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百零七章 都滚开让我来!

    白泽精怪图虚影放出万丈光芒,那个“封”字甲骨文慢慢向着花鳞毒蛟飘去,看上去没有半点威能。

    六耳猕猴等妖兽都是三万年前遗留下来,各个都经历过白泽的时代,对于这招的赫赫威名如雷贯耳的同时也深有体会。

    但他们知道归知道,花鳞毒蛟不知道啊!

    于是面对这看上去没有半点威力的招式,它直接傻呵呵的撞了上去。

    这一撞,“封”字直接印在它的额头处,下一秒,一股可怕的吸力将它笼罩,但吸力的源头,并非那个“封”字,而是尚景星刚刚甩动的那只手,更确切的说,是那只手上的护手。

    风云转动,花麟毒蛟正以极快的速度缩小,直到最后只有三寸大小被印在尚景星的护手上,变成一个栩栩如生的小龙花纹。

    尚景星背后的白泽精怪图虚影开始快速缩小,在旁观察的六耳猕猴敏锐的发现此图与之前的不同之处,原本只有山水画的白泽精怪图某一角,多出了一条独角蛟,虽是山水画的形式但毫无疑问是花麟毒蛟。

    白泽精怪图缩小至极限融入尚景星的体内,他火红色的皮肤也同时消退,只是一转眼功夫就恢复成原来的摸样。

    尚景星并没有因此恢复意识,对刚刚发生的一切都茫然不知,直接晕了过去。

    白森林恢复平静,算上睚眦八只妖兽皆是屏气凝神,直到确定尚景星确实晕过去后,才齐齐松了口气。

    肥遗落到尚景星身旁,小心翼翼的碰了碰他,随即看向六耳猕猴道:“老大,这人类到底是怎么回事?泽图封妖天上地下只有白泽娘娘一人能够使用才对。”

    陆吾摇晃着脑袋憨憨的说道:“他该不会是白皓成精,然后返祖了吧?”

    重明鸟立刻摇头否决道:“不可能,白皓只不过是在娘娘成道脱去妖身时凑巧获得一丝血脉,能够用来制作宣纸提高誉文力量就不错了,还想返祖?别说笑了。况且,就算真的有那亿万分之一的几率让白皓返祖成功,也顶多能勉强操控白泽精怪图,想要生成新的并且使用泽图封妖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睚眦恨恨的看了眼尚景星衣袖上的花麟毒蛟,然后转过头不爽的道:“你们废什么话呢,六耳分明知道,直接问他不就行了。”

    七只妖兽,十四只浴缸大小的眼睛全部看向六耳猕猴。

    六耳猕猴笑了笑道:“他的身上有娘娘的血脉,而且比白皓要高出百倍不止。之所以正好现在觉醒,那是因为我们身上都沾染有白泽精怪图的气息,刺激他的血脉起了反应。”

    “这么多?!”

    “原来不是白皓修炼成人啊。”

    “我更想知道能不能把花麟毒蛟弄出来,敢对我不敬必须死。”

    六耳猕猴指了指远处的方向道:“你们还记得前段时间凌峰消失吗?依我看,娘娘很有可能已经脱困,而且正是此人救出了娘娘,因此娘娘赐予他自己的血脉。”

    它这句话一出口,其余的七只妖兽看尚景星的目光顿时柔和起来,其中还包含着感激。

    独战“神”至尊救天下妖兽、建造妖塔界赐妖兽家园、绘白泽精怪图助妖兽迁移、为妖兽正名赐“妖族”之名。

    白泽所做的事,哪一件不是意义深远,哪一件不是造福妖兽,在那个时代,所有妖兽对白泽无不是崇敬至极,“娘娘”的尊称也是在那时候流传,意指她对妖兽所做的一切堪比女娲造人的功德!

    陆吾抱着脑袋乱叫道:“完了完了,我刚刚竟然说要杀妖族的恩人,怎么办怎么办?我会不会遭天谴啊!”

