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百零九章 妖族蛮小妖

    “外界这三万多年还真是变化不小啊。”

    钟山神自主的从尚景星丹田飞出,站在他的身旁。

    尚景星好奇的问道:“怎么?难道在一万年前没有她这种半妖?”

    “没有。”钟山神摇摇头,“甚至在荒古之初都没有妖族这个称呼,那时候人类修士一般都将我们称之为妖兽,直到娘娘建造妖塔界带我们迁移之后,才赐予我们妖族之名。”

    尚景星恍然大悟,直到现在他才明白为什么当初威黎将白泽称之为妖兽她却丝毫没有动怒,甚至还露出些许缅怀之意的原因。

    至于白泽建造妖塔界的事,尚景星自豪的表示,那是自己师姐,根本不用奇怪!

    他转头看向小云,问道:“现在妖塔界全是像她这样的半妖?”

    小云点点头,她虽然听不明白钟山神和尚景星之间的对话,但还是一如既往解答了尚景星的疑问。

    “真没想到,吾辈的妖塔界竟然被这种非人非妖占据。”钟山神摇头叹息道。

    尚景星眉头微微一皱,他明显听出了钟山神话语中的鄙夷之意,同时他也知道钟山神并没有任何恶意,但当着人家面这么说不太好,毕竟没有人可以选择自己的出身。

    “钟山神,你先回去吧,之后我再问问你关于荒古前的事。”

    钟山神点点头,也明白了自己说的话不太好,略带歉意的看了眼牢笼中的女孩,然后化作一道灰光飞回尚景星的丹田之中。

    尚景星朝着小女孩温和笑道:“我代它向你道歉,其实它并没有恶意。”

    “不。”女孩摇了摇头,仇恨的说道:“它没说错,我只是一个不是人也不是妖的杂种,根本就不应该被生下来,甚至这个种族都不应该存在!”

    喂!这和我刚刚听见的完全不一样啊!钟山神完全没说过这么过分的话吧?!

    吐槽归吐槽,尚景星心里还是升起了一股怜惜之情,女孩话语中的恨意极其浓厚,再加上她现在的处境,显然背后有着令人心酸的故事。

    他尽可能的将语气放柔,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似乎感受到他的善意,女孩抬起头,大眼睛有些湿润,轻声道:“我姓白,叫蛮小妖……”

    “哈?”尚景星傻了一下。

    一直没说话的小云翻了个白眼,无语的吐槽道:“你这名字里面哪里带白字了……”

    蛮小妖撅起嘴道:“我母亲姓白,但给我起名蛮小妖,我有什么办法。”

    幸好你不是名蛮小妖……

    白蛮小妖……

    尚景星表示自己差点没笑出声来,至于为什么随母姓,这种情商低的问题他自然不会去问。

    他笑道:“那我以后就叫你小妖了。现在我问你,想要出来吗?”

    尚景星满以为蛮小妖肯定立刻点头说想,哪想到她拼命摇头道:“不要,外面的人类太可怕了,他们会吃了我的,还是笼子里安全,虽然没吃的但是至少不会被吃!”

    你这是有多严重的被迫害妄想症啊!

    尚景星哭笑不得的说道:“放心吧,他们不会吃你的,我会保护你到安全的地方。”

    蛮小妖忽闪忽闪着大眼睛,小心翼翼的问道:“哥哥真的会保护我吗?”

    我什么时候成你哥哥了啊,明明是被迫害妄想症竟然意外的相信我。

    “因为她体内有一些白皓的血脉,而白皓有一丝娘娘的血脉。对你自然是本能亲近。”钟山神在尚景星体内解答道。

    尚景星目光一闪,也用心念问道:“白皓有师姐的血脉?那白皓修行举步维艰也是封印师姐的那人所为?”

    钟山神答道:“恩,是的,不过这一点有些奇怪。照理说能达到炼气期的白皓都已经属于万里挑一的天才,化形的修为更是想都不要想,绝对没有可能和人类产下子孙才对。”

    尚景星明白过来,并不只是蛮小妖对自己有亲近的感觉,就连自己也无形中受到了血脉的影响,对她颇为怜惜,不然哪怕再发善心也不会在是自己身体欠佳的时候管这闲事,更不会在这么多人这么多货物中注意到她。

    这边尚景星在和钟山神交流,另一边蛮小妖见他一直不回答自己问题,已经哭丧起脸。

    尚景星回过神来,笑着安抚她两句,随后转身去找赵富贵。

    三十多人的用餐早已结束,赵富贵见他走来立刻满脸堆笑的走了上来,“这位尚兄弟,真是谢谢你的款待,这些灵石就当谢礼了。”

    将一袋子灵石塞到尚景星手里,他吞吞吐吐的道:“嗯……是这样的,我们的向导已经死了,我看尚兄弟很熟悉白森林,不知道可否为我们带路?报酬,报酬我一定会给的!”

    尚景星眉头一挑,本来他还在寻思怎么让赵富贵把蛮小妖放了,现在却有了主意。

    他笑道:“赵老板,带路没问题,不过如果在我们走出白森林前那妖兽追来,该如何?”

    赵富贵尴尬的道:“要是妖兽追来我们的人会抵挡的,绝对不会让那妖兽伤到尚兄弟还有和你一起的小女孩一根毫毛。”

    尚景星摇了摇头,道:“赵老板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如果妖兽追来,我将其杀死,你给我什么报酬?”

    赵富贵一愣神,别人听见金丹期妖兽逃都来不及,哪想到这人竟然自己往上面冲,这是急着送死吗?

    反正赵富贵是不觉得尚景星对付得了金丹期妖兽,哪怕那妖兽的确受了伤,但绝不像他所说的那样重伤,普通金丹期都不一定能对付,更别说是炼气期了。

    “既然尚兄弟这么说了,那就拜托你了。不知道尚兄弟想要什么报酬?”赵富贵大笑一声,装出非常高兴的样子,其实心里却是冷笑着道:‘哼,既然你想送死那我也不拦你,就当多一个免费保镖。’

    尚景星指了指蛮小妖,道:“我就要她。”

    赵富贵眉头微微一皱,这只半妖可是能卖出大价钱的呢。

    不过很快,他就舒展了眉头,笑着道:“好,没问题。只要能杀死那只妖兽,这只妖族就是尚兄弟你的了。”

    同时他在心里加了一句,‘可惜你没命拿这报酬。’

    双方谈妥,尚景星回到蛮小妖那边,将这个消息告诉她,同时让她再忍耐几天,随后便和小云一起回了帐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