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三章 分道扬镳

    “我哪里都不去!我要照顾我家善人,你想杀便杀,我符全绝不向你低头求饶!”符全义愤填膺地抗议道。

    “骨精灵你不要激动,事情也不急于一时,待稍后药买回来,给李善人服下,症状扼制住了,再请符全大叔给我们带路也不迟啊!”逍遥生赶忙劝道。

    “不行,我现在就要他带我去!”骨精灵毫无商量余地地坚持道。

    “骨精灵你不要这样,你再怎么心急,符全大叔死活不答应,也无济于事啊!带路的事情,待李善人的病症缓解一些,让符全大叔的心放下来再说也不迟啊?剑侠客,你说是不是?”逍遥生突然转向了剑侠客。

    “我……”剑侠客愣了片刻,心不在焉地看向了情绪焦躁的骨精灵,极度平静地缓缓说道:“骨精灵,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急切想要调查清楚这件事情,也不知道你和这件事到底有什么关系,但是我知道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珍视的人,每一个人也都有自己选择的自由,我们没有权利强求别人做什么。我知道你很强,但是武力所征服的不过是外在的屈服罢了,绝非内心的认可。我知道我很弱,但是我想要的朋友并不是只能同甘却不能共苦的朋友。我很弱,但是我希望你我能够真心相待,如果你们觉得我是一个累赘,有好事时就出来领受,有危险时就夹着尾巴逃走,那么,很抱歉,我也是一个有自尊的人,我不能再接受你们的好意了!”

    “剑侠客!”逍遥生一脸吃惊,他这才意识到,剑侠客自进入李善人家后不久,就表现得特别消沉,竟是因为自己和骨精灵的一再隐藏,终于伤了他的自尊心。

    “剑……”骨精灵意兴阑珊,本想叫回剑侠客,然终是没有果决地叫出来。

    “骨精灵,怎么办?”逍遥生已然不知所措了。

    “算了,让他去吧,总比出什么意外好!”骨精灵心不在焉地说道。

    “可是,这会伤害到剑侠客的!”逍遥生终于有些恼怒了。

    骨精灵却仍旧无动于衷,半晌突然神情一凛,一挺勾魂爪,厉声威逼道:“带我去!”

    话音刚落,突然砰的一声,房门被重重地撞开了,张翼带领十几名护院冲了进来,神情激动地叫道:“符武师,你没事吧!”看到符全正被挟持,忙又忐忑不安地要求道:“你想干什么,快放开符武师!”说得正义凛然,气势汹汹,但却不敢向前;身边的护院更是一个个眼神闪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聚在门口,犹豫不前。

    骨精灵心情已经很坏,看到张翼更是恼火难耐,蓦地暴怒道:“你是个什么东西?给我滚开!”

    张翼一脸惶恐,跌跌撞撞倒在了身后人群的身上。

    “走!”骨精灵说着把勾魂爪抵在了符全的腰后。

    “慢!”逍遥生突然急中生智道:“骨精灵,符全大叔还要坐镇李府,照顾李善人,你不能带他去!那天并非只有符全大叔一人在场,你放开符全大叔,让符全大叔另找他人引路可好?”

    骨精灵蓦地停了下来,想了片刻,收起勾魂爪,一脸冷漠地说道:“随便由谁带路都好,我只要去那里看个究竟!”

    “可是逍遥少侠,我怎么能为了自己的安危枉送他人性命?这种损人利己之事,我符全不耻下为!我看还是让她杀了我吧!”符全断然拒绝道。

    逍遥生赶紧劝慰道:“符全大叔你放心吧,骨精灵绝不是嗜杀之人。她只不过是要找人带个路,到了地方,自会放人回来。就请符全大叔差一名当日在场的工人,先带骨精灵前往。我待药草回来,配好药,也会随后赶去。”

    符全将信将疑,然又无能为力,只好无奈地叹了一声,妥协道:“也罢,谁叫我只是一个普通武师,没有能力保护我家善人呢!”随后对一个护院吩咐道:“张虎,你就辛苦一趟,带这位姑娘去东海湾走一遭吧。”

    “我……”人群中一个瘦小的护院,满脸惊恐地求道:“符大哥,我……我怕啊,你叫别人去吧!”

    “你怕什么怕?”符全突然暴怒道:“你家里上没老下没小,平时干活比谁都会偷懒,你不去?谁去?赶紧给我去!”

    众护院吓了一跳,不禁面面相觑地看了看,心中都在庆幸着什么。

    “符大哥,我还不想死啊!”张虎说着,竟失声痛哭了起来。

    但是骨精灵已经走了过来。

    众护院心有灵犀,赶紧退到两边,让开了一条路。

    骨精灵面无表情,语气冰冷地说道:“东海湾,三天前,你们卸货的地方。”

    张虎怕极了骨精灵,未等骨精灵走近,身体已不由自主地向外走了,一边走一边一步一回头地哭叫道:“符大哥!符大哥……”

    “哎!”符全一声羞惭的哀叹。

    张虎的哭声越来越低,不久便出了李府,众人吊着心的总算放了下来,符全疑惑道:“逍遥少侠这样文质彬彬,那个……那个……那位女侠的脾气却着实有些火暴啊?”

    逍遥生笑了笑说道:“符全大叔尽管宽心,张虎大哥一定会安然回来的!骨精灵脾气虽然有一点暴,但是心地善良,不会随便伤人的。”

    “那就好!那就好!”符全应着声,但仍旧忐忑不安地说补充道:“这小子怪可怜的,十来岁的时候父母就先后离世了,我看他可怜,就把他带了回来,教他做点事。不想,他却是个好吃懒惰的家伙!”说罢又情不自禁地哀叹了一声。

    逍遥生宽慰道:“符全大叔不必过急,人总要多经历一些,才能渐渐开慧长智。倒是现在时间已经不早,我想药应该将要买回来才是?”

    “跑得够快的话,是该回来了!”符全寻思了一声,吩咐道:“马亮,你出去看看,药怎么还没有买回来!”

    “是!”一个身材高大的护院应了一声,刚要往出跑,就听到外面传来了急促的喊叫声:“符武师!药买回来了!符武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