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八章 满是秘密的骨精灵

    “怎么会没有解毒的方子?这要怎么办?”剑侠客坐立难安,送到嘴边的菜,又被放回了盘中。

    “这不用你慌,李善人已差人前往长安请人解难。这几天就会来到,相信李善人他们的尸毒也会迎刃而解。到是我们这几天必须多加留心一下建邺城和东海湾一带的动静,看看能不能找到事情的根源。”逍遥生说到这里,看向了骨精灵,意味深长地问道:“骨精灵你说是不是?”

    “哼!”骨精灵显得没有讨论这个问题的意思,颇没耐性地说道:“我没什么要说的,遇到危险你们只管逃跑保住自己的小命就好!”

    逍遥生已经可以肯定这件事必然和骨精灵有着很大的关系,但是骨精灵这样强硬,她自己不愿说,显然是问不出来的,也就不再多话了。

    倒是剑侠客的心思显然不在这方面,他一脸激动地说道:“我们得赶紧把这件事告诉大家,让大家小心防备才是啊!”说着就要起身。

    逍遥生赶紧拉住剑侠客制止道:“不可!”

    “为何?”剑侠客满是质疑地看着逍遥生。

    逍遥生顿了片刻,不紧不慢地解释道:“这件事绝不可宣扬出去,一者怕打草惊邪,二者怕引起全城恐慌。前者祸源可能逃之夭夭,转往他处;后者将会是一不可收拾的混乱局面,这也正是李善人要悄悄差人去长安请名士的缘故!”

    “那我们现在不就什么都做不了了?”剑侠客一脸沮丧地坐了下来。

    逍遥生突然想到什么说道:“现在也只能等了!不过,这几天我可以给你好好介绍一下人族的几个大门派,你可以仔细考虑一下未来的修道方向。”

    “也只能这样了!”剑侠客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晚饭过后,逍遥生唤来小二,收好餐桌,与骨精灵护法,帮剑侠客突破建邺城等级限制,冲击10级。

    也就几个呼吸的功夫,剑侠客的身上一道亮光一闪而过,成功荣升10级。骨精灵和逍遥生还未说出恭喜的话,剑侠客先说出了心中的疑惑:“这次冲击等级很顺利,但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耗费的时间要比之前多出好几倍。”

    骨精灵和逍遥生的脸上都浮现了欣慰的笑意。

    “这就对了,你等级越高,修为越深,突破等级时所耗费的时间也就越长,甚至会长达数日数月!届时更需要找个安全的地方,方可进行等级突破。”逍遥生解释到这里,顿了片刻又说:“剑侠客,你能觉察到这一点,就足以说明你是一个极有慧根的修士,只要努力修行,将来一定能够走得很远!”

    “放心,我不会懈怠,我一定要化境飞升,去寻找楚恋依阿姐!”剑侠客信誓旦旦地说道。

    骨精灵终于听不下去,冷哼了一声。

    剑侠客气愤道:“骨精灵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只许你们有远大的目标,就不许我有了?”

    骨精灵不能解释,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这个问题,懊恼半晌,突然气急败坏地说道:“我去休息!”说罢,摔门而去。

    “什么嘛!我又没说什么冒犯她的话,怎么说生气就生气?女人还真是小气!”剑侠客看着门口,自言自语道。

    逍遥生心中了然,但却不能解释,苦恼片刻,突然说道:“都子时了,是该休息了。明天见!”说完闭门而去。

    剑侠客一脸诧异,自言自语道:“这两个人怎么回事,怎么都这么莫名其妙?都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不过确实太晚了,我也睡觉吧。”

    剑侠客熄了灯,和衣在床,怎么都睡觉不着。他虽然经常一个人在外过夜,但都是露天而眠,住酒店今天还是头一遭,更不用说还是住这样高级的酒店了。

    剑侠客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中塞满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先是被马飞等人骗进岩洞,再被骨精灵所救成为朋友,而后又和逍遥生成为了朋友,紧接着又知道了自己的楚恋依阿姐可能已经成了神仙飞升仙界,最后又得知建邺城一带可能出现了厉害的妖怪。这一切的一切——从未想过,从未听过的稀奇古怪的事情,突然间就一股脑儿闯进了他的世界里。一时间他的思绪竟如翻滚的海浪一般,汹涌着,汹涌着,怎么也停不下来。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剑侠客突然听到屋外右侧传出了轻轻的,小心翼翼的开门声,然后是低若蚊蝇的脚步声。“骨精灵!”剑侠客一个激灵,猛地坐了起来。正欲往出走时,屋外左侧突然也传出了小心翼翼的开门声。“逍遥生!”剑侠客心中惊讶:“这么晚了他们想干什么?”想到这里,就想出去问个究竟,但又想到这两个人说话时总是对自己语带保留,觉得问他们也不可能得到真实的答案,便决定要跟在他们身后看个究竟。

    寻思间,剑侠客看到一个黑影停在了自己的房门前。剑侠客做贼一般屏住了呼吸,一动不动地关注着黑影的动向。几个呼吸的功夫之后,黑影终于移步而去。剑侠客总算松了一口气,又过了几个呼吸的功夫,翻身下床,拿起夜幕初降之时逍遥生给自己买的铁齿剑,打开房门,追了出去。

    走出酒店,剑侠客左右查看,大街之上,一片漆黑,已是万家灯熄,人人酣梦时分。看看天空,更是深黑的有如被墨泼过一般,点点星光也让夜空深邃得可怖,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将整个世界吸进去似的。

    左看右看,看了良久,剑侠客突然发现左边十余丈开外的屋旁站着一个人。不对,是两个人!而且好像正在交流什么。剑侠客赶紧退后几步,贴门而立,小心翼翼探视前方,隐隐约约看觉前面两个人一个穿着与夜色相近的衣服,应该是逍遥生的一袭深蓝衣;另一个穿的却是如萤火虫光一样颜色的衣服,而且好像还是一身盔甲。

    “那人是谁?”剑侠客正在心中疑惑,却见两个人走动了起来,其势急促,小心翼翼,赶紧尾随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