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八章 嘱托

    (感谢同学们的支持,不论是起点的同学,还是qq阅读上的同学,我都看到了。想说的很多,但又不能说什么。只能很肯定地告诉大家:这是第三部,定位是玄幻!)

    (《单车上的爱情》的同学们,有耐性的请继续等下去,那本书不会放弃。目前现实中的好友,在帮忙谈影视方面的合作,能不能成也不清楚,也算是一个小动力吧。所以请有耐性的同学,一定要等下去。)

    第三十八章嘱托

    “那你们还这样悠哉地待在这里?”剑侠客大感疑惑。

    “我们不过是将计就计,想看看他们到底想要搞些什么名堂。”逍遥生解释道:“毕竟现在敌我不明,我们无法确认他们的立场,只能先将着他们的意思来办。”说到这里,逍遥生的表情蓦然变得越发认真了起来,有些突兀的,很是严肃的说道:“剑侠客。”

    “怎么?”剑侠客下意识地警觉了起来。

    逍遥生一动不动地看着剑侠客,半晌方说道:“万一真有什么危险,你只管往长安而去!”

    砰的一声,剑侠客猛然将拳头重重地捶在了桌上,几乎跳了起来,满腔激愤地质问道:“逍遥生,你这是什么意思?到现在你还当我是个贪生怕死,只顾自己安危,不管朋友死活的小人不成?”

    逍遥生赔着笑,不紧不慢地解释道:“剑侠客,你不要激动,我不是这个意思,从来都没有过。对你,我很信任!”

    “那你还让我遇到危险就跑?难道我没有你们那样的能耐,就可以把骨气也丢了吗?”剑侠客愤愤不平地说道。

    “不!”逍遥生十分肯定地说道:“我让你去长安并没有贬低你的意思,相反的你需要极大的勇气和魄力!”

    剑侠客的脸上写满了疑惑,只听逍遥生越发严肃地解释道:“我是要你去请救兵!”

    “救兵?”剑侠客越发迷糊了。

    “没错!”逍遥生继续解释道:“不用我说你多少也应该明白,现在建邺城的上空已被邪气笼罩,不论始作俑者是否就是妖风,这一两日之内建邺城必有大难!如果届时应龙道人,与我们所战并非同一战线,那么局面多半便要失控!我们必须有援兵方解。”

    “你即有这种顾虑,那我们现在就去长安请救兵!”剑侠客说着站了起来,就要往外走。

    逍遥生忙制止道:“不可!这只是我们的猜测,倘使情况并非如此我们势必被同道中人取笑。个人名誉是小,但若被架在门派的位置上,我们是如此都承担不起的!”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就这样等着事情发生?”剑侠客焦急道。

    “现在只能希望城中还有一些高级修士留下,届时也能组成一个小队,抵抗一阵子!”逍遥生语气低沉,对自己所说的假设明显不报什么希望。

    “你这又是什么混账话,修士不都是为了除魔护道才苦苦修炼的吗?倘若城中真有高级修士在,遇到妖邪作乱,自当挺身而出才是。”剑侠客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教训道。

    逍遥生勉强一笑说道:“剑侠客,等你真正进入修仙界就会明白,只有年轻的修士才会一腔热血,勇往直前;而有了岁月的、高级的修士,多半都是惜命的,对于无利可图的麻烦,他们多数情况下都会选择视而不见,能避则避!”

    “这……怎么会这样?”剑侠客一脸讶异。

    “修炼不易啊!”逍遥生感慨道:“你看这满天邪气,可能并不是妖风在酝酿什么,而是在给城中有些修为的修士打招呼,让他们快快走人!”

    剑侠客不禁一个激灵,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我们来李善人家的路上,看到好些修士模样的陌生人,正朝着野外的方向勿然去了。”说了这里,剑侠客突然疑虑道:“可是他们都跑了,我身无好物,到了长安又能找谁救助?”

    “这封信,你收好。”逍遥生说着,从怀中拿出一封信,给了剑侠客,随即解释道:“倘若局面当真无法掌控之时,你便拿着这封信前往长安化生寺,将此信交于疥癞和尚,他自会带你见我师父空度禅师,此难必解。”

    “空度禅师?”骨精灵蓦地吃了一惊,惊问道:“你是禅师的弟子?”

    逍遥生反过来也吃了一惊,先是反问道:“你知道我师空度禅师?”随即又回答道:“我是他老人家的闭门弟子。”

    骨精灵不禁一声苦笑,重又审视了几眼逍遥生,随即颇有一些感慨地说道:“这回果真时运不济!倘若你有个什么好歹,我的麻烦可就大了!”

    “这话何意?”逍遥生大惑不解地问道。

    骨精灵却没有回答的意思,反而移开视线,看向剑侠客,用一种包管受用的语气笑着说道:“这封信你就拿上吧,不论局势如何,若当真能见上空度禅师一面,那也是千年万年修来的福缘了。”

    “啊!”剑侠客顿觉受宠若惊,薄纸沉若千金,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接受了。

    “剑侠客,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逍遥生一脸认真地说道。

    “好!若形势真到了无法掌控的地步,我就是拼了这条性命,也要把这封信送到疥癞和尚的手上!”剑侠客信誓旦旦,将信收进了怀中。

    逍遥生欣赏地点了点头。

    “但是话说回来,你的本事比我强多了,为什么不自己去,非得我去?”剑侠客十分不解地问道。

    “这个……”逍遥生顿时语塞,竟不知该如何做答了。

    却听骨精灵毫无遮掩地说道:“这还用想,当然是因为你没有实力,不会被针对,更容易逃脱!”

    “骨精灵!”逍遥生一脸尴尬,万万没有想到骨精灵会这样直截了当。

    剑侠客怔住了片刻,突然一本正经地说道:“好,我明白了!我一定会利用自己的优势,拼命将信送到!”

    骨精灵和逍遥生顿时吃了一惊,着实没有料到剑侠客竟会有这等觉悟。

    愣了片刻,骨精灵忽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我看,逍遥生,你不如好人做到底,现在就带了剑侠客返回长安,也不用叫他去拜什么大唐官府了,和你一拖,都拜在空度禅师坐下,方是一桩美事。”

    逍遥生一声阿弥陀佛道:“非君之志,何必强求!况且留你一个人在此,我不放心,剑侠客更不放心。”

    “你们一会儿化生寺,一会儿大唐官府,一会儿拜师,一会儿志向,到底是要说些什么,我都要被你们搞糊涂了?”剑侠客十分不解地挠了挠脑袋。

    骨精灵却蓦地一脸认真,几乎是用叮嘱的语气说道:“你只要记得一事,若拜入大唐官府,定要拜在程咬金的坐下,前途方能不可限量。至于其他的人,不论是大弟子,二弟子,还是首席弟子,都无法将你引至大道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