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狮子爱上羊的可能性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7章:夜深

    “这东西可不能吃,你不要什么都放在嘴里去。”阿喜无奈的抓了一把雪递给阿懒,阿懒连忙用雪水漱口。

    “你们拿这些石头带回来做什么?”阿懒漱口之后又问。

    “这个可是用来烧的。”小沸对于自己知道还是很得意的,而且还是他带闵暖找到的。

    “烧什么?难道可以烧成陶器?”阿懒还没听明白。

    “当然不是,这个石头可以烧,我们要做武器,叫做……那个,叫啥来着?”小沸说道最后忘了铜器叫啥,转头问闵暖。

    “铜器,不过,阿喜,那些铜矿带回来了吗?还有烧制用的的土窑。”如果这些都没有弄好,那么他们带回来这些煤炭也没有用。

    “我们去集会之前阿父就已经和阿爷说好了,我们去问问看就知道了。”阿喜也不清楚,不过却不会太担心。

    “那行吧,我们得赶紧弄起来,明年春天还有好多事情要忙呢。”闵暖走到一个山洞,将背篓放下,他们冬日都会聚在最大的山洞里过活,可以保证一些温暖和安全,毕竟冬日雪多,大家在各自居住难免被雪给掩埋。

    “先休息一下吧,我去问问阿父他们,这两天都没有好好休息。”阿喜却没有同意,而是让闵暖去休息。

    “好吧。”闵暖想了想,点点头。

    于是她就按照记忆到了大山洞,这个山洞很大,几乎将这一片山体都给掏空了,而且,除了最大的山洞之外,还有很多小山洞,可以让每家都有一个单独的住所。闵暖很快就找到了自家所在的山洞,“阿母,我回来了。”听到里面有声音,猜测应该是母亲阿叶。

    “回来了,没受伤吧?”果然,听到声音走出来的是阿叶,关心的询问了一句,倒是没有像现代那些家长恨不得给儿女身上摸一遍看看有没有瘦。

    “没事,冬日刚刚到,没有那么多的猛兽出来觅食。”冬日初期是最安全的,后期是最危险的,因为不是所有猛兽都冬眠,初期好歹在秋日吃饱了,后期那基本上都饿疯了,甚至一些漫长的冬日才后期还会出现兽潮的情况,可以说一年四季里面,冬日是最为危险的时候。

    “那就好,你阿父和阿智他们去了土窑那边,新一批的陶器又要出炉了。”阿叶说了一下阿石如今的情况。

    “哦,妈,我想睡一会儿,昨天没怎么睡,哈~困死我了。”闵暖脱口而出的说道。

    “妈?那是什么?”阿叶有些不解。

    “额,我叫的是阿母,说的快了阿母你才听错了。”闵暖打了一个激灵,困意全失打着哈哈说道。

    “是嘛,听起来的确是有点,妈,听起来也不错,干脆以后都叫妈吧。”阿叶倒是没有深究,这里也没有借尸还魂的概念,就算知道闵暖不一样也会归类于兽神的恩赐,才让闵暖顺利通过了一关。

    “好的妈妈。”闵暖看自己没有穿帮直接上去抱住阿叶的胳膊亲昵的叫道。

    “又变成妈妈了,真拿你没办法,不是说困了,赶紧去睡。”阿叶无奈的摇摇头,将闵暖打发去睡觉。

    “我知道了。”闵暖做了一个敬礼的手势,然后在阿叶再次询问之前溜到了山洞里面,山洞的结构差不多是那种两室一厅的结构,闵暖找到自己房间,看见里面的石床上上面已经铺上了干净的兽皮,连忙爬到床上拉起被子盖上就睡。

    虽然下面已经垫了干草和兽皮,闵暖还是觉得太硬了,看来明年一定要将找棉花的事情放在首位。迷迷糊糊的,闵暖也睡着了,早吃醒来却已经是半夜的时候了,外面黑漆漆的,兽人到底没有那么怕冷,不至于烤着火睡觉,主要也是山洞里空气有限,烤着火睡很容易窒息,据说很久以前没少兽人因为这个而死,所以宁愿多盖几层兽皮或者干脆兽身睡觉。

    也好在兽人体魄强大,否则那几层的兽皮压下去估计会被压死,闵暖好一会儿才从被窝里挣扎出来,刚刚接触外面还打了个冷颤,不过一会儿就适应了,兽人的体质也是强大。

    感觉有些肚子饿了,闵暖走出山洞去了主洞,这里倒是很亮堂,毕竟山洞口还敞亮着,通风没问题,闵暖看了一下,发现里面居然还有一些煤炭,难怪都没人看着还能烧那么久,找了一个浆果,闵暖就吃了起来。

    “……暖暖?”闵暖身后传来迟疑的声音?

    “啊,你是……木野?”闵暖回头,看见是一个高达的羊族少年,看那对角就知道未成年,不过却看着比他们大,想了想才翻出少年的身份。

    “是,我是木野,你怎么还没睡?”木野走到她身边,一边整理了一下火堆一边询问。

    “嗯,睡醒过来有点饿了,找点吃的。”闵暖老实回答。

    “哦,你回来就睡了,连晚餐都没吃,”木野想到之前吃晚饭的时候闵暖并没有出现,了然了,然后又拿了一块肉出来,“你还饿吗?要不要烤点肉?”

    “不用了,吃两个浆果就可以了。”闵暖拒绝了,她也就是有点饿,并不是非常饿,“木野哥,我回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他们这里倒是不需要守夜,毕竟在山洞外面他们已经挖了一道沟壕平日有座桥,晚上却会收起来。

    当然,该有的警戒还是有的,像木野,自然不是和闵暖一样起夜,而是守夜的人,像木野这样即将成年的幼崽会被安排一些工作,平日狩猎也会带着,这样是对于对幼崽的培养。

    闵暖回去睡了个回笼觉,再次起来是第二天天大亮,生了一个懒腰,闵暖穿上衣服,这一次倒是没有传大衣和长裤了,而是和其他人一样穿了马甲和皮裙。

    她离开山洞去边上的泉眼那里洗漱,不洗脸刷牙还真的不舒服,这个泉眼是他们羊族平日洗漱吃食用的水都在这处泉眼,说起来,水是万物之源,每个部落选择的居住地肯定都会有饮用水的,他们这个泉眼是在山缝之间,后来请穿山甲族帮忙挖大了一些。

    看着就像是一个水池,还是两层的,水倒是没有满出来,平日吃的是上面的那个水池,用的下面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