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九章 跟踪

    深夜迷离,已进寅时,轻风徐徐,阵阵海风不断多东边吹来,咸咸的味道时不时就会振奋一下夜行者的神经。剑侠客一路小心跟踪,已过了好几条街道,逍遥生仍在谨慎的小心翼翼地走着,好似也在跟踪什么人似的。

    “他们这是要去哪里?是在跟踪骨精灵吗?”剑侠客很是疑惑地想着,自房间出来,便没有发现骨精灵身影。

    “这是——”又跟了几段路,逍遥生突然停住了,停在了一座豪宅之前,剑侠客一眼就认出了:“李善人家!”然而就这一瞬间的惊讶,他却意外发现与逍遥生在一起的陌生人,不知何时竟已不知去向了!

    “另一个呢?”剑侠客正在心中惊疑,忽见逍遥生纵身一跃,竟悄无声息地落在了二楼走廊之内。

    “好厉害!”剑侠客心中惊慕,准备近前看个究竟,但是庭院之中不知何时竟比平时多了好几名护院,武师符全也未休息,正在提醒着他们。

    “怎么办?”看着逍遥生消失的地方,剑侠客心中焦急,想了半天,决定铤而走险,爬墙上屋。

    说上就上,既已到了目的地,剑侠客不再担心被逍遥生发现,径直朝着二楼走廊爬去。

    等级升至10级的剑侠客不仅觉得体内充满了比以前多了倍许的力量,行动起来也觉得比以前轻盈多了,三两下就爬上了院墙,轻松一跃进入了二楼走廊。但是还未起身,一把冰冷的武器就抵在了他的颈部。

    剑侠客大吃一惊,顿时出了一身冷汗,被武器顶着慢慢地站起了身,结果两个人同时吃了一惊,惊声低语道:“是你!”

    两人说罢,又赶紧闭上了嘴巴。

    那用武器顶着剑侠客的竟然就是一直被他跟踪的逍遥生。

    “我总觉得身后有什么人在跟踪我,没想到会是你!你怎么跟来了?”逍遥生压低声音,收起武器,绷紧的神经也总算松懈了下来。

    “我还想问你呢,”剑侠客尽量压低声音质问道:“深更半夜的你偷偷来到李善人家想偷盗不成?”

    “不要瞎说,我是跟踪骨精灵过来的。”逍遥生解释道。

    “骨精灵?她人呢?”剑侠客紧张道。

    “我刚跟过来,她应该是进了这间房。”逍遥生说着用唾液在窗纸上戳了一个洞。

    剑侠客也戳了一个。

    两个人悄悄向内中看去,果然看到烛光照亮的房屋之中,骨精灵正向一个被紧紧绑在座椅上的中年男子走去。剑侠客一个激灵,情不自禁地惊疑了一声,骨精灵猛然转头来看,好在逍遥生快了一步,蓦地将剑侠客一把拉蹲在了地上,并捂住了他的嘴巴。

    剑侠客没有反抗,只是双眼焦躁地看着逍遥生。半晌逍遥生松开了手,剑侠客情绪激动地低声问道:“那是李善人,骨精灵为什么要抓他?”

    “先看看再说!”逍遥生压低声音提醒道。

    两个人猫起身,再次偷偷地看了进去,远远觉得李善人一脸痛苦,支支吾吾想要说些什么,但不知为何却话不成字。

    随即,便听骨精灵自言自语道:“看来再过不久你就要毒入五脏彻底僵化了!”

    剑侠客和逍遥生正听得紧张,忽见话落的骨精灵右手一扬,以极凶恶之势朝着李善人的脑门抓了过去。两个人顿时一惊,同时惊叫着破窗而入:

    “不要!”

    “住手!”

    砰和一声巨响,窗框哐当落地,骨精灵已到李善人脑前的手蓦地停了下来,缓缓转过身一脸吃惊地看着两个人诘问道:“你们跟踪我?”

    两个人却好像并没有听到骨精灵的问话,并没有看到骨精灵的恼怒,剑侠客愤怒道:“你不能伤害李善人!”逍遥生紧张道:“你想对李善人做什么?”

    “我对他?”骨精灵一脸凝重地看着两个人。

    “你不能这样做,他还有救!”逍遥生说着护在了李善人面前。

    “我……”骨精灵正想说点什么,宅内突然一片喧哗,十几名护院朝着二楼冲了上来。

    “有贼!在二楼,快去保护李善人!”

    剑侠客也护在了李善人座前,一脸正义凛然地看着骨精灵。

    骨精灵无奈地退到一边,一脸严肃地看着两个人。

    这时众护卫冲了进来,符全大叫道:“快保护李善人!”

    四五名护卫冲了过去,逼开了剑侠客和逍遥生。

    “你们几个臭小子想对李善人做什么?”符全怒气冲冲地质问道。

    与此同时地,门外几名护院,对打晕在地的守卫连踢带骂道:“妈的,快起来,有人闯进来了!”

    “我们?”剑客侠和逍遥生面面相觑地看了看骨精灵,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什么了。倒是骨精灵一如既往,仍旧是一脸凝重,好像这些护院的出现与她来讲并没有实际性的利害关系似的。

    “符武师和他们有什么好啰嗦的,捉了见官就是!”一名护院情绪激动地提议道,其他的护院同样情绪激动,纷纷响应。

    吵嚷间,又有人走了上来,边走边问:“符武师贼人捉到了没有?”

    剑侠客听出说话之人乃是张翼。

    “捉到了,是三个小毛头!”符全回答道。

    张翼走了进来,挤到前面,不禁惊异道:“是你们?”

    “你认识他们?”符全问道。

    “那个就是桃源村的剑侠客,另外两个只有一面之缘,都是昨日在岩洞中一起出来的!”张翼解释道。

    这“就是”两个字的特指,顿时针扎一般地刺进了剑侠客的神经。剑侠客这才隐隐约约地明白,其实张翼大叔一直以来都是和其他人一样,用同样的厌恶眼神看着自己的。“那也就是说,他以前对我有过的那点关心,都是在逢场作戏骗我的了?”剑侠客若有所思地想着,又想到昨天张翼在岩洞中的无情,他觉得这更有可能了。

    “桃源村的剑侠客?就是那个被称为灾星,谁和他在一起,谁就会倒霉的剑侠客?”突然有人问道。

    众人先是面面相觑,随即看到张翼点了点头,都心有灵犀,同时忐忑不安地倒退了几步,好像要远离疫源似的。

    剑侠客突然觉得自己好孤独,好像所有的温暖都是假相,不论是身边的骨精灵还是逍遥生,都是假的,他仍旧是孤独的一个人,孤单的自己,除了死去的楚恋依阿姐是真心对他好,其他的人都是在骗自己。就在这孤独不断深入骨髓的当儿,逍遥生突然拍了拍剑侠客的肩膀安慰道:“不要听他们信口雌黄,他们对你的成见太深,说不出好听的话。想要改变他们对你的看法,你就得努力,证明给他们看。”

    剑侠客很是感动地点了点头,本想说点什么,骨精灵却突然没来由地说道:“他要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