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二章 翻脸

    返岸途中三个人又遭遇了几次怪物的袭击,皆被骨精灵一击破之。

    “我不相信,我绝不相信,李善人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杀人夺物的勾当!那野鬼一定是在扯谎,想要为自己开脱罪恶!”刚刚游上海岸,剑侠客就一脸激愤地咆哮了起来。

    “信不信由得你吗?请你不要这样无知,把自己的个人情感做为判断客观事实的标准。”骨精灵一脸冷酷地教训道。

    “可是他是鬼啊,他说的话能信吗?他可能只是为了把我们支开,好趁机逃跑呢!”剑侠客的情绪异常激动,想到每逢过节李善人都会派人送给自己一些银子,他就无法接受野鬼商人的说词。

    “难道说人说的话就能信了?还是你认为马飞他们都太善良了,还不足够让你提高警惕?”骨精灵一脸讥讽地质问道。

    “可是这不一样啊,李善人和他们根本就不是一类人!”剑侠客有点底气不足地辩驳道。

    “或许吧。但是你得明白,每个人的心里都隐藏着不为人知的邪恶,平时看起来一脸慈善的人,做起恶来往往是令人发指的!就像那个一脸正义的张翼,他不是已经露出了内心的邪恶!”骨精灵十分严肃,她的苦口婆心显而易见。

    剑侠客却满脸焦躁,一心只想反驳。

    看到两个伙伴僵持不下,逍遥生终于开口劝道:“骨精灵你就不要一再打击剑侠客了,剑侠客你也不要那样固执己见了,不管怎么说事实方是判断是非的强有力标准,这一点是谁也不能否认的。我们现在所要做的就是调查出事情的真相,在真相未明之前,野鬼商人所说的话只是参考,李善人也只是有杀人夺物的嫌疑。现在是非未定,争执下去不过白费口舌罢了。我看我们还是先回建邺城,召集几名高级修士,预防妖风的灾害才是正事。至于调查李善人杀人夺物一事,就等到李善人病愈之后再进行吧!”

    “对,就是这个道理!”剑侠客十分激动地响应道。

    “哼!”骨精灵不以为然,傲慢而去。

    炎阳高照,辽阔无际的海滩上,成片成片的少年修士正在激情昂意地修行,隐藏在暗处的危险似乎已被淡化,一切的一切,清朗的就像天空一样万里无云。

    剑侠客、骨精灵、逍遥生心不在焉走过沙滩,走在通往建邺城的阴凉小道,河水潺潺,鸟儿莺莺,尽是一派世外桃源气象,但他们的脸色却非外凝重,似有无尽心事笼罩脸上。

    良久,已走了近半路程,逍遥生突然想起什么说道:“骨精灵,刚才在海底真是辛苦你了!”

    “辛苦我了,这话怎么说?”骨精灵一脸好笑,颇有一些不解地看了看逍遥生。

    “辛苦你为我们保驾护航,也谢谢你对他们手下留情,更谢谢你陪我演了那么久的黑脸。”逍遥生一本正经地说道。

    “哼!”骨精灵一声冷哼,一脸不屑地说道:“就他们那点能耐还需要我为你保驾护航?放他们一马,那也是为了我自己积点阴德罢了,有什么好谢的。”

    逍遥生陪着笑脸,正想说点什么,突然一阵阴风扫过,不透半丝光霞的乌云浪涛一般从建邺城的西北方滚滚而来,决堤一般笼罩着城池。

    三个人蓦地停了下来,剑侠客焦躁不安地看着远方翻滚而来的阴云,颇有一些不爽地怨道:“又是这样的鬼天气,刚才明明还是大太阳的,说翻脸就翻脸了!”

    “真的是翻脸了!”逍遥生一脸铁青,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道。

    “什么?”剑侠客完全没有听懂逍遥生的意思。

    “快进城!”骨精灵脸色大变,身体蓦然一恍,已用独门秘术闪出数丈之远。

    逍遥生不敢懈怠,使用本门急行秘术“佛门普渡”紧跟而上。

    只几眨眼的功夫,剑侠客已被落下老远,蓦然醒悟过来高呼道:“等等我!等等我!你们两个等等我啊!”叫喊间,已玩命似地跑了起来。

    “我和骨精灵先去看个究竟,你不用心急,慢慢追上即可!”逍遥生提醒道,声音虽是从二三十丈外传来,却如是在剑侠客的耳边说的一样清晰。

    剑侠客气急败坏地大叫道:“你们不就是出身名门大派,比我高了几级修为,有什么了不起的,我非追上你们不可!”说罢,追得更加拼命了!然而令人懊恼的是,那上一刻还能看到的两个若隐若现的诡异人影,这一刻已如人间蒸发一般消失在了前方的转角。

    待追过拐角,仍旧不见二人身影,倒是多了几个路人在谈笑这阴晴难测的天气,好像刚才根本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人物从他们身边经过,可怜的剑侠客,这几天只不过是做了一场不现实的梦罢了。

    但是,剑侠客并没有丝毫放弃的意思,依然全力向前追赶,任气喘吁吁,冷眼如剑,讥语如刺,也不只有一个信念:“我一定要追上你们,我才不要做一个只配被人保护的弱者!”

    一口气不知追了多久,不知追了多远,只觉心脏要炸了一般地难受,剑侠客终于在建邺城东门刚刚进入的地方看到了骨精灵和逍遥生。

    两个人脸色凝重,骨精灵目光不善地审视着来往行人,逍遥生目光忧心地观察着来往行人,好像要从这些行人的身上发觉什么特别的事物似的。

    “你们……你们……我终于追上我们了!”剑侠客喘息得厉害,左手狠狠地抓着自己的右胸脯,右手狠狠地攀着着逍遥生的胳膊,带着几分兴奋,说着有些语无伦次的话。

    骨精灵和逍遥生都没有回应,仍旧目不转睛地审视着来往行人。

    剑侠客无法理解两个人的古怪行为,喘息半晌,咽了口唾液,方一脸疑惑地问道:“你们两个……两个,在找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