    肥遗哭丧着脸道:“我刚刚也威胁他了,我也要完了,要是被娘娘的死忠混沌知道,我会不会被吃掉啊!!”

    睚眦没好气的白了他们两人一眼,道:“六耳只是猜测而已,你们怕什么怕,一群废物。”

    六耳猕猴点点头,仰头大吼一声道:“金华猫给我过来!”

    “不要!坚决不要!”不远处,一只体型巨大的猫拼命摇头,“找其他人,别找我!那可是救了娘娘的人,那可是整个妖族的恩人,会遭天谴的!我还不想死!”

    六耳猕猴无奈的说道:“别废话,快点给我过来,我们这里就你有迷惑神志的能力。”

    “爱谁谁,反正我不去!”

    说完,金华猫后腿一蹬,一溜烟的跑开,然而还没等它跑多远,睚眦瞬间出现在它身前,一巴掌将它拍了回去。

    “就你废话多,快点给我上,不然我吃了你!”

    “啊啊啊啊!!!不要啊!救命啊!!会遭天谴的!混沌会杀了我的!!”

    金华猫凄厉的惨叫声传遍整个白森林。

    最后,八只妖兽好说歹说,甚至拍着胸脯保证这件事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金华猫才算是点头同意。

    它浑身发抖的走到尚景星身旁,将他的眼睛扒开,然后双眼放出诡异的光芒,下一秒,尚景星直挺挺的坐了起来,双目无神,显然是已经被迷惑了心神。

    金华猫跳开,无奈的冲六耳猕猴道:“你问吧。”

    六耳猕猴点点头,思考一会儿后,道:“你的名字是?”

    尚景星呆板的说道:“尚景星。”

    六耳猕猴继续问:“你是不是进过凌峰。”

    尚景星:“是的。”

    六耳猕猴:“你是不是在凌峰里救了什么人?”

    尚景星:“我救了师姐。”

    九只妖兽齐齐皱了下眉头,难道自己等人猜错了?

    六耳猕猴眉头紧锁,一会儿看尚景星一会儿看远方,突然它升起一个疯狂的念头,声音有些颤抖的道:“你师姐是白泽娘娘?”

    睚眦嗤笑一声,心里觉得六耳猕猴是在死撑,不想掉面子,本来一个炼气期的人类救出娘娘它就觉得不可能了,现在竟然说娘娘是这个人类修士的师姐,简直让它笑掉大牙,打死它都不相信。

    ‘要是他是娘娘的师弟我就把自己尾巴咬掉!’

    就在睚眦信誓旦旦的发毒誓时,尚景星的回答来了。

    “是的!”

    吓!!!

    九只妖兽齐齐向后退了一步,冷汗唰的一下流了下来,随后所有人都将询问的目光投向六耳猕猴,没有人能在它面前说谎。

    六耳猕猴重重的点了点头!

    嗖嗖嗖!

    一连八道破空声,那八只妖兽同时变小然后窜到了尚景星身旁。

    “师弟大人这里有一道伤口,一定是因为我刚刚说要杀他导致的。不行!我得让他补补。”

    陆吾用萝卜大的手指指了指连一寸都不到的小伤口,然后二话不说从自己身上割了一块肉下来塞进尚景星嘴里。

    “师弟大人脸色发青,一定是我威胁导致的!”

    肥遗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直接撕下自己一只手塞进尚景星嘴里。

    “完蛋了!你们看,这里有一道这么大的伤口,一定是我刚刚和小蛇打架的时候误伤的!”

    刚刚硬气无比睚眦现在比谁都怂,明明是擦破皮被他说的好像致命伤一样,而且它不止怂,还狠,“啪嗒”一声咬断自己的尾巴塞进尚景星嘴里。

    六耳猕猴好笑的看着这一幕,还好我刚刚挺温和的。

    ‘不对!让金华猫迷惑他是我指使的!’

    它突然浑身一抖,跳上去一把推开其他妖兽。

    “都滚开让我来!”