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一章 辱与泪

    建邺衙门前的广场上早已人山人海,不知围了多少百姓,就连周遭几棵高大的垂柳之上也爬满了看客。然如此众多之人,却没有一个人怜悯剑侠客的,每一个人的话都对他充满了恶毒的攻击。

    “那该死的瘟疫呢,快把他拉出来,我要让他知道给我们带来不幸的后果有多可怕!”

    “对,快把他拉出来,我要让他后悔,不该来我们建邺城捣乱!”

    “拉出来!快把他拉出来!”

    ……

    众人叫嚣着,手中抓满了各种打砸用秽物。

    逍遥生一脸愤愤不平,他这才明白剑侠客自小受到的伤害竟是如此之大,他这才明白自己之前对剑侠客的劝慰是多么的无力,他这才明白没有亲身站在剑侠客的立场来看一下这个世界,永远都不可能知道,朋友对剑侠客的价值,那真的是超越了本身生命存在的价值!

    “骨精灵是不是早就认识到这一点了呢?”逍遥生想着,担忧的眼神,一遍又一遍扫过周遭的人群。

    “让开!让开!”几声粗暴的执法声。

    挤在衙门口的百姓赶紧让出一条道来,只见六个衙役从里面走了出来,前面两个扛着一根七尺左右长短,胳膊般粗细的乌黑的木桩;身后四个各抱着一捆一人高大的干柴。

    “让开!让开!再不让开,一会把你们也一起烧了!”衙役叫嚣着,于广场之中清出一片三丈方圆的空地。

    扛木桩的衙役将木桩插进了广场中央一个合体大小的方孔,又用铁链锁好;抱着木柴的衙役,将木柴堆放在木桩四周,又往内中取了三次,围了厚实的一圈,方安歇下来侍立在刑场两侧。

    逍遥生的神经不禁绑紧了,心怦怦狂跳了起来,他知道此时已过午时时正一刻,距离三刻只剩不足两刻,刑场已布置好,剑侠客即将被押来处以火刑,但是请救兵的龙太子却还没有出现。他的心中着实忐忑不安。甚至潜意识也在告诉他,请来救兵是绝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人仙魔三族虽说共同维护着三界安危,但同样的,三族之间亦有实力排名上的明争暗斗,就像人族的门派与门派之间一样,很多时候与你并驾齐驱的种族,恨不得你的种族多出一些乱子。这样你就不得不整日忙碌着搞定这些乱子,而没有时间修行,继而族中子弟等级修为停滞不前,落后于其他种族。所以每一个种族的门派都有一个潜在的教育,那就是:不可插手其他种族之事。也正因此,龙太子才在走之前说了那么一句话,这一点骨精灵和逍遥生同样清楚,所以骨精灵才不想在没有希望的事上浪费时间。

    人群突然激烈地叫嚣了起来。

    “出来了!出来了!瘟疫终于出来了!”

    “烧死他!”

    “烧死他!”

    ……

    逍遥生不敢动用法力,和其他人一样极力向内中张望,衙门大院之中,剑侠客被沉重的铁链束缚,由两名衙役推搡着押了出来。

    他们的身后有:县令、师爷,以及应龙道人、蛮牛力士、猪烈当道、红狐软妹,唯独不见玉堂再世。

    那县令和应龙道人,一边往外走,一边互相夸赞:一者说对方是一个除魔为道的好仙家,一者说对方是一个为百姓除害的好父母官。两人笑笑哈哈,当真一唱一和到了心有灵犀的玄妙地步。

    “走!快走!”衙役狠狠地推了剑侠客一把.

    剑侠客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身子还没有稳好便说道:“县令大爷,那应龙道人真是妖道啊,牢中那些僵尸都是他搞的鬼,是他把大家变成了僵尸的!”其声嘶哑,不知已劝说了多少回。

    “胡说八道,明明便是你惹怒神灵,降下瘟疫,累及无辜百姓,却敢死命懒于应龙道人身上。当真是不知廉耻到了极致!给我掌嘴!”县令义愤填膺地教训道。

    话罢,押着剑侠客的一名衙役,啪啪,啪啪,狠劲地在剑侠客的脸上掴了十记耳光。

    剑侠客脸颊充血绯红,右边嘴角已然流出了一道血水。

    在场的百姓,顿时也情绪激动地叫骂了起来:

    “不要脸!真是不要脸,竟敢栽赃污蔑应龙道人!该死!真是该死!”

    一边叫骂,一边将手中秽物朝着剑侠客砸摔过去。只眨眼功夫,刑场之上便落了厚厚的一层垃圾:单一的柴堆变得五彩斑斓了起来,剑侠客更是头上挂了葱叶,脸上满是臭鸡蛋粘稠的汁水,双肩之上都挂着蛋壳,衣服亦像是在发臭的泥浆中滚过一般。

    “妈的,真是个瘟疫!”衙役一边骂,一边拔弄着受了池鱼之殃,打贴在自己身上的秽物,愤慨地将剑侠客推上了刑场,狠狠地缚在了木桩之上。

    “剑侠客!”逍遥生激动地握着拳头,此刻他再一次深切地意识到自己以前对剑侠客说出那些安慰的话,是多么的浅薄,多少的无知,他终于意识到剑侠客的坚强完全在自己的认知之上。想到这里,逍遥生异常激动地巡视着周遭人群,心中一个劲地说道:“忍住!忍住!一定要忍住啊!”

    县太爷走进了刑场,走到了剑侠客面前,审判般的语气说道:“剑侠客,你认罪吗?当然,你是不会认罪的!罪犯向来都是狡猾的,死不认罪的!只可惜啊,你的罪名路人皆知,先是用大火夺去东海湾山区南部,数十村庄无辜百姓的生命;随后又吸尽收养你的老夫妇的精血,致使他们血尽而亡,人若干尸;然后又加急了养育你的楚恋依小姐的疾病,致使她英年早夭;现在又惹怒神灵,为我建邺城降下瘟疫,致使城中百姓中毒,变成僵尸。这桩桩血罪,任何一条都可判你数十次死刑!你当真是死有余辜!倘不是为了熄灭神灵怒火,本县太爷,定要将你五马分尸,方能为这些无辜受害者伸冤于一二!本县太爷最后问一你句:你认不认罪?还有,老实交待出两名同党下落!”

    “天啊!”剑侠客突然仰天一声大叫泣泪而悲道:“有多少灾厄由我一人承担就好,求你保佑骨精灵和逍遥生安然无恙!”

    “剑侠客!”突然一个极悲伤的声音动情地叫道。

    众人一惊,同时向着叫声处看去,然头尚未完全转向,却听这动情的叫声突然变声了一声沉闷的惨叫;众人同时一凛,却见人群之中,一把白晃晃的匕首像是插在了什么看不见的事物上,鲜红的血,正一点一点流淌出来,缓缓地映红了一片衣裳,一个年轻的少女如梦似幻一般地凭空而显。这匕首,便是插在了她的后背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