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百十三章 小妖的身世

    “小云小云,你看,我把灵药挖出来了!”

    小妖献宝似的用满是泥巴的手捧着灵药凑到小云跟前,大眼睛笑成一条缝,一对狼耳竖的高高,尾巴则不停的摇晃,显示着她心情极好。

    尚景星好笑的看着这一幕,似乎在小云给她洗澡过后,她就和小云极其亲近,明明不论是身高、身材还是外貌,小妖都要比小云成熟许多,更像是一个姐姐,但就是她这样一个“姐姐”却经常跟在小云后面,纵然一次次热脸贴冷屁股也是锲而不舍。

    “哼,脏死了,臭狗快一边去。”

    这不,小云又开始毒舌了。

    “才不是狗呢!是狼!是狼啊!就算是臭的也是臭狼!而且人家明明洗干净,不臭!”

    这样的对话也进行了很多次。

    尚景星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话说妖族的体质可真好呢。”

    自从那天蛮小妖加入队伍已经过去了两天,拜妖族的优秀体质所赐,她恢复的极快,仅用两天就能活蹦乱跳了。

    于是三人立刻启程,只是没走多久,尚景星和小云的精神力就捕捉到了一味非常重要的灵药,因此三人绕了个远路,导致现在都还没走出白森林。

    “臭狗臭狗臭狗!”

    “是狼是狼是狼!”

    尚景星被吵得不行,忍无可忍之下,直接给两个小丫头脑袋上一人一拳,当然,他将力量控制的极小。

    小妖和小云两眼泪汪汪的抱着头,大眼睛死盯着尚景星,似乎在控诉他的暴行。

    好吧,六龙之力,哦不,现在已经是七龙之力了,这样的力量哪怕控制的再好,其实也挺疼的。

    他单手捂着脸,道:“行了,别吵了。快上路吧。”

    其实他知道小云对小妖挺好的,吵吵闹闹、毒舌什么的不过是她表示友情的一种方式,尤其是在知道小妖的身世之后。

    尚景星想起两天前三人在篝火旁的聊天。

    “小妖,你家是在妖塔界吗?你知道该怎么回去吗,等我有空了送你回去。”

    小妖的脸突然黯淡下来,仇恨的光芒充斥着她的双眼,她道:“我不想回家,我也没有家。”

    “我一直跟着你们两个好吗?”她抬起头,露出期许的神情。

    小云默不作声,尚景星柔声问道:“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小妖低下头,沉默许久,直到一盏茶后,两行清泪从她眼角流下。

    她下定决心似的说道:“十几年前,人族和妖族,仙塔界和妖塔界发生了大战,那时候我母亲的部落也参与到了战争之中,战况日渐激烈,最后的胜利者毫无疑问是仙塔界,而我的母亲也在那时候被人族的强者俘虏。”

    蛮小妖惨笑一声,接着道:“一切也从那时候开始。我的母亲被那强者侮辱,最后生下了我,我和母亲在那里生活了五年。”

    “你们或许不知道,其实在最近的数十年里,妖族已经找到了可以收起妖族特征的方法,一般来说只需要在妖族五岁的时候进行赐福就能解决这个问题,除非重伤或者自行显露,不然不会再显露出妖族特征。”

    “可问题就出在我五岁的那一天,母亲为我赐福,可却失败了,她更是因此受了重伤,原因是我返祖严重,无法自如的收起耳朵和尾巴,除非我以后修为高深到一定程度。”

    说到这里,小妖的声调一提,刻骨般的憎恨喷涌而出,她的眼睛也因此化作兽瞳并且成了紫红色。

    “就是因为这个!就是因为耳朵和尾巴!我的父亲!那个该死的禽兽!他就将我和母亲抛弃,赶出了层主府!我们回不去妖塔界,我们无家可归!我们甚至很多时候一天吃不到一顿饱饭!母亲本就因为为我赐福而受了重伤,妖族特征显露出来,为了躲避人族修士,我们只能躲进森林,每天依靠打猎为生,我的衣服就是那时候娘为我缝制的。”

    “其实对我来说,那个时候恐怕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时候,远比在层主府要幸福的多。可好景不长,母亲的身体终于出现了问题。她在我十岁那年去世了”

    短暂的沉默降临,小妖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但她还是继续说了下去。

    “我将母亲埋在了那片森林里,我哭了一天,直到饿的不行,我才打起精神去打猎。可是,对于十岁我的来说,那些妖兽太强大了,我无法杀死,但我不愿意离开母亲。足足十天,我没有打到任何猎物,饿了就吃草根,反正我也闻不到味道,想象成肉也差不多啦”

    小妖似乎想要以这样一句玩笑话来缓解气氛、缓解心中的苦闷,但听在尚景星和小云耳里,却满是凄凉。

    “大概是一个月后吧,我又一次带着伤无功而返,可回到家中却发现有三个人类修士在挖母亲的坟!我!我当时!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杀光他们!于是我这么做了,不过那段记忆非常模糊甚至意识不清,等我清醒过来时,我就出现在这片森林中,也就是你们口中的白森林。”

    小妖吐出一口气,强笑道:“接下去的事情就简单了,我回不去原来那片森林,但我知道,我一定杀光了那些人类,母亲的坟安全了。虽然遗憾,但我在白森林中住了下来,这里的妖兽比原来的那里要弱许多,我能杀死。于是这一住就是六年,直到前不久我和一只妖兽战斗受了重伤,被那群人类偷袭抓住,再然后就碰见了你们。”

    这就是小妖全部的故事,尚景星有些感叹,小妖比自己还有小云过的更苦,他无法想象一个十岁的小女孩是如何在满是妖兽的森林中活下来,也无法想象因为对母亲的依恋而足足吃了一个多月草根的情形。

    尚景星记得,当时他想对小妖说的是。

    “我会保护你的。尽我一切所能!”

    “喂,你在说什么呢?”

    小云瞪着大眼睛,无语的看着尚景星。

    尚景星摸了摸后脑勺,有些尴尬,他总不能说,自己因为回忆太投入了所以把心里想的话说了出来了吧?!

    “哈哈,没事。我们快点走吧。”他笑着打哈哈,快步朝着前方走去。

    “等等。”

    没等他走出几步,小妖拉住了他的衣袖。

    尚景星疑惑的回头,却见小妖指着一个方向,道:

    “那个方向,我闻到了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好闻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