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七章 尸毒

    骨精灵一声不耐烦的冷哼,自顾自地向前而行。

    三个人又走了半晌,剑侠客和骨精灵始终一言不发,逍遥生走在中间,显得很是尴尬,思忖半晌终于下定决心开口说道:“你们两个不要这样了,我们就摊明说吧。”

    剑侠客立马激动了起来,很是迫切地说道:“快说!”

    “逍遥生,你不要多事!”骨精灵语气强硬,满脸愠怒,颇有一点警告的意味。

    然而逍遥生显然心意已坚,无奈地叹了口气,看着骨精灵说道:“我想这件事还是告诉剑侠客比较好一点。”

    “告诉他?你的脑子是不是混乱了,他也配知道?”骨精灵说着,斜了剑侠客一眼。

    “你……”剑侠客一脸气郁,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怎么了?”骨精灵丝毫不觉得自己有哪里说错了。

    “好了骨精灵,你就不要心口不一老是嘲讽剑侠客了!我是再三考虑,觉得这件事如果不告诉他,可能成为他的心魔,那就有些不妙了。”逍遥生一脸顾虑地解释道。

    骨精灵一脸犹豫,迟迟做不出决定。

    “不过,剑侠客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否则即使让你生了心魔,也是万万不能说于你的。”逍遥生的语气超乎寻常的严肃。

    剑侠客顿时就明白到了事情的非比寻常,然而却没有丝毫犹豫,十分干脆地说道:“什么条件,你说!”

    “条件很简单,这件事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绝不能参与进来!”逍遥生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剑侠客看看逍遥生,又看看骨精灵,半晌颇有一些失落地回答道:“好吧,我不参与就是。”

    逍遥生看向了骨精灵,虽然自己决心已定,但还是想得到她的肯定。

    骨精灵仍旧一脸犹豫,沉思着看了剑侠客半晌,终于无奈地妥协道:“也罢,你就说与他吧!”

    逍遥生的脸上登时出现了冰释般的微笑,看向剑侠客说道:“这件事非常隐密,待我们落宿之后再说于你听!”

    “啊!”剑侠客一脸惊诧,本想抗议几句,但见两个人都是那般严肃神秘,只好满足道:“也罢,反正你们已经答应,我就再多待一会好了!”

    逍遥生却笑着转开话题说道:“我记得这附近有家服装店,我们先去选套衣服,以备洗换。”

    骨精灵听到要买衣服,脸上顿时出现了别样的光华。剑侠客却有些紧张,他的衣服以前都是楚恋依阿姐帮他做的,楚恋依阿姐走后,便是自己缝补,毫不夸张地说,他长这么大从未买过一件衣服。

    进入商店,骨精灵便成了剑侠客的审美师,帮剑侠客从头到脚挑选,两个人的感情蓦地又合好如初了。

    买好衣服,找好食宿酒店,洗澡换衣之后,逍遥生又吩咐店小二上了晚饭。三个人洗疲而坐,剑侠客早已等待不及,迫不及待地说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逍遥生无奈地笑了笑说道:“看样子不先告于你,你多半要食不下咽。那就先说下这件事吧。”说到这里,顿了片刻,问剑侠客道:“你还记得陈长寿有说过那两个在岩洞里中毒的少年毒症特殊吗?”

    “记得!陈大爷确实这样说过!”剑侠客十分肯定地回答道。

    “随后陈长寿便和张翼耳语了几句,张翼登时便惊声失语。能让一个在东海湾一带修炼了几十年的修士,因东海湾发现的事情出现那样大的反应,自然不会是小事。”逍遥生说到这里,一脸严肃地看了眼骨精灵,随后又看向剑侠客,加重语气,很是慎重地说道:“我也大大地吃了一惊!因为陈长寿说那两个少年所中之毒带有尸毒成份!”

    “尸毒?”剑侠客蓦地惊叫出声。

    “嘘——”逍遥生急忙制止。

    剑侠客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骨精灵却不以为然地说道:“你们放心说吧,我已在房中布了结界,不会有人听到的。”

    “结界?”剑侠客一脸迷茫。

    “一种神秘术法,能够将这个房间和外部世界隔离开来。待你进入名门学艺自然会有机会明白。”骨精灵简单地解释了一下。

    “哦!”剑侠客似懂非懂地应了一声,继续问逍遥生道:“可是,怎么会有尸毒?我并没有听谁说过我们这里有妖魔鬼怪呀?”

    “这也是我大惑不解的地方。”逍遥生回答道:“不过,我现在可以肯定这里可能出现了有点来历的妖怪,能够操作尸毒,其修为应该不浅才是。所以,我们才不想让你知道这件事情。”

    “所以骨精灵那样说我,都是对我好,目的是怕我自不量力强出头了?”剑侠客说着看向了骨精灵。

    骨精灵却又是一声冷哼,好像完全没有把剑侠客的感激放在心上。

    “没错!你性格直率好强,我们很担心。”逍遥生直截了当地说道。

    “放心,我不搀和就是了!我可不想这样早早的死了,我还要努力修行,成为大侠,化境飞升,去找我的楚恋依阿姐呢!”剑侠客不知天高地厚地说道。

    “知道爱惜生命就好!”骨精灵语气有点尖酸,当真不知该哭该笑。

    逍遥生同样心情复杂,思虑半晌也只是勉强地笑了笑。

    “我当然要爱惜生命!不爱惜生命怎么对得起关心我的人!”剑侠客心情明朗,拿起子筷先吃了起来,边吃边又问道:“那他们还说了些什么?”

    两个人的脸色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逍遥生说道:“据陈长寿所说,几天前,李善人也恰好中了这样的尸毒!”

    “什么,李善人也中了尸毒了”剑侠客不敢置信地说道:“他那样的好人,真不该受这样的罪。好在陈大爷妙手回春,李善人的毒肯定已经解了!”

    “没有!”逍遥生无奈地摇了摇头。

    剑侠客送到嘴边的菜,突然停了下来,一脸惊诧地说道:“这怎么可能?难道陈大爷还没有去帮李善人解毒?”

    “他去了,但是只有压制之法,没有解毒之方。”逍遥生的语气越发严肃了。

    “可是,陈大爷不是已经给了他们解毒的秘方了?怎么会解不了李善人的毒?”剑侠客焦躁不安地问道。

    “那只是压制毒性的方子,陈长寿为了安抚众人方才那样说道。现在他们应该已被张翼送到李善人府上了!”逍遥生一脸凝重地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