剑侠客惶惶不安地问道。

    “他虽是大恶之魂,却非极恶之辈。”楚恋依宽慰道:“那****袭击妖风不成,被妖风还击,乃是他化气为盾,方为你求得生机,你方只是受了一点皮肉之苦。”

    剑侠客想起那日之事,不免出了一身冷汗,然却另有一番合理解释:“也许他只是怕我死了他也跟着遭殃。”

    “不然!”楚恋依十分肯定地说道:“他虽只是一个魂魄,却有能耐脱你之体,另寻寄主。那****封印他时,耗费近十甲子修为,也是他突然妥协,才得以成就。其虽只是一个魂魄,修为之深,我之不如。只是日后,我虽时常进你灵魂意念之中与之交流,度以三千如来**,其心坚若磐石,不曾与我只言片语。今主动与你交流,该是机缘已至:即是你之机缘,也是他之机缘。”

    “阿姐此话何意?”剑侠客一脸迷惘,却见楚恋依的身体突然虚实不明地闪动了起来。

    “从他主动救你之事来看,他不乏人性,今日这般杀恶盈盈,想必生前必经历过极痛之事,方有今日性情。此乃你机缘之门,莫误了……”楚恋依话未说完,蓦然烟化消无。

    “阿姐!阿姐!阿姐……”剑侠客蓦然睁眼,惊慌大叫,怀里却殷实抱着那一朵白色莲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