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七章 所罗

    雨在下,熊熊的烈火却燃烧地更为剧烈了,剑侠客痛苦地叫喊着,嘶哑、癫狂、无助,看着为自己拼命挣扎的骨精灵,他觉得自己的灵魂好似在碎裂一般地疼痛,好似正有一部分灵魂要从整体分离而去。

    疼痛,无以言表的疼痛,快速吞噬着剑侠客的意识。很快,剑侠客的眼中已没有了骨精灵完整的形象——视线被扭曲,痛苦也被无情地扭曲了,世界好像充满了张牙舞爪的魔鬼——恐惧好似产生了幻觉,一个硕大的瞳仁巨人一般盘踞在眼前。

    剑侠客感觉自己在跑,在一个灰暗的世界中跑,跑来跑去却总也跑不脱那个大得让人不寒而栗的眼珠的虎视。

    “救我!救我!骨精灵救我!”剑侠客惊慌逃窜。

    “救你?怎么救你?”突然有一个声音趣味十足地问道。

    “你是谁?这是哪里?这里为什么这么灰暗?”剑侠客惊慌不安地四下张望,想要找到说话之人,结果什么都没有了,就连那诡异的大眼珠子也不见了。

    “我是谁,这很重要吗?你喜欢的女孩可是马上就要死了!”

    剑侠客的眼前蓦然出现了惊悚的一幕,正是玉堂再世正在吸取骨精灵的修为精元!

    “一旦精元被取出,你喜欢的女孩便与死无异了!”

    “救她,求求你快救救她!”剑侠客惊惶失措地乞求道。

    “救她,这很容易,只是有道光照得我很不舒服,如果你愿意帮我挡住它的话,作为回报,我自会帮你把你心爱的女孩救回来了!”

    “光?在哪里,我这就去帮你把它挡住!”剑侠客立即紧张地四下张望了起来。

    “在这里,这光照得我好不舒服,快来帮我挡住,快来帮我挡住!”话声魅惑,蓦然出现在了远方。

    剑侠客的神情突然变得有些恍惚,忽见七八丈外有一拳头般大小的莲华光点,默默走了过去,一把熊抱怀中,遮住了所有的光线。

    “你可要抱紧了,一旦光线跑出来,不论你喜欢的女孩是死是活,我可是撒手不管的!”一名身着紫色甲衣的二十五六岁的陌生男子突然出现在了剑侠客的面前。

    剑侠客驯服地点了点头,把光华抱得更紧了。

    紫衣男子一声悲怆苦笑,头也不回地向前而去。

    “紫萱!紫萱!紫萱!紫萱啊!”剑侠客突然悲怆暴叫,身上铁链砰然碎断,迸射间已化气消无,身后木桩更是灰烬全无;倒是身体四周燃烧的木柴均如箭雨一般激射而出。

    应龙道人兄弟五人不禁大惊失色!

    红狐软妹、蛮牛力士忙格击射来木柴;玉堂再世和猪烈当道亦来不及继续吸取骨精灵和逍遥生的修为精元,蓦然松手,格击护体。却听得咚咚暴响,四人竟都被飞射而来的木柴逼得连连败退,狼狈不堪。

    龙太子因所处位置距离剑侠客较近,亦受到波及,挥枪格挡,同样被逼得连连败退,险与应龙道人撞个满怀。

    应龙道人大吃一惊,忙倒纵一跃,落在了官府房屋之上。

    已走出二三十丈之远的妖风,忽觉气氛不对,立即旋转一纵,落在了前方一株垂柳之上,观视状况;虽足不沾叶,树却早已被惊得晃动不安了。

    “剑侠客!剑侠客……”骨精灵爬在地上喜极而泣地叫着。

    “剑侠客!”逍遥生却只是喃喃的,不那么肯定地叫了一声。

    柴堆已经尽散,薄薄的青烟雾一样淡淡地漂浮在法场之上,众人的视线里却只有一片紫色的浩光。

    浩光里剑侠客静静地站立着,声嘶力竭一般喊出了“紫萱”这个名字之后,他就没有再动了;好似时间在他那里已经停止,他已得到了生命的永恒,步入了修真做梦也无法企及的修真高度。

    玉堂再世浑身颤抖,看看那一动不动的古怪的剑侠客,又看看受伤在地的骨精灵,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取舍了。老二、老三、老四,亦是如此。唯老大应龙道人,独自一人静静地站在房顶之上,脸色浓重塞满了吹之不去的阴霾。

    雨,还在下。

    僵尸的嘶叫声,百姓的惨叫声,那样清晰响亮地笼罩着建邺城中,法场之上却是那么得静,好似随便一个轻易的呼吸都会引来一场可怕的暴风雨。

    只除了骨精灵,只有骨精灵一个人在如哭如泣地呼唤着剑侠客的名字。

    剑侠客却没有回答,始终都没有回答。

    良久,良久的良久过后,天似乎正要荒去,地似乎正要老去,剑侠客突然用一种经历了沧桑岁月的感慨语气说道:“竟是这样的一个世界了!”说到这里,语气蓦然一变,极端仇恨地怒道:“我所罗当天立誓,天涯海角也要将你找到,碎尸万段!”

    众人心神顿时一凛,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战,似乎站在眼前之人根本不是那个一无是处的剑侠客,而是一个来自远古的魔王。

    “剑侠客……剑侠客……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啊!”骨精灵不知所措地叫着,眼泪惶惶而下。

    “我……”剑侠客突然愣了一下神,顿了片刻,语气蓦然变得温和了起来说道:“我没事,只是突然想起了一本书里的故事,情不自禁地学起了书中人物的话语。”

    “啊?”骨精灵满满地都是惊异。

    却听玉堂再世突然气急败坏地质问道:“臭小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是怎么挣脱出来了的?”

    “五弟!”红狐软妹大惊失色。

    “什么?四姐,我刚刚说了什么?”玉堂再世一脸惊讶。

    “啊?”红狐软妹一脸无法置信地诧异。

    “不好!二哥动手了!”猪烈当道一声惊叫,话罢仰天一啸,天空煞气急旋,正是施展着法力更为强大的落岩之术。

    “啊——”蛮牛力士急提元力,周身煞气升腾,落雨、石子纷纷向上倒射。

    “五弟!”红狐软妹蓦然一叫,狐爪一扬,狐嘴一吐,一道红芒飞射而出。

    玉堂再世一脸骇意,顾不得多想,右爪向上一抛,数百柄银色短刃蓦然出现十余丈高空之上,飞速旋转。

    “小心!”逍遥生突然惊叫道。

    “蠢货,跑啊!”应龙道人气急败坏地骂道。

    龙太子一脸骇然。

    妖风,只是静静地定立在远处的垂柳之上,看不到脸,更看不到一丝表情。

    剑侠客谁都没有理会,只是淡淡地对骨精灵说道:“放心,我一定会救你的!”

    紫芒突然尽数收敛了,剑侠客一脸沉着地站着,只是右手之中不知何时竟多了一把谁也不曾见过的冰花一般的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