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我百二十章 威黎:敢抓我大嫂!

    回到自己的府邸,正厅中,尚景星坐在上首冥思苦想,这件事绝对不会就这样不了了之,不说他自己气不过,就连六戒和尚也不可能善罢甘休。

    “看来只能求助灵耀门了”他喃喃自语一句。

    “不行!”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抬起头,发现自己的四位夫人已经齐聚一堂,还有白泽的堂妹小妖以及自己的妹妹小云也都在。

    “你们都来啦。”尚景星看向刚刚说话的吕清媚,道:“你有什么建议?”

    吕清媚倒没有急着开口,最先说话的是陆蓝莲。

    “相公,这件事并不像表面这么简单。我们在起始城也不是一两天,和那六戒和尚也是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怎么会突然针对姐姐。”

    姐姐这个称呼自然说的是白泽,因为尚景星家中没有那些分大小的规矩,因此对于年纪最大的白泽,几位夫人都尊称其为姐姐。

    尚景星点点头,看向白泽道:“白泽你怎么看?”

    白泽见尚景星问自己,双眼山峰与旋风虚影浮现,然而下一息却立刻消散。

    她摸了摸小腹,苦笑着道:“身孕在身无法开启破岚瞳,这次无法为夫君分忧了。”

    尚景星摇头,示意她不用在意,随即看向吕清媚道:“刚刚不是你叫得最响嘛,怎么不说话了?”

    吕清媚媚笑着道:“反正我不愿意和灵耀门接触,这些年不知道分走我们家多少家财,要是再找他们估计又要大放血了。”

    尚景星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道:“那是我们能决定的吗?”

    吕清媚撇了撇嘴道:“大不了我去找商丹宗。”

    “那也要放血。”冷冰凝淡淡的道。

    吕清媚一噎,一对美目心虚的四处乱飘,当目光飘到陆蓝莲身上后,她立刻笑着道:“是啊,可惜我们的陆夫人被自家老爹逐出师门了,不然我们就不用靠灵耀门和灵脉宗了。”

    “可以找鸣剑宗,威黎应该会帮我们。”

    这时一直沉默的小云突然开口,众人一听也觉得可行,威黎此时已经成了鸣剑宗的长老,而且他是从兵心门出去的,算起来也是小云半个娘家人。

    尚景星却是眉头一皱,不知为何,听见威黎这个名字,他就本能的升起一股恨意。

    “不行!绝对不行!他不是好人!景星哥哥、小云,你们都忘记了吗!”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对于这种商谈从来不开口的小妖突然爆发出这样的发言,听她的口气对威黎竟然极其不满?

    尚景星担忧的问道:“小妖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他立刻站起身,走到小妖面前,又是摸额头又是把脉,结果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小妖抓住他的手,两眼泪汪汪的道:“景星哥哥,你都忘记了吗?你和威黎不是唔!啊啊啊啊!!!”

    话说一半,小妖突然双手抱头,倒在地上,痛苦的在地上打滚。

    这下可把一家人急坏了,一群人手忙脚乱的将小妖安抚好,然后送到房里,又是请医修又是找灵药、

    忙活了好一阵子,小妖总算是平复下来,整个人虚弱无比,就好像刚刚生了一场大病一样。

    尚景星坐在床头,担心的问道:“小妖你没事吧?怎么话说一半就发病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小妖精神萎靡的摇了摇头道:“没事了,我不能说。在你记起来之前,我什么都不能说”

    她很想将自己知道的一切说出来,比如试炼,比如五戒十善,比如威黎是尚景星的仇人,哪怕剧痛她也想将这些说出来,可是刚刚塔界规则已经给予了她惩罚,在尚景星恢复记忆前她什么都不可以说,不然下次就不是剧痛而是直接取消尚景星的试炼资格。

    这让小妖明白,这不是熬过剧痛就能行得通的,塔界规则不让说,那哪怕她痛死也说不出半句,而且还会连累尚景星失去资格。

    “景星哥哥,我想休息一会儿。”

    小妖抬头看向尚景星,大眼睛中写着委屈和无助,要是再和尚景星呆一起,她怕自己又忍不住。

    尚景星点点头,心里担心不已,却只能默默离开屋子。

    “怎么样了?”

    小云立刻上前问道。

    尚景星立刻摆出笑脸道:“没事,不用担心,小妖已经好了。”

    小云点了点头,沉吟片刻后道:“那我去联系威黎了?”

    尚景星微微沉默,道:“你对小妖说的那句话怎么看?”

    小云脸上的表情变得怪异,迷茫着说道:“我并不明白她的意思,但是我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一提到威黎这个名字就有些厌恶。”

    尚景星心中一凝,小云竟然和自己有一样的感觉,再配合小妖的话,这件事就有些蹊跷了。

    心里这么想,他却没有在脸上表示出来,还笑着道:“可能是你最近身体不太舒服,还是联系威黎吧。相比灵耀门还是他更可靠。”

    “好。”

    小云点点头,转身离开。

    看着小云的背影,尚景星又回忆起今天未时自己醒来时的情形,那是一种对周围的一切都很陌生的感觉。

    “可能是我想太多了吧。”

    苦笑着摇了摇头,尚景星回到自己房中。

    一夜无话,第二天正午,尚府空中飞过一柄长剑,待飞剑停下,从上面走下来一名身穿灰袍的俊朗男子,正是威黎。

    尚府的下人都畏惧的躲得远远,威黎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对于他冷傲的性格很多下人都明白,这时候最明智的选择就是去通知老爷和兵小姐。

    一盏茶后,尚景星和小云赶来,威黎冰冷的表情终于露出一丝微笑,立刻迎了上去,然而当三人面对面站在一块时,一种无言的怪异从他们心底同时升起,明明面前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但自己竟然克制不住升起一股厌恶之感。

    怪异的气氛来得快去得也快,三人立刻挂上微笑,热切聊了起来。

    到了正厅,三人坐下,威黎直截了当的道:“我已经知道事情的始末了,菩提寺的秃驴竟然敢抓大嫂,大哥你放心,这件事我会和他们好好清算清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