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五章 败

    双方兵刃相接一刹,龙太子的心神便是一惊,显出本相之后的应龙道人实力暴涨远超估算。

    “战斗才刚刚开始,可千万不要就这样死了!”应龙道人边攻边话,攻势如潮一般地汹涌锐利,只几眨眼的功夫就砍出了数十剑。

    龙太子边格边退,很快被逼至院门前方,猛然一提法力,轰的一声,强大的魔法之力震开了应龙道人的连环攻击。

    应龙道人借力向后一纵,落定刹那,但听龙太子一声怒啸:“逆鳞!”但见水花四溅中,一尾金龙在龙太子的身上蓦地环窜入体,龙太子的身上顿时金光灿灿,闪动起别样的风华。

    “看枪!”水花正落,如珠帘挥洒,龙太子的玄铁矛已戳喉而来。

    应龙道人不敢懈怠,忙挥剑而迎。

    这一次兵刃再接,双方心神都为之一凛,竟都未有占了上风的感觉。

    双方一击而分。

    应龙道人不禁赞道:“好个龙太子,没想到你不过区区精锐境修为,却有这般实力!”

    龙太子脸色蓦然一沉,脸色颇有一些难看地质问道:“妖道,你如此狂妄语气诺不是已经突破了精锐之境?”

    “哼!”应龙道人一声阴寒冷笑,突然瞪大双眼恶狠狠地说道:“龙太子,要怪就怪你太喜欢多管闲事了!”说罢,左手剑一挥,轰然一声,身上妖气比先前更加浓烈数分。

    龙太子不敢迟疑,长枪蓦然一扫,法力全开,昂然一啸:“龙腾!”

    雨急速射下,沉重的威严倾刻压落,一眨间,一个时间停滞般的错愕,龙太子的身后蓦然出现了一尾巨大的金龙法象,虽是盘结姿态,仍有丈余高大;同时,一尾普通人族大小的白龙蓦然从枪头窜出,径直纵向应龙道人。

    应龙道人忙提法凝盾,四块黑色护盾幽然而现,众星捧月一般急速绕身飞转。

    下一刻,白龙轰然而至,如吸盘一般附在护盾之上,扳手腕一般盘绕而上;四块护盾顿时凝滞,以龟行般的极缓速度艰难盘转;白龙盘绕缓动,但听得啪啪作响,护盾渐渐出现裂缝。

    “不好!”应龙道人一声讶异,忙双臂交差护住面门.

    果在这时,嘭的一声响,应龙道人祭出的护甲冰墙一般破碎纷飞,消逝于无形;白龙急速绕体而上,应龙道人身上骨节咔咔作响,好似要骨碎一般渗人心魄。

    “啊!”应龙道人蓦然一声高喝,身体不由自主地抖动了起来,厉声怒喝道:“好一个龙太子!好一个龙太子!”话音未落,左手剑赫然一挥,重重地砍在了龙太子趁机攻来的玄铁矛上.

    龙太子身后巨龙法象已经消逝。

    两人持刃相峙,怒眼暴睁,全力催压。

    应龙道人咬牙切齿地愤怼道:“不过区区精锐修为,竟敢把本道爷逼到这般田地,真是可恨,真是可恨啊!”咆哮间,右手突然涨大数倍,如一把蒲扇,向着龙太子的面门抄了过来。

    龙太子忙以左手还击,然拳掌相接,便是一惊,只觉心头气血翻涌,竟有一股精血随拳掌接触之处不胫而走,飞入应龙道人巨大的右手之中,被吸走了!

    应龙道人眼中狡黠一闪,右手再度攻来,龙太子左手再迎,精血又被吸取;应龙道人一脸狂喜,急掌又来;龙太子不得不又接了一掌,随即猛提法力,以强横的法力震开战局。

    “龙太子,还有何能耐尽管施展出来吧!”应龙道人胸有成竹地笑道。

    “看来你的右手便是高级吸血之术的根源,我便不与之右手相触,你能耐我何?”龙太子一脸严肃地看了看应龙道人的右手,不知何时竟已恢复原状了。

    “只恐你这三番五次精血被吸,现在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吧?”应龙道人嘿嘿冷笑。

    龙太子蓦地倒退了几步,竟有一些辛苦地说道:“好奸诈的妖怪!”

    但观应龙道人,明显已不被刚才的创伤影响了。

    “多谢夸奖,若不奸诈岂能做一个合格的妖怪!”应龙道人说罢,扬手持剑逼来。

    龙太子脸色难看,缓缓向右移动。

    却在这时,剑侠客突然一声惊叫:“骨精灵!”

    龙太子大吃一惊,欲回首关注,注意力却不敢离开应龙道人片刻。正惊愕间,又听剑侠客再一声惊叫,喊出了逍遥生的名字!龙太子终于忍不住蓦地回头一看:骨精灵和逍遥生已被败倒在法场之上,口流鲜血,冷刃抵颈。

    “龙太子,”应龙道人突然停了下来,语气森然,以胜利者高高在上的语气说道:“而今只剩你一个残喘之将,你是准备乖乖俯首待擒,还是准备被我一点一点吸干精血而亡!”

    龙太子没有回答,只听得逍遥生痛苦地说道:“龙……龙太子师兄,对不起,是我们连累了你!骨精灵,对不起,是我太无能拖后腿了!剑侠客兄弟,对不起,我没能救你到啊!”说罢,眼泪径自和着雨水潸然而下了。

    “剑侠客,真是对不起,是我把你卷入了这场不该有的风波。”骨精灵一脸凄然地看着剑侠客:“让你受累了。”

    “不!是我,都是我,都是我太无能,连建邺城都没出,是我太无能,是我太无能害了你们啊!”剑侠客激动地叫喊着,疯狂地扯动着被束缚的身体,然只听得叮当声响,却不见铁链有任何松动。

    “啊!”龙太子蓦然一声仰天长啸,方圆数里竟凭空喷起尺许海水。

    应龙道人五兄弟不禁一惊,但随即就又安心了下来。

    龙太子右手拄矛,单膝跪地,一脸悲怆地看着天空说道:“想不到我龙太子初入江湖,便是这般下场,真是可叹啊!然能与骨精灵妹子,逍遥生兄弟,剑侠客兄弟,这样的血腥道友死在一起,也算是一种安慰了吧!”

    龙太子说着,缓缓地看向了骨精灵、逍遥生、剑侠客,只可惜剑侠客背对着他,未能看到他的一脸真挚。

    “对不起,龙太子师兄是我连累了你!逍遥生是我连累了你!骨精灵是我连累了你!”木桩被摇的哗哗响,剑侠客却怎么也挣不开这沉重的束缚。

    骨精灵和逍遥生泪眼迷离,在淅淅沥沥的雨中,在一地哗哗而去的海水中,话不尽的悲伤冲击着无助的灵魂。

    就在气氛被四人的悲伤笼罩着的时候,一个瘫软在地的衙役的身上突然睡梦一般地站起一个墨绿色的人影,颇有一些失望地说道:“好生无趣的游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