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九章 天科境

    “好!”剑侠客毫不迟疑地响应了。

    逍遥生不禁脸色一变,颇有些难看地质问道:“骨精灵,你这不是难为剑侠客吗?”

    “哼!”骨精灵却是一声冷笑,咄咄逼人地教训道:“逍遥生,你还真是不够便通,若我说的没错,空度禅师应已有六七甲子不在修仙界露面,你却仍有机缘被他收为坐下弟子。难不成你真以为同样销声匿迹六七甲子的大唐官府创始祖师程咬金程老祖师,真的已经往升极乐了?”

    逍遥生不禁一个激灵,寻思片刻乃道:“却是这个道理,我果是目小了!然虽是如此,但若要拜在程老祖师坐下,恐需莫大机缘方有可能。且不说拜在他老人家的坐下,现在他老人家已销声匿迹六七甲子,去向早已成谜。我看剑侠客,你莫要心急,先拜在大唐官府,慢慢修行,找寻机缘方是正道。”

    骨精灵却又是一声冷哼,颇有一些意味深长地讽刺道:“逍遥生我看你是越发不灵光了,程老祖师的下落我们虽不知,但空度禅师却未必不知啊!”

    逍遥生又是一个激灵,随即一脸为难地说道:“话虽如此。但我泄露师父他老人家的线索已是大不敬……”说到这里,见骨精灵一再用意味深长的鄙夷眼神看着自己,话头戛然而止,兀自感慨的语气妥协道:“罢了,待此处事了,若还有命在,我壮着胆向师父他老人家请教请教看了。”

    骨精灵这才满意地笑了笑。

    剑侠客的脑中却早已一阵翻滚,听两个人的谈话充满玄机,突然莫名其妙地问道:“你们两个到底多少岁月了,说起话来都以甲子标单?我怎么突然觉得,我眼前的是两个岁月浮百的老怪物啊!”

    骨精灵和逍遥生又都吃了一惊,面面相觑地互看了一眼,随即逍遥生解释道:“修仙炼道确是可以延年益寿,让我等寿命更加长久。然,事情却并非想象的那般简单。一个修士境进精锐寿命可稳固百年,境进勇武寿达两百,境进神威寿达四百,境进天科,尚不知是何年了。”

    “不知何年?”剑侠客疑惑道。

    逍遥生的脸色兀自有些难看。

    却听骨精灵突然冷冷说道:“天科之境有如传说,尽数当今修道界人士,从典籍到仍存活在世的,尚无人几人超越百级,所以根本无人知晓进入天科境寿命会延至几何。不过,各大门派的创派老祖却未必然。神威境寿极为四百年,然化生寺创派老祖空度禅师,在销声匿迹六七甲子之后,竟机缘巧合将逍遥生收入坐下;就这一点而言,空度禅师的境界该是已达了天科境才是。”

    逍遥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道:“即使如此,天科之境与我等来讲仍是有如天方夜谭的一般的高不可攀,究极一生,能进入神威之境也算对得起师父他老人家了!”

    骨精灵竟深有所感地点了点头。

    剑侠客蓦然惊恐道:“啊,那照你这么说来,我却要如何才能到达天科之境?”

    骨精灵和逍遥生一脸话不出的惊讶,愕然半晌,骨精灵突然冷冷说道:“我劝你莫要妄想天高,先加了门派,进了精锐,突破勇武再说,多数修士在精锐之境遍了却一生了。”

    剑侠客一脸惊恐,无法置信的眼神看着骨精灵。

    骨精灵和逍遥生知道剑侠客受了莫大的打击,看着他一脸的难过,都有些于心不忍,想说点什么安慰一下。却在这时剑侠客突然自言自语地悲切了一声:“阿姐!”

    逍遥生一脸莫名的惊讶,骨精灵一脸无名的气郁,两个人都万万没有想到剑侠客所关心的不是自己的前途,竟是一个早已不存世的虚无之人。尤其骨精灵,打心里后悔,不该给剑侠客那样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

    正是懊悔之际,却听剑侠客突然一脸激动地自我道:“别人能突破天科境,我也能!”

    骨精灵和逍遥生大吃一惊!

    惊愕片刻,骨精灵蓦然骂道:“你可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竟然说出这般妄语,若让那些勇武境、神威境的老怪物听到了,当个儿戏无视还好!若是心胸狭隘的认为你是在侮辱他们,起了杀心,你就是有一百条小命,也没得活了!自此之后,切不可再说这等不知天高地厚的大言不惭之话!”

    “我不过说一说自己的目标罢了,这就能得罪了别人?”剑侠客实在无法理解。

    “我是为你好,你莫要任性,以免不明所以妄送了自己的小命!”骨精灵一脸严肃,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表达着这不是儿戏的警告。

    剑侠客没有回话,但神情依然是不能理解的顽固。

    “那些神威境的前辈,都已修炼数百年,但却没人敢妄言自己能够突破神威,进阶天科。你初出茅庐便说出这样的话,对他们的心理打击太大。多心之人,多半会认为你是在嘲讽,心中自是不会快乐。他们是前辈,可能碍着面子,不会对你当面出手,但是想要巴结他们的晚辈修士可就太多了!”逍遥生不紧不慢地解释道。

    剑侠客一脸思索,好似听了进去,良久却突然感慨道:“我本以为修仙炼道,本就是修仙炼道;想要做个侠客,便努力做个侠客;想得到别人的认同,便努力让别人认同;却哪里想过内中还有这许多微妙事故。确是应了那句古训,人心难测。然,我终究是我,不论如何,只求活个问心无愧就好!”

    “你……”骨精灵气郁难言,滞了片刻,蓦然一笑,颇有一些无奈地感慨道:“算了,反正我就是欣赏你这样单纯的性格!只是为你着想,切莫再轻言那些大言不惭之话才是。尤其是关于天科境的话题,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毕竟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以免得罪小人!”

    剑侠客听完突然笑了起来,揶揄道:“骨精灵,我听你这话的意思,怎么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骨精灵愣了片刻,突然醒悟过来,蓦地骂道:“去死!”说着就要给剑侠客一记耳光。

    剑侠客却早已站起身,躲在一块屏风之后,笑道:“不和你们说了,我很担心李善人的病情,我要去看看他。”说罢就要转身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