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章 成见

    骨精灵忙阻止道:“慢着,你不能去!”

    “什么?”剑侠客异常懊恼地质问道:“骨精灵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过是去探望一下李善人的病情,可是哪里又碍着你了不成?”

    骨精灵却表现的意外沉着,一脸严肃,不紧不慢地坚持道:“你不能去!以你的身份去了也见不着人!”说到这里,悠然转向逍遥生,乃道:“我看你就辛苦一趟吧,以你化生寺弟子的身份,又给李善人开药缓解,他们说什么也该让你看上一看才是。”

    逍遥生点了点头同意了,随即转身剑侠客宽慰道:“你耐心等等,我这就去看看李善人的病情。”说罢,起身而去。

    剑侠客明白骨精灵的意思,心里虽然委屈不快,但又无法反驳,只好坐下来耐心等待。

    过了有一盏茶多些的功夫,逍遥生终于回来了。

    剑侠客迫不及待地站起身,迎上前去问道:“怎么样,李善人的情况怎么样?是不是真的已经好转了?”

    逍遥生没有立即回答,他谨慎地看了看身后走廊,然后才闭上门,示意剑侠客回桌再说。

    “确如符武师所说已经好转。不过守卫并没有让我欣然而入,说应龙道人有言不可让人打扰李善人的休息。说话间,应龙道人出现,有了他的允诺,我才得以进去一探。”逍遥生简单地叙述了一下过程。

    “真是太好了!”剑侠客十分开心地说道,那敢情便如是自己的亲人要病愈一般;说罢又想起自己对应龙道人的无端猜疑,不禁脸红道:“看来,我们对应龙道人的都有些太多心了!”

    逍遥生笑了笑,继而转向骨精灵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骨精灵思虑片刻,仍坚持原先的判断回答道:“我无法信任他!”

    “我也不能明确!”逍遥生语带保留。

    剑侠客不禁一声惊咦,颇有些愤愤不平地说道:“你们两个,怎么这样,应龙道人不是已经确实医治了李善人?你们怎么还怀疑他?”说到这里,突然一脸惊讶,继续说道:“难道说,你们对他有了偏见不成?”

    “有偏见怎样?没有偏见又怎样?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我对他的就是无法信任!”骨精灵突然极不耐烦了起来。

    “你……为何总是这样不可理喻!”剑侠客气得全身发抖。

    逍遥生赶紧劝道:“应龙道人是好也罢,不好也罢,很快就会水落石出,我们就不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只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凡事种种,我们都多加小心一些便是。”

    “不说就不说,我只希望你们不要心存偏见才是。”剑侠客一脸气郁。

    逍遥生只得一脸是笑地宽慰道:“放心吧,我们没有偏见,只是怀疑罢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若应龙道人是清明的,我们有天大本事也把他抹黑不得;若应龙道人真有问题,迟早会露出狐狸尾巴的。”

    剑侠客的心里虽仍不痛快,但还是点头同意了。

    这时房门敲响了,骨精灵一声允诺,一个丫鬟走了进来,说道:“骨精灵女侠、逍遥生少侠、剑侠客少侠,晚饭已经备好,符武师请三位贵客客厅用餐!”

    “不用麻烦,我们有事要出去一遭,晚饭会自己打发。”骨精灵语气生硬,话落也不与两个伙伴商量,径自站起身向外走去了。

    剑侠客不知所措地看了眼逍遥生,赶紧跟了出去。

    逍遥生愣了片刻,忙向丫鬟说道:“多谢姐姐!代劳姐姐向符武师说声感谢,就说我三人有事出去,稍晚便回,无需等待。”说完行了一礼,忙追了出去。

    天色已经暗淡,骨精灵抬头看了看,阴云密布的天空给建邺城过早地披上了黑色的素装,她的脸不禁有些严峻了起来,抬起脚走了出去。

    “骨精灵,骨精灵,我们有什么事情,为什么不吃了饭再出来办理?”剑侠客满是疑惑地追了上来。

    “你若不怕吃死,尽管回去便是!”骨精灵头也不回地冷冷说道。

    “什么意思?”剑侠客先是一声疑问,随即恍然大悟,惊讶道:“不会吧?你难道是怀疑符武师会在饭菜里动手脚不成?”

    “他?”骨精灵又是一声不屑的冷笑,说道:“还没有这个胆!但有他们在,我便无法安心享用!”

    剑侠客立马就猜出了骨精灵所指的他们是谁,颇有一些愤愤不平地说道:“骨精灵,你对应龙道人的成见太深了!”

    “是你对他们太信任了!”骨精灵颇有些愤慨,颇有些不解地说道:“我真不明白,你的脑子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别人的一点恩惠就能让你这么得死心塌地?全然没了防备!”

    “别人对我好,我当然也要对他们好了!”剑侠客毫不迟疑地回答道。

    “那么那些对你不好的人呢?你为什么也要对他们好?”骨精灵突然转过身,双眼灼灼地质问道。

    “我不知道。”剑侠客突然一脸平静,脉脉地看着骨精灵说道:“我只是无法看着他们在我的眼前死去!”

    “剑侠客,你很正直,也很善良,但是不能没有防备之心。”逍遥生追了过来,十分严肃地说道:“相信骨精灵的决定。我们这样做虽然有点小人,却能避免不必要的风险。待这件事情结束,倘真是我们判断有误,向他们道个歉便是;倘若我们的疑虑是真,我们便是自救了自己几回。毕竟人心叵测,身处江湖,就像一个没有道行的凡人行走在悬崖边上,稍不留神,就有可能枉送了性命。”

    剑侠客没有反驳,也没有认同,只是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逍遥生,又看了看骨精灵。

    然而此刻,骨精灵和逍遥生已顾不上剑侠客的疑惑,夜色正在快速压下,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就盘桓在头顶。但此地的居民却没有什么危机意识,依然该怎么过活就怎么过活,好像天上所呈现的就是本地的正常气候,并不值得大惊小怪。

    “天就要完全暗下来了,我们先去吃点东西,补足体力,以免战斗时气力不足,拖了后腿。”逍遥生看了看天空,半开玩笑似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