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百十二章 焕然一“新”的蛮小妖

    “好了,你自由了。”

    将最后一根铁链拉断,尚景星笑着摸了摸蛮小妖的脑袋。

    蛮小妖两眼茫然的看着周围的一切,明明只是少了一个牢房,她竟然有种整个世界完全不同的感觉,空气不再压抑,身体不再疼痛,视线不再刺眼,人类不再……

    还是好可怕啊!

    发现商队三十多人都紧盯着自己,蛮小妖蹭的一下站起身,想要躲到尚景星身后,结果因为太久没站立的关系,她双腿严重充血,连支撑她的身体都做不到,晃晃悠悠的向前摔倒。

    蛮小妖立刻害怕的闭上双眼,已经做好迎接疼痛的准备,结果她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出现,而是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小心一些,你的脚还需要休息一段时间,让血液流进去。”

    好幸福……这种感觉只有母亲身上才有过呢……

    蛮小妖眯着眼睛,脏兮兮的尾巴使劲摇晃,脑袋也像小狗一样在尚景星怀里乱蹭。

    ‘怎么有种我领养了一只小狗的感觉……’

    尚景星汗了一把。

    “咳咳咳咳咳咳!!”

    身旁小云的咳嗽声将他拉回现实,他一转头,看见小云正满脸妒忌的看着自己怀里的蛮小妖。

    当然,在尚景星眼里这肯定不是妒忌,于是他以为小云是在告诉他自己和蛮小妖现在的姿势不方便走路。

    他想了想,脑中灵光一闪,一个横抱将蛮小妖抱起,公主抱什么的,他还真没试过呢。

    做完这些后,他看向赵富贵,脑袋朝着一个方向微微一扬,道:“往那个方向笔直走,一天之后你们就能出白森林了。”

    说完,他直接无视咬牙切齿的赵富贵,一转身带着小云离开。

    而咬牙切齿的并不仅仅只有赵富贵,小云也差不多的心情,不过对象是尚景星怀里的蛮小妖。

    刚刚离开赵富贵等人的视线,小云立刻抬头道:“我们去哪?”

    尚景星道:“那边有一条小溪,先给小妖洗个澡,然后我们休息一天再出发。”

    小云撇了撇嘴:“你这是打算最后一天回去吗?小心吕妖精撕了你。”

    “呵,她也得敢啊。我可是荣誉四贯长老,比她地位高。”尚景星嘚瑟的回道。

    小云冷笑道:“她肯定已经回过商丹宗了,现在应该是五贯了,地位和你持平,而且还有实权。”

    “额。”

    尚景星无言以对。

    说话间,两人就听见水流的声音,又往前走十丈的距离,果然有一条小溪在流淌。

    “你还真清楚啊。”

    小云本来有有点不相信尚景星能准确的找到小溪的位置呢。

    尚景星笑道:“这是我们第一次进白森林时遇见的小溪,我当然记得。”

    小云一愣,无言的暖流在心中流过,嘴里却是口是心非的说道:“哼,尽是记些没用的东西。”

    尚景星笑了笑也不点穿,毕竟点穿傲娇可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

    走到小溪旁,他将蛮小妖小心的放下,突然想起一个严重的问题。

    谁帮蛮小妖洗澡?!

    蛮小妖的手可不比脚好上多少,虽然拿些轻的东西没问题,但要洗后背什么的肯定是想都别想。

    尚景星转过头,讨好似的说道:“小云,你帮小妖洗一洗吧。”

    “我拒绝。”

    小云的回答干脆利落。

    我就知道……

    尚景星无奈的低头看向小妖,然而没等他说话,小妖率先开口。

    “景星哥哥帮我洗吧。”

    这下小云直接炸毛了,开什么玩笑!景星都没帮我洗过!

    “让开,我来帮她洗。”

    小云怒气腾腾的将尚景星推开,一边磨着牙一边不怀好意的看着蛮小妖。

    尚景星点头站起身,不过他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严肃的看着小云。

    几息过后,小云败下阵来,熟悉尚景星的小云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不要胡闹”这就是他的潜台词。

    小云丧气的摆摆手说道:“好啦好啦,我不会乘机欺负她的。”

    ‘不过捉弄一下应该没事吧。’

    偷偷在心里加了这么一句,小云像只小狐狸似的笑了起来。

    尚景星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转身离开,只要不过分他也就随小云了,毕竟“捉弄”也是增加感情的一种方法。

    他走到距离稍远的地方开始安置帐篷,以蛮小妖的身体状况今天肯定是无法赶路的,他既然答应她保护她到安全的地方,就一定会信守承诺。

    帐篷安置好,今天已经发作过一次了,因此他放心的开始修炼,大约小半个时辰后,他听见了脚步声走近,于是退出修炼状态睁开双眼。

    “咦?”

    看着眼前清洗完毕的蛮小妖,他愣住了。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她那双紫罗兰色的双眼,如同一对水晶葡萄,透着无与伦比的神秘,又好似安静的湖泊,曼妙而清灵。

    略显稚嫩的脸颊与白泽颇为相似,就连气质都透着一股同源的超凡脱俗,配上那头被用黑色缎带编成蝴蝶结扎在末端的银白色齐腰长发,更是越看越有像看到白泽一般的亲切感,好在,在她那银发上还点缀着一对不知是犬耳还是狼耳的雪白耳朵,提醒着尚景星,这并非是年轻化的白泽,而是与白泽有血脉渊源蛮小妖。

    不过,虽然她与白泽形象、气质相似,她身上的衣服却跟这一切非常不搭,它们似乎是由某种虎类妖兽的皮所缝制,像极了猎户装不说,而且可能是穿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关系,那衣服明显不适合她的身材,很短、很小,上半部分仅够包裹她的胸部而已,整个白嫩小蛮腰的绝大部分都是裸露在外,至于下身的虎纹裙子,更是破破烂烂,仅能遮住膝盖以上的大部分,走动时,你得往她脸上看,不然,无论往她身上还是腿上看,都能看出一点让人心生暧昧绮思的小女人风情来。

    “就像是少女版的师姐呢。不过这衣服实在不搭。”

    这是尚景星的评价,不过很快他就不这么觉得了。

    “嘿嘿,景星哥哥你快看,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

    蛮小妖咧嘴嬉笑,她笑得非常夸张,如同编贝一样整齐洁白的牙齿露了出来,尤其是那两对虎牙极具特色。

    她这一笑,整个人的气质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紫罗兰色的双瞳不再神秘、安静,好似喷涌的泉,激奋而张扬。气质也不再超凡脱俗,而是古灵精怪,俏皮而可爱。

    安静时像老鹰,沉着倔强、冷静自制。

    调皮时像喜鹊,活泼跳脱、喋喋不休。

    尚景星对于蛮小妖又有了全新评价。

    他轻轻一笑,站起身摸了摸蛮小妖的脑袋,看着她享受的表情,夸奖道:“很好看哦。非常合适小妖。”

    是的,白泽是白泽,蛮小妖是蛮小妖,纵然她们因为血脉的关系颇为相似,但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尚景星虽然觉得那超凡脱俗的气质荡然无存有些可惜,但个性别具一格,古灵精怪、千变万化中还略带点前卫小女人风情的蛮小妖才更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