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章 都是算计

    尉小三喜不自胜地在前方带路,三个人在后面跟着,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品字形。尉小三、马飞、剑侠客在用全身的感官寻找猎物,牛二娃则在用全身的感官呼吸危机。

    四个人在完全没有方向感的情况下,又在洞中探索了几十步远,浓浓的潮湿的咸味很快就让最有兴致的尉小三也失去了热情,随之萌生的便是如影相随的惶恐。

    “妈的,这里真是太大了!”尉小三情不自禁地压低了声音,寂静的气氛,挥之不去的压抑,犹如暴风雨前低压的暗云,让人沉郁得喘不过气来。

    话音刚落,马飞突然惶恐不安地叫道:“什么东西?”

    几个人顿时呼吸粗重,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哪里?”尉小三紧张兮兮地问道。

    “那里!”马飞指向了黑暗的前方,充满警觉的语气说道:“你们都不要吵,仔细听!”

    众人屏息静听,很快就听到了唏唏的声音,犹如潮水一般紧促而来,越来越响亮,只几个呼吸的功夫就似到了眼前!

    “啊,海毛虫大军!快跑!”牛二娃失声大叫道,回声重复了一回;黑暗一片黄色的海洋,正汹涌而来。

    众人顿时惊惶失措,转身欲跑,却发现四下漆黑一片,根本找不到方向。

    “哪里跑?哪里跑?”尉小三快疯了,原地团团转,向后向左向右看到的都是无尽的黑暗,深邃得好像要把九千世界都吞噬了一般。洞穴中惊慌失措的回声,把气氛搞得更加紧张了。

    “哪里?哪里?哪里……”面对这样的情景,牛二娃也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拿不定主意了。

    “别想了,先跑再说!”马飞突然吼道,回声很快响亮地传了回来;海毛虫大军滚滚而来,随时都有可能将他们淹没。

    “跑啊!”尉小三一声大叫,四个人拔腿就跑;响亮的回声仿佛就是他们拿去的钟声。

    身后的海毛虫大军几乎同时加快了追赶的速度,继续接近四人。

    四人一面疯跑,一面时不时回头观望,看着海毛虫大军越逼越近,全身颤抖不已。

    “近了!又近了!老大怎么办,我们要死在这里了!我们要被海毛虫吃掉了!”尉小三惊叫着,惊恐的回声似乎就是他对人生最后的咆哮。

    “怎么办?怎么办?要怎么办才能出去?”牛二娃疯狂地想着,但是他的前方除了黑暗,还是黑暗,无穷无尽的黑暗已经浸满了他的神情。

    “我要活着!我要活着!我还没有出建邺城,还没有加入正宗大派,还没有成为大侠呢!”剑侠客拼命地跑着,他对人生的热恋,由各种尚未实现的梦想串连在一起,强烈地鼓荡着紧张的神经。

    “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还这么年轻,还没有享够当老大的乐趣呢!”马飞异常紧张地想着,情绪越来越狂暴,突然一声大叫:“剑侠客!”

    回声同样高声叫道:“剑侠客!”

    “啊?”剑侠客猛然响应了一声。

    回声也猛地响应了一声。

    下一刻,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马飞蓦然暴怒道:“你这个万年瘟疫,去死吧!”

    回声同样暴怒地叫道:“你这个万年瘟疫,去死吧!”

    剑侠客刚刚稍微放慢了一点逃跑的速度,以为马飞有了什么好主意要说给他听,但听到的却是这样残忍的话,一时之间没有搞懂马飞要表达的意思,就被马飞猛然一脚踢中腹部,一声惨叫,飞出数尺,面容朝下重重地坠在了地上。

    “啊!”尉小三和牛二娃都吓了一跳,但是谁都没有放慢脚步。

    片刻的讶异过后,尉小三十分残忍地笑道:“老大,你真是太英明了!这个时候正是让这个废物发挥最大价值的时候!”

    回声也冷漠地重复了一回。

    “没想到还是走到这一步了!”牛二娃的声音里带着些许怜悯的味道。

    “少废话,赶紧找出口!”马飞狂躁不安地骂道;回声也狂躁不安地骂了一回。

    “对,赶紧找,不要让鱼饵白白浪费了!”尉小三的话残忍得没有一丝怜悯,似乎只要能活着,就没有他不能舍弃的。

    剑侠客这才清醒地意味道,他自始至终就是一颗棋子,一个早已被安排在弃子的位置上棋子,一个随时都准备着被牺牲的可怜虫!一股无法名状的怒火,仿佛原本就存在着的仇恨一般,突然犹如滔天巨浪涌满了思绪的旷野。“杀!我要杀了你们!”剑侠客的思绪在狂啸,黑暗中,他的双目突然嗜血般殷红,一股力量,一股神奇的狂暴的力量瞬间充斥了全身。

    汹涌而来的海毛虫大军似乎嗅到了危险的味道,突然停了下来。黑暗的洞穴蓦地静了下来,只有马飞他们逃命的声音还在脆响。

    “老大,你在哪里?”

    “这边,快点!快点!”

    “老大等我!”

    “老大,那边好像有光线!出口就在那里,快,快!”

    “杀了你们!”剑侠客突然用极度低沉的语气说道,右手之中不知何时竟蓦然出现了一把白色的剑。他所处之地虽然距离马飞他们起码有三四十丈之远,但这句话,这句充满了嗜血般的味道的话,却如是在三个人的耳边说出的一般,清清楚楚地钻进了他们的意识里。

    三个人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战,转身去看,在无尽的黑暗中却只看到黄茫茫的一片,也不知在身后多远。三个人一脸疑惑,都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不过也就片刻疑惑,尉小三便哈哈大笑道:“哈哈,海毛虫都停了下来,看来是鱼饵管用了!可怜的剑侠客恐怕片刻功夫就要被虫群啃得骨头都不剩了!”

    “别说了,快走!”牛二娃极不耐烦地吼道。

    “对!快走!快走!再不走虫子吃完剑侠客就该来吃我们了!”尉小三这句讥嘲的话说完之后,三个人的声音就突然消失了!

    此刻,海毛虫大军突然又涌动了起来,再次朝着剑侠客汹涌地冲了过来!

    原来就在剑侠客说出那句满是杀意的话的时候,他的额心突然浮现了一朵金色的莲花,强行将压下了他意识中的浓浓恨意。不仅手中剑消失了,嗜血的双眼也快速恢复了正常的色泽。这整个过程,虽然只是一瞬之间,但是剑侠客的记忆中却没有丝毫印象。就好像这件事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只记得自己被马飞他们骗了。心中顿时塞满了愤怒,但是还没来得及发作,就听到身后传来了铺天盖地一般地嘶叫声,转头一看,海毛虫大军正滚滚而来,不敢多想,拔腿就跑,同时情不自禁地高呼着:“救命啊!救命啊!”

    边跑边叫,惊慌中也不知道自己跑向了哪里,只突然“啊”的一声大叫,一个狗啃泥摔倒在地上。正准备爬起来,却听到一个少女的声音极野蛮地骂道:“滚开,敢占本姑娘的便宜,你不要命了?”

    “啊?”剑侠客一声惊疑,想要爬起来,手过之处,却好像又触在什么软绵绵的说不清的东西上,还没反映过来,咣的一声,一记极为响亮的耳光板鞋一般扇在了脸上,顿时右脸火辣辣的犹如正被火烤着一般。

    “色狼!我杀了你!”那野蛮的少女满是愤怒地高声骂道,回声也满是愤怒地高声重复了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