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百二十一章 丧三心病狂!

    “那你打算怎么做?”

    喝了一口从第四层弄来的上好灵茶,尚景星悠悠然的说道。

    威黎冷笑道:“当然是全部杀光!”

    尚景星和小云眉头一皱,威黎观察到这点,问道:“怎么?你们有其他看法?”

    “不。”尚景星摇了摇头,邪笑道:“只是杀光菩提寺还不够,我可不想日后被佛塔界的秃驴找上门来。为了一劳永逸,我建议挑拨仙塔界和佛塔界的关系,让他们大战。让整个仙塔界为我们挡灾。”

    “而且……”小云也在这时开口,“我记得景星说过,战争才是最好发财的时候,我们家排第二已经太久了。上面那个也该让让位了。”

    威黎也是一笑,补充道:“杀光菩提寺的秃驴,然后嫁祸给泰家,背后操纵挑拨两座塔界之间的关系,我们在中间捞钱。”

    三人对视一眼,随后哈哈大笑起来,于是,牵扯成千上百亿人性命的阴谋就在这间第一层的府邸策划完成。

    第二天,仙塔界名列前茅的家族,泰家,来到了起始城,领队的是泰家家主的儿子中最为臭名昭著的泰修永。

    这群人自然是被威黎引来的,其目的就是为了让嚣张跋扈的泰修永和菩提寺对上,事实上,以泰修永那个草包的脑子,甚至不需要什么引导,就一切顺利的展开。

    这一天泰修永和菩提寺正式结怨,但只是结怨还不够,尚景星的后手还在继续,他让影墨蝶出手,悄悄偷走了威黎送给泰修永让他来第一层的一件宝贝,然后再由威黎出马,谎称自己看见了偷盗者,泰修永头脑简单信以为真,跟着他就去了菩提寺,到了那里他拦截到一名尚景星早就准备好的“僧人”,这“僧人”手中正是那件宝贝。

    之后的事根本不需要尚景星和威黎插手,泰修永自觉地按照他们的剧本行事,将整个菩提寺僧人杀光唯独六戒和尚修为高深逃脱。

    泰修永走后,尚景星在菩提寺留下诸多泰家出手的证据,于是第二天早上,整个起始城被惊动了,就连东一层主也赶到现场,所有证据都指向泰家。

    第三天,佛塔界来人,一共数十名分神期的佛修,六戒和尚也在其中,或许正是他从中作祟的关系,这次佛修出奇的震怒,根本就没有半点谈判的想法,直接开口要人。

    对此,泰家自然不可能答应,双方僵持了一个月时间,最后打破僵持的竟然是魔塔界,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直接偷袭仙塔界东面区域,造成了上千万人的死亡。

    仙塔界各个区域虽然内部争斗不断,但在有外部敌人时,他们的动作却出奇的统一,在认定这件事是佛塔界在背后捣鬼后,他们直接找了妖塔界,当天晚上对佛塔界发动攻击。

    就这样,四塔界战争正式开启,泰家被直接勒令要求提供战争所需要的一切物资,泰家虽然不愿意,但在诸多压力下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第一年,战况尚且不算激烈,四方塔界也只是派出金丹期以下的修士参战,某种意义上来说全是炮灰,仙塔界伤亡近亿。

    第二年,在所有人都以为战况将变的更为激烈时,佛塔界突然放出话,表示这件事自己不打算再追究下去,什么普度众生啊,什么慈悲为怀啊,反正中心思想就一个,爱谁打谁打,反正我们不打了。

    佛塔界干脆利落的退走,哪怕是葬送几十万佛修也不回头,短短几天功夫就全部撤回了大本营佛塔界。

    这出一闹,仙塔界尴尬了,本来起因就在他们和佛塔界的争端,现在佛塔界都走了,他们自然不可能想继续打下去,可问题是魔塔界根本就不是佛塔界的帮手啊!那群疯子可不管佛塔界退不退的,反正他们就是要弄死仙塔界。

    于是,战争还在继续。

    十年转眼过去,泰家家业严重缩水,被尚景星还有一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族快速侵吞,短短十年就从第一富商家族沦落至十名以外。

    当天,尚景星正在屋中盘算着是自己此时的家业,屋外突然传来一阵喧哗。

    “老爷不好了!出大事了!”

    一名小厮跑了进来。

    尚景星眉头紧皱,抬头喝道:“慌什么慌!说,什么事!”

    小厮上气不接下气的道:“我……我们除了第一层的产业,其他……全都被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族侵吞了!”

    “什么!”

    尚景星腾的一下站起身,然而今天的坏消息还不止这些。

    又接连几个小厮跑进来。

    “老爷,我们运去妖塔界的货物全部被劫走了!”

    “不好了!白夫人被魔塔界人抓走!”

    “老爷刚刚得到消息,那个家族族长被确认是威黎!”

    “陆夫人去第五层搬救兵被拒绝,在回来的路上被魔塔界人偷袭!刚刚被送回来,已经身受重伤!”

    “吕家来人希望吕夫人回家族,吕夫人拒绝,对方想要强行带走吕夫人,结果……结果吕夫人当场破碎丹田……”

    听着这一个个坏消息或者说噩耗,尚景星双眼无神的瘫坐在太师椅上,整个人浑浑噩噩,好似失去了魂魄一般。

    半个时辰后,影墨蝶默默走入房中,看着完全没有往日风采的主人,心中满是忧虑。

    她想了许久,欲言又止道:“老爷……佛塔界来了……”

    尚景星空洞的双眼稍稍恢复神采,抬起头,看着影墨蝶有些陌生的脸,似乎自从自己发迹之后,就再也没有好好的看过这个忠心侍女的脸。

    重重的吐出一口气,他苍凉的道:“说吧,他们所来何事。”

    影墨蝶小心的看了尚景星一眼,随后吞吞吐吐的道:“他们已经得知真相,现在在门前叫门……让您去佛塔界赎罪,不然……不然就杀光尚府所有人……”

    “呵……”他扫了一圈周围,又看向屋外,皆是一片狼藉,就好像刚刚遭受强盗洗劫一般,“我尚府哪还有什么人。”

    “回老爷……”

    “叫我主人或者公子吧。”

    影墨蝶一愣,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却又很快被悲痛掩盖,她道:“主人,下人已经全部离开,他们还带走了府上很多值钱的东西。现在在尚府的只有两位小姐,还有三位夫人。”

    尚景星点点头,走出屋外,看着院子中自己亲手种下的那颗柳树,回忆起曾经自己的初心,思绪万千,纵观他的一生,遇见过无数挫折,可从未倒下,也做过无数恶事,可从未有过报应,尚景星已经不记得从何时起自己做事如此没有底线,如此丧心病狂。

    “报应终于来了啊……”

    没有回头,他淡淡的道:“去取我的九重玄元棍,既然贵客邀请,那我便走上一遭。”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