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章 剑侠客与楚恋依

    周猎户的老婆本是一个极势利的女人,自己不会生养,也不允许周猎户抱个回来。她这次之所以答应收养剑侠客,也是看周猎户说的那般神妙,完全不像说谎的样子,想着剑侠客长大后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罢了。

    然而她的殷勤期待刚刚萌芽,就变成了一场噩梦!

    周猎户的老婆不会生养,没有奶水,只好抱着剑侠客去街坊邻居家找奶吃。结果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一个又一个妈妈的奶水被吃光了,剑侠客依然啼哭不休,一副饿了十年八载的样子!最终吃光了九个妈妈的奶水,才意犹未尽地贪睡了过去。

    街坊邻居啧啧称奇,都说剑侠客这么能吃将来一定是个了不起的力大无穷的汉子。周猎户的老婆一脸骄傲,把剑侠客夸得天上的神仙一般。晚上告诉周猎户,周猎户更加欢天喜地,喜不自省,真个以为自己捡到宝了。

    但是三天之后,当周猎户的老婆再次抱着剑侠客去找妈妈们吃奶水的时候,妈妈们要么是谎称生病,要么是闭门不见。总之,没有谁再愿意喂剑侠客奶水吃了。周猎户的老婆只好回家熬粥给剑侠客吃。一连几天之后,她终于崩溃了,大骂剑侠客是个瘟疫,是个饭桶!大骂周猎户是个扫把星,中看不中用,打猎赚的钱还不够养个小崽子!

    被一番大骂之后,周猎户知老婆已不可能再收养剑侠客,只好将他送给了桃源村一对没有孩子的老夫妇。

    几天后,不幸传出,这对老农死了!据传闻,这对老夫妇死时突然瘦成了皮包骨头,仿佛身上的血被人吸干了一般,但他们身边的剑侠客却在一脸安详地睡着觉。于是众人就说是剑侠客把两位老人身上的血吸干的,残忍地将还没有满月的剑侠客扔在了大街上,让他自生自灭。

    桃源村位于建邺城外东北角,东海湾西北角,是一个一年四季如春的极为美丽的地方。当时梅花开放,香气四溢,剑侠客就被扔在一棵梅花树下嚎啕大哭。

    村民们指指点点把他骂了半晌,直到晌午,天热炎热难耐,方渐渐散去回家吃饭午休。

    剑侠客终于哭累了,静静地看着一树粉白的梅花,痴痴地进入了梦乡。

    不知过了多少,风吹人醒,一张苍白的美艳动人的笑脸突然出现在了剑侠客惺忪的双眼里,抱起他,一脸暖暖的笑意说道:“好可爱的孩子,从今往后你不会孤独了。”说完,抱着剑侠客离开了,迈向了树树梅花之中。

    这个女子名叫楚恋依,长得很美,已年过二十,却未曾婚配。她本不是桃源村的原初居民,大家只知道她身染不治重疾,五年前来到这里,独自一人住在村北极偏的一处角落,靠自垦半亩薄田为生。平时除了寻医问药,几乎不和他人往来,因此她的身世一直是个未解之谜。

    自从剑侠客被楚恋依收养之后,不知为何他那豪吃的劣性竟突然改变了,饮食量降到了正常儿童的水准。

    剑侠客渐渐长大,常称楚恋依为阿姐。

    阿姐是一个很有才华的奇异女子,不仅通晓佛法,甚至懂得奇门五行,周易八卦,知天命,淡轮回。然而剑侠客好像并没有沾染到阿姐的几分佛性,阿姐常笑笑地问:“剑侠客,你长大了想做什么?”

    剑侠客便会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我要学修仙炼道,学出好些本事,把欺负我的人都痛扁一顿!”

    剑侠客和阿姐出门时,总会有一群孩子跟在身后,一边追一边唱着顺口溜骂道:“灾星灾星贱侠客,药罐药罐楚恋依,生死履在薄冰间。”有的小孩咒骂不够还会用小石头抛打剑侠客,剑侠客总是躲在阿姐的身边不敢露头。阿姐总会笑笑地说道:“人生如梦,病痛如幻,一切不过往眼云烟,无需争执。”

    剑侠客似懂非懂,只是故作坚强地说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我今天先忍着他们,将来再和他们细细算计!”

    剑侠客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六岁,刚刚读过《孟子》中的几篇文章。

    阿姐便笑笑地说道:“即是大任,就该是天下之事;即是天下之事,又何需对鸡毛蒜皮的小事耿耿于怀?”

    阿姐说得超脱淡然,剑侠客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这之后过了七天,一个晴朗的早晨,楚恋依穿了一袭红衣,提了一个竹篮,出现在了桃源村。她身边的剑侠客则穿着一袭崭新的深蓝衣。两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种别样的庄严,让桃源村的居民都大感疑惑,跟在身后想要看个究竟。

    但是让大家不能理解的是,这两个人明明是走着的,但行进的速度却快得诡异,往往一眨眼间,这两个人就又超出自己几丈远了。

    “快追!快追……”桃源村人潮涌动,几乎所有的居民都出动了,疯也似地跟在两个人的身后不肯放弃。

    但是刚追出了桃源村,楚恋依和剑侠客却如梦似幻一般地突然没了踪迹。

    “哪里去了?”

    “哪里去了?”

    “是去建邺城了吗?”

    ……

    大家议论纷纷,不少人还真的跑到建邺城去找寻了,但最终都没有结果。

    事实上楚恋依和剑侠客去了东海湾。只是从桃源村出来之后,东边是河,西边是建邺城,想要去东海湾必须经过一条很长的道路,此路有多半直线向南没有弯曲,众人放眼向南看去,并没有发现二人踪影,自然认定他们是去了建邺城的。

    “阿姐,我们今天为什么要打扮的这么郑重?”剑侠客一脸好奇,竟然没有觉察到自己现在行如幻影,眨眼便是三丈之遥。

    “物有生来时,也有化梦去。生是凡尘一念缘,去时如来一片天。剑侠客啊,阿姐的时候到了,你要记得人心本善勿为心魔左右。”楚恋依说完的时候,两个人正好停在了东海湾东边道路的凉亭处。她右手在剑侠客的额头上轻轻地一点,一朵金色的莲花一闪而逝,没了进去。

    “阿姐!”剑侠客激动地叫道。

    “切记,勿被心魔左右。”阿姐一脸微笑,话起话落竟变成幻影消失无踪了。

    “阿姐!”剑侠客激动得四处张望,看到的却只是一片茫茫无尽的沙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