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章 探源

    “没救了?什么人没救了?小丫头!”符全突然莫名地紧张了起来。

    众护院忐忑不安地互相看了看,随后又把视线落在了剑侠客的身上,似乎剑侠客现在就会把不幸降临散播在他们身上似的。

    却听骨精灵一脸阴沉地说道:“李善人,他的毒牙将要长出来了!”

    “毒牙?”符全讶异道:“小丫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善人明明好好的,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蛊惑人心!”

    众人都下意识地看向了被绑在座椅上的李善人,只见他脸部肌肉正在莫名抽搐,面色土灰一样发黑,双眼呆滞缺乏光泽,双唇微微发紫。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李善人怎么会变成这种样子?”众人一片惊愕,原本守在李善人身前的几名护院都情不自禁地退后了几步。

    “大家不要怕,我已经派人去长安城请名医侠士,算算时间今天也该回来了。到时自会有高人帮李善人驱邪治病。所以,大家根本就不用担心,只要看好今天就行!”符全赶紧安稳人心。

    “他坚持不了这么久,尸毒将至五脏,至多鸡闻时分就会开始僵化,长出毒牙,变成僵尸!趁他还有一点意识之前,不如让我用秘术查看一下事情的原委!”骨精灵语气冰冷,面无表情地说道;说完,当真右手一扬,就要朝着李善人走去。

    逍遥生一惊,赶紧拦在骨精灵面前阻止道:“不可,你若用探源追溯这一类的秘术,会对他的意识造成损害!治愈之后,他极有可能变成痴傻!”

    剑侠客听不懂骨精灵和逍遥生在说什么,其他人也听不懂,但是大家的思想里有一个共识,那就是这一脸无情的少女要对李善人不利了!

    符全应时怒目圆瞪,骂道:“臭丫头!你在胡说什么,小小年纪就敢在此胡伦乱扯,导人迷信,还想伤害我家善人!看我先把你拿了,送官查办!给我上!”

    一声令下,十几名护院叫喊着就要先后冲上前去,捉了骨精灵表现一番。

    “骨精灵是我最好的朋友,谁都不许伤害她!”剑侠客大叫着迎了上去。

    骨精灵猛然一愣,心中一阵莫名的温暖,她着实没有想到,自己那样恶劣地对待剑侠客,可是当自己受到攻击的时候,剑侠客却会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保护自己。

    “臭小子,滚一边去,不然把你也捉了一起见官!”一名护院叫骂道。

    “捉了!捉了!这种瘟疫早该死了!”一名护院高叫道,两个人同时向剑侠客攻了过去。

    剑侠客扬拳便击,身有10级修士实力,让他信心十足。然而这些护卫却并不比他差多少,都是9级境界,不肯突破10级步出建邺城的顶尖打手。因此两个护卫同时攻来,立刻就把剑侠客压制住了。剑侠客不仅无法摆脱,反而节节败退,只能大吼大叫:“给我让开!不许你们伤害骨精灵!”

    骨精灵却毫无感激地说道:“管好你自己,他们的脏手碰我不得!倒是你逍遥生,要挡到什么时候?”话落,突然怒火沸腾,一掌劈向了过去。

    逍遥生扬拳一挡,说道:“骨精灵,你不能这样做,这会伤害他的意识,对他的伤害太大!”

    两人拳掌过处,劲风横扫。冲上前来的护院竟都被这拳掌之风刮得站立不住,摇摇晃晃,险些摔倒,冲到眼前又惊恐地叫着退了回去,和那些迟了一步正准备前冲的护院忐忑不安地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他……他们是什么人,明明只是十多岁的年龄,怎么会有这么高深的修为?”符全一脸吃惊,他也不敢动了,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这两个少年男女的对手,所有的护院联手对付其中一人也只是蚍蜉撼树,白白送死。当下只得期望这少年能挡住少女的攻势,保护住李善人。站在他身边的张翼一脸骇然,一时想起岩洞中的经过,突然觉得自己得罪了两个不该得罪的人物,不由自主地躲进了人群里。

    正在与剑侠客打斗的两名护院,突然看到如此情形,先是愣了片刻,随后便撂下剑侠客不管,跑回了同志的身边。

    剑侠客也傻眼了,目瞪口呆地看着骨精灵和逍遥生凶猛的攻防,心中的疑惑突然一扫而空,如果说不久前他还在怀疑两个人所说的话,此刻他却是深信不疑了。

    “他就要变成僵尸了,不趁现在探源,变成僵尸之后要辛苦好多!”骨精灵坚持道,一掌劈下,逍遥生一闪,拳风带着隐约可见的劲风之象,落在了一把桦木靠背椅上,只听咔的一声,桦木靠背椅哗啦成了一摊碎片。

    “不行!我绝允许你这样伤害无辜!他还有救,在他成为僵尸之前,我还有办法扼制住他的尸毒,防止病情恶化!”逍遥生边挡边说,他们化生寺子弟发扬慈悲之心,主守不主攻,所以不论是修习的法术还是拳脚上的功夫,也都带着这样明显的特征。

    “没时间了,快让开啊!”骨精灵突然暴躁了起来。

    然话音未落,突然一声鸡鸣,李善人的双眼之中蓦地射出了两束红魅的幽光。

    “啊!李善人——”众人顿时大惊失色,纷纷向后倒退。

    李善人一声低沉吼叫,如同野兽一般,狂暴地扭了圈头,嘴中蓦然长出了两颗尖细的獠牙,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增长,眨眼之间就长出嘴巴一指节之长。

    “糟糕!”逍遥生顿时一惊,撇下骨精灵向着李善人冲了过去;他本以为骨精灵的那些话都是为了达到目的耸人听闻,现在李善人突然僵变,他才明白是自己的见识太浅了。

    “晚了吗?”骨精灵一声不知可否地泄然,也朝着李善人冲了过去。

    李善人突然躬身站了起来,一声渗人心神的吼叫,猛然狂野一挣,只听啪啦一声响,不仅挣断了缚身绳索,就连座椅也应声爆裂碎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