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三章 尸行天下

    “臭丫头你的心思还真是够多!没错,那些修士已被我等在江南野外杀死!至于妖风吗,你可以说我们是趣味相投,也可以说本道爷有心和他乱上一乱。”

    “他在哪里?”

    “他?就这在座城里,这风便是他的信号,如果你有命活着离开这里的话,那就去找找吧。给我上!”

    激烈的打斗声响了起来,非人的嘶吼叫,犹如野兽的狂暴,带着丝丝悲鸣,摄人心魂。剑侠客听得真切,这声音便是李善人开始僵化时的吼叫,只是当下充耳皆是,好似大千世界已被同化,走出房门便是末日。

    剑侠客不禁双眼惊惧,一身冷汗,静静地躲藏在房门之后,很想出去看个究竟,却又不敢轻举妄动。他深知自己重任在身,说什么也不能一时意气用事,误了大事。只是情绪激动,难以克制地喘着粗气,在在地于心中提醒自己:“我的任务是送信!我的任务是送信!我的任务是送信……”

    外面打斗声越发响亮,却听骨精灵一声不屑冷哼就要使用独门法术,然“阎罗”两字刚刚开口逍遥生便一声大叫制止道:“骨精灵,万万不可,他们都只是中了毒,失了常性的无辜百姓,切不可下手太重伤了他们性命!”

    骨精灵一声愤恨,郁然无奈道:“真是麻烦,先逃离这里再说!”

    话罢,剑侠客便觉打斗声渐渐向他处转移,不久便出了李府。应龙道人一伙人一边追杀,一边叫嚣:“快给我追,莫让他们跑了!”

    打斗之声渐去渐远,终于彻底消失在了耳际,剑侠客定了定神,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探出头左右看了看,发现空无一人这才走了出来。只是可怜,进屋前还一派富丽的李府,此刻竟已门窗破落,片片狼籍了。

    剑侠客不免有些黯然,想这世间繁华之物竟似过眼云烟一般,上一刻尚盛夏一般慕煞众生之眼,下一刻却已是狂风暴雨肆虐了一番似的不忍目睹了。

    一路行至院中,未遇任何危险,剑侠客回首一看,一声感慨:“看来繁华终是浮云,我需去寻找一些永恒的事物才是!”说罢转身便走,却在这时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战,蓦地转身一看,在艳红色的避邪灯笼的光晕边缘,厨房门口幽幽走出几个人来。这几个人虽看不得具体长相,然个个红魅眼,长獠牙,分明就是昨日李善人僵变时的模样。

    剑侠客顿觉寒意袭人,看着这些非人非鬼的僵尸,狂躁不安地低声嘶吼着走了出来,蓦然转身拔腿便跑。

    这几只僵尸们立即感觉到了异样,一声仰天狂叫,疯也似地追赶起来。

    大街,早已被无数灯笼照得末世般艳红,到处都是中了尸毒,开始僵变,四处游走咬人的僵尸。听到同伴嘶叫,发觉剑侠客在大街上奔逃,没有目标的僵尸也立即嘶叫着追了过来。

    一时之间,数也数不尽的僵尸几乎占满了整条街道,浪潮一般地追赶着剑侠客。

    剑侠客感到嘶叫声越来越亮,不禁回首一看,顿时三魂七魄险些离体而去,身后三四丈外,蛙卵般数也数不尽的红魅的眼珠子,在灯笼的照耀之下,散发着几近肉眼可见的浓稠的幽暗气息。

    剑侠客双眼蓦然瞪大,全身激动得发抖,不敢多看一眼,转回头,拼尽全力朝着西门疯狂逃窜。此刻的他已不知何为身体的极限,更不知何为求生的**,只知道自己的好朋友:骨精灵,还有剑侠客正等着自己前往长安请救兵。

    “他们的命就掌握在我的手里,我一定要,一定要做到!一定要克制住内心的恐惧!”剑侠客思如潮涌,蓦然一声震破天穹的狂吼,啊啊狂叫着倾力向前而奔。

    但是身后的僵尸也随之更加狂暴了,犹如饿了七日七夜的豺狼突然发现了猎物一般穷追不舍,始终不让猎物离开眼前四五丈范围。

    心脏在狂热地抗议,四肢也在诉说着超越负载的痛苦,但是剑侠客依然如固;他明白,他深深地明白:此刻的自己只要停下脚步,哪怕只是片刻的停留,那么下一刻,将不仅只是他个人的人生终点,骨精灵和逍遥生也将因他的无能,苦等不得援兵,而失了活命的机会。

    “我不允许!我不允许!我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剑侠客蓦然一声狂叫,再度冲破体能极限,飞速逃命。这一次,他终于成功了,渐渐和身后追赶的僵尸大军拉开了距离,僵尸群的嘶吼声也越来越远了。

    “到了,终于要到了!”不知奔跑了多久,剑侠客终于看到了高高的城门,那里两名官兵把守,好似正在悠闲长话,完全没有被僵尸侵扰的迹象。

    “我要出城!我要出城!”远远的,剑侠客就异常迫切地叫喊了起来。

    两名官兵停止了闲话,持着长矛,站在城门中间,一动不动地等待着惊慌而来的剑侠客。

    “我要出城!我要出城!我已经10级了,我要出城!”剑侠客忘乎所有地要求道。

    但是两名守门官兵,却如木人一般站在城门正中,完全没有要放行的意思。

    剑侠客只好停了下来,只再度重复着自己的要求:“我要出城!我要出城!我10级了,我要出城!”

    两名官兵不为所动地审视了剑侠客几忽儿的功夫,左边的那个方一副趾高气昂的语气地质问道:“这深更半夜的,你不好好回家睡觉,却要连夜出门,还跑的这般狗喘一般,诺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想要他处躲躲?”

    “官爷,我哪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只是有急事,需要前往长安一趟,请官爷快快放行!”剑侠客上气不接下气,焦躁不安地请求道,说着竟要兀自通过城门。

    左边的官兵一把将他推了回去,毫无商量余地地说道:“回去!回去!有什么事,天亮再来!”

    “官爷,不能等啊,我现在就得过去,天亮了就来不及了!”剑侠客说着又要硬闯,冷不防被右边的官兵踹了一脚,顿时连哀数声,竟如滚瓜一般在地上连滚了十余个。

    左边的官兵顿时一脸嬉笑,好似突然良心发现,说道:“得了,看你小子怪可怜的,来,给官爷说说你有什么急事?若当真需要连夜出城,官兵便给你行个方便!”

    剑侠客一脸悲愤了跳了起来,几近控诉般地大声叫嚷道:“这哪里还需要什么解释,难道你们没有看到现在满城都是僵尸吗?”说罢,蓦然转身指向身后,却哪有看到一只僵尸身影,只有艳红的长街长枪一般镶插在无尽的黑夜之中!

    剑侠客的双眼顿时蹦出了无法置信的惊骇。

    尚未片刻寻思,忽听左边的官兵气急败坏地教训道:“小子,你竟敢在本官爷面前说出如此妄语,导人迷信,我看你定是中了什么邪术,如此失了常性,先将你拿了再说,免得祸害他人!”说罢,一声厉喝,与右边的官兵怒然